高智晟制宪思想记录之十五:言论自由

二十三、国家将对母亲提供特别保护。必须保障其产前、产后的休假,在全国范围内,对所有母亲提供免费接生,为她们哺乳期内提供方便、提供与其生理要求合适的工作条件,为母亲们提供其它应有而有条件成就的社会帮助。

婚姻家庭是社会繁衍发展的基础,国家将为符合民事法律条件而成立的婚姻提供保护。禁止对女性之家庭暴力伤害,对确证有家庭暴力伤害事实的,将予以治安处罚,构成犯罪者将予刑责。但这些处罚均考虑到有利于家庭和睦发展的实际情形,并会充分考虑女方的意见。

二十四、鳏、寡、孤独、残障及弱者,将会获得政府制度性的帮助,保障他们的基本生活水平,保障他们的保险与就医,在全国范围内渐进推行无障碍环境构建,保障残障者的特殊教育、训练与就业辅导,鼓励他们的自立与发展。将保障每个人年老、疾病、供养人亡故或丧失供养能力、多子女家庭的困难受到国家的具体帮助。国家将对因贫穷或其它原因而无力解决居住条件的公民免费或低价提供居房或低价租房,以帮助他们解决居住条件。

在现代社会,救助贫困已成了政府和社会责无旁贷的公共责任,而不是施舍或行善,接受公共救助早已成为了文明社会公民应有的权利。在任何社会环境中,个人的不幸或陷入困境之事都会发生,这种不幸或困境往往都是超出个人控制力之外的因素导致的。而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国,个人的不幸、困境永远归于他们自己,尽管许多的不幸和困难本既是这恶制度的产物。但对个人不幸或困境如何贝体帮助的问题,这是需要作周详思虑的。

二十五、中国是全世界对人民言论自由控制历史最久的国家。时至今日,中国依然是全球对人民言论自由的控制仅次于朝鲜的最严厉的国家。

几千年来的反动统治者一路志同道合下来的一个丑恶行径,便是控制人民的自由思想和言论,不允许人民有自己的思想,不允许人民言说。这里有一个显见的卑鄙及丑陋即是他们的见不得人的心理。不是权力的来源见不得人,便是权力使用的过程及结果更见不得人,中国的情形下就是两者具备。人若看见盗贼便会叫喊,对于窃贼而言这是在要他的命,一般盗贼只有逃跑一途,那是因他力量不具备,此间道理不差纤毫,当强盗做到控制了国家政权的时候,他们就会一边明火执仗盗抢一边凶残打压敢于言说者,你可以用人世间任何语言形容他们的无耻、卑鄙,但他们就这么干——因为他们有力量这么干。

任何手头有一部智能手机的中国人,但凡他还有点人的感情或人的辨识能力,那便人人心知肚明这国里有着一个贼组成的“政府”,严密并严厉控制媒体、设“墙”、封号、删帖、抓捕坚持说出所见真实情形者,盗抢与堵嘴成了“执政”的全部活计。

中国的确有着自己的“特色”,任何具有人类正常感情的人群里,能长期心安理得地与这样一个野蛮、无耻下流的“政府”共处,这种能力在人类社会,尤以于今日世界,除朝鲜外可谓独一无二。谁都清楚,这是人类社会里最卑鄙下流的勾当,然而这已成了他们唯一能做的了!任何有点人类历史常识者都不难得出一个结论:政府靠着这种毁灭人类声誉的行径维持权力,它是不会长久得了的,然而这已成了他们唯一能做的了!!这正是他们超人的卑鄙无耻之处——他们对自己是什么东西心知肚明,同样心知肚明的是,他们更清楚在人民眼里他们是什么东西,然而这已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了!!!

今日中国,整个政权上下已形成了一种显明了的默契:用最卑鄙的手段保卫卑鄙成就是在保卫“国家”安全。作为这个黑暗时代最后阶段的见证者,我们有太多“幸运”和见识,共产党表面的“强大”的确能迷惑一群不甘寂寞的糊涂蛋。境外就有一批自视精明超群的人,天天为中共“二十一大”、“二十二大”勋劳著,忙得憨态可掬。他们比中共党徒还要忙碌得不堪,这是因为他们只用眼睛判断世间之事,而他们又实在的隔着岂止的万水千山。省去了岂止的万水千山的遮障是我们这些人的幸运,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共产党为什么不再在我们这些人面前遮掩鬼相,那是因为它清楚,我们对于它,便是心肝的颜色都了然于胸,了然了它心肺的颜色便也得了它死期的可靠信讯。我们为什么蔑视它的“强大”,那是因为我们了然了它的渺小及超乎旁人想像的虚弱。顺手拈来一例,来公祭一下共产党使人啼笑皆非的“强大”。

《2017年,起来中国》在台湾出版发行后,耿和猜知我应当是这世界里最想得到这本书者,便费了些思虑加周章,把一本书通过朋友带到中国大陆后,偷偷寄给我陕北的一个亲戚,但还是被中共情报部门给掌握(实际上是我这亲戚在微信里暴露了目标)。接下来,极其荒谬也极其“合理”的荒诞剧开演,他们千里奔袭至陕北毁了这本书。这在任何正常人看来,是何等的荒谬绝伦——千里奔袭只为毁一本书。任何文艺作品里的泼皮加蠢货,也还不能干出这种让人鄙视、使人耻笑的事。然而,共产党就这么干。

我得了这个信息后大笑,共产党人并非胡锡进嘴上说的似的,把它看成是“一本不值一看的烂书”,而且以极其隆重的程序表达了他们的不低估。一群党国干部,昼夜兼程奔袭千里去消灭这本书。写出这本书的人的力量照常情说应该在书以上,然则消灭书却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了。当然,我党一群干部千里跃进消灭一本书的霹雳大举,旨在向世人昭示我党对传播真相而有碍我党遮掩鬼相事业的决绝态度。但照常情说,消灭本书的作者才是根绝危险、永得江山万万年的正确选择。我从不会怀疑,便是灭亡前的最后一秒,黑帮控制我身体的力量不会含糊,然而消灭书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了。

此前十年矣,恶党徒们围绕杀死我的大愿实在也费去此精力的,局面已格外地显明,他们失败了。所以选择消灭一本书的战略考量不失为正确,因为究竟是胜算在握的。但这种全力且千里奔袭消灭一本书在战略考量上也是有漏洞的,终于还是稀里哗啦地暴露了他们的怕,而且是怕的要死,怕至丧失了理智,怕至顾不得羞耻。你有怕就好(我这位亲戚是个小干部,党国大军以雷霆之势毁了书后又暴露了他们的一怯:千万千万不能让高智晟知道了。他对党国忠心可考,近四个月里竟悄声无息,昨日逼问之下吞吞吐吐,顾左右而言他。实在不得已便说已经毁了,再逼问谁毁的,又吞吞吐吐,又顾左右而言他,又实在不得已竟说是他家人毁的,而不复问矣!)

从兵事角度论,漫无边际的战略目标,只能靠一个个毫无意义的战术行动保卫时,而已经败矣。当然这不是这里要研究的。而这次千里奔袭的小战术进攻却暴露给我们极有价值的东西,那就是他们在战略上的怕,连具体怕什么都隆重而认真地给他们的敌人指了个格外明白。

附:高智晟《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草案全文下载。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标题为编者所加。)

相关链接: 附:高智晟《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草案全文下载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