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浙江艾滋 山东乙肝感染事件的祸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月9日,继浙江省中医院日前被曝多名治疗者感染爱滋病毒之后,山东青岛一家医院血液透析室(洗肾室)又遭爆集体感染乙肝病毒。

首先是时间的问题。浙江与山东这两起重大医疗事故的发生时间,或者说是官方最早知悉的时间,据已披露信息,浙江这起事发1月26日,山东这起事发1月19日。

换言之,两地有关当局知情不报逾半个月。再换言之,如果不是官方内部文件外流至网上,估计全国民众到现在仍被蒙在鼓里,而且不只这两起而已。如山东省卫计委这份文件中,还提到的“前车之鉴”是指2016年2月陕西亦发生了医院患者集体感染丙肝病毒的事件。

其次是灾情的问题。以事故发生后最为基本的统计,即受害人数来说,官方通报称,这次山东感染乙肝病毒的有9人,浙江感染爱滋病毒的有5人。

据悉,去年陕西爆发集体感染的血液透析室是在一家镇医院的,至少26人感染。山东青岛这家的是规模大好几倍的三甲医院,每一批次容纳更多患者同时治疗。浙江省中医院这次重复使用的取卵器,据称一共使用在30对治疗不孕症的夫妻身上,也就是60个人。所以,浙江与山东官方目前所宣称的感染人数,有多少真实性?

再者是追责的问题。这么重大的医疗事故,据两地官方通报均已“从重”查处包括院长在内的涉事者。目前已知最重的处罚是“双开”,即开除党籍与免去现职。也就是事发逾半个月,检调还没介入。

衡诸前例,这样的处罚从来不陌生,而且后续还连带一普遍的荒谬现象,在事过境迁之后,被免职的官员多会原地或异地复职,甚至更上一层楼。最典型的是三聚氰胺官员,事件主要负责人除了有异地高升的,还有一人在获减刑的当天,新的三聚氰胺的食品安全事故再次被曝光。

曾有评论称,有复出的三聚氰胺官员,就有2016年山东问题疫苗的事件。山东疫苗案今年1月一审宣判两名主犯(庞红卫、孙琪母女)分别囚19年及6年。但最该问责的是让嫌犯在假释期间仍非法经营5年,将问题疫苗流向全国24个省市的各监管层,却没有一个官员被问责。

亦曾有大陆知名传媒主编说,山东疫苗案的本质是社会底线的失守,是人心的溃散。这令人不敢苟同。

从“毒奶粉”到“假疫苗”,从爱滋病毒到乙肝病毒的感染事件,祸根都是一样的,就在中共一党专政体制。任何事故发生时的官方三部曲,瞒报在先,大事化小在后,象征性惩处。更可恶的是,事件全程伴随舆论管控。

山东疫苗案宣判了,但200万支问题疫苗的最终去向仍然成谜。魏则西尸骨未寒,现在又有不知其数的无辜民众感染艾滋、乙肝病毒。这些基本数据都阙如,何况更兹事体大的移植器官来源不明。中共政府对国内提供的数据都不实、对13亿民众的基本知情权都要剥夺,何况对国际组织如WHO等,认为中共相关操作会公开透明的想法实在是一厢情愿。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