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真:还原《苦菜花》电影背后的真相

苦菜花》不论是书、电影、电视对中国人来说都不陌生,但对真实的历史,很少有人知道。即使是观上冯家村的人,也很少有人知道。在当时即使有人知道,也只能是了解被抹黑了的冯柬芝,并非《苦菜花》里说的那样。

苦菜花》电影中的王柬芝,我听说最早《苦菜花》书中写的叫冯柬芝,真名冯鉴之(这应该是他的笔名或者其他的名),大意是:经常检查自己,用一种标准经常对照自己。书中说到的王官庄,那是三个自然村的合名,即“王家庵、观上冯家、庄子夼,观改成(官)。冯鉴之在后来的电影、电视中就变成王柬芝了。在这之前,我没看过《苦菜花》的书,电影、电视剧。今天为了了解电影、电视中的人名用的是哪个字,我才上网点开一个不知是电影,还是电视的视频看了一小会儿,觉得真是太离谱了,把自己的流氓嘴脸,转嫁到好人身上,把自己装扮成善良、正派。

冯鉴之,是现在的山东省乳山市冯家镇观上冯家村人。对我们村的人来说,很少有人知道我们村为什叫“观上”冯家,小时候,我父亲告诉我们说,是因为据我们村大约五里地的万家村,村北面往我们村走的一个地方有一个“道观”,观上有个冯家,所以我们村就叫观上冯家。

在我很小的时候,大约六∼七岁,我父亲在我面前至少有两次说:冯鉴之是被害死的。大约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我跟我姑走在深山里,我姑那时大约五十左右岁,突然转身对我说:娟子,钻山沟,搞破鞋。我当时只是一惊,并不懂我姑在说什么。在我大约十三∼四岁时,听我姐说:《苦菜花》在我们村拍完后,先放给我们村的人看,我们村的老人们都说“这演些什么”,都很气愤。

大概是二零一四年,有一次,我碰到一个熟人问我说:你是冯家镇的,你了不了解《苦菜花》?我问怎么了。他说听他厂子里海阳所镇一个人说,《苦菜花》完全是颠倒黑白的。我说你真问著了。除了我,应该现在没有第三人知道了。我就把事情原委说给他听。他说:你为什么不把这段真实的历史写出来。

我知道冯鉴之被诬陷为“汉奸”这段历史,是在二零零七年,我见到了一个人,说起冯鉴之的事,那人告诉我说:我也只告诉你一个人,你不要告诉任何人。

他说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时间是一九四零年(冯鉴之遇害的时间),姜永全被当时的冯家镇党组织派到观上冯家村当驻村干部,姜永全在观上冯家村跟电影里的娟子乱搞男女关系,姜永全当时已结婚,并有两个儿子(姜永全与前妻离婚,导致前妻精神失常,后改嫁到冯家镇卧龙村,老死在那里)。这事被当时任村干部的冯岳西(真名应该是叫冯玉华)知道。以当时的社会道德水准来衡量,那是伤风败俗。冯岳西就到镇上去找,被姜永全知道。姜永全想报复冯岳西,但是想到冯岳西和冯鉴之是叔伯弟兄,而且俩人很要好,考虑到冯鉴之在乳山也算是很有名望,虽然不从政,但很多政府官员都很敬重冯鉴之,就不敢肆意妄为。因为冯鉴之不想从政,只想把自己的学问奉献给自己的乡亲,所以一心铺在办学上。

冯鉴之办的学校里有个老师叫王玉梅,此人是中共地下党员。后来师生都反映王玉梅教学质量差,冯鉴之和当时在学校教体育的冯钦夫(冯岳西的五弟)等人商量著,等学校放假再开学时,就辞退王玉梅。这事不知怎么就让王玉梅知道了。

后来,还没等辞退王玉梅,日本鬼子大扫荡,就到了我们村,冯鉴之等人就跑到了现在大孤山镇的石灰刘家(上石灰刘家还是下石灰刘家,有点记不请了)躲避大扫荡。现在牟平的水道镇住扎着伪政府,伪政府的乡长知道这个村里有个冯鉴之(因为冯鉴之在水道一带也很有名气),就到冯鉴之家里去看,一看冯鉴之写的文章,很是欣赏,就没让动冯鉴之家的东西。伪乡长回到水道后,就给冯鉴之写信,让他去水道伪政府干。冯鉴之看到信后气愤的把信撕了,留下信封还在桌子上。这个信皮就被王玉梅看见了,在冯鉴之不在的时候被王玉梅拿走到姜永全那里告发。王玉梅和姜永全一拍即合,姜永全本来就想整冯岳西,因顾及冯鉴之而没能得逞,这下可逮著机会了,马上把冯鉴之抓起来,逼着冯鉴之承认自己是汉奸,冯鉴之自不会承认。姜永全等人满以为能把冯鉴之屈打成招。殊不知冯鉴之虽是文人,却有着铮铮铁骨,死活不招。这事很快传出去了,县上逼着姜永全等人放了冯鉴之。姜永全等人怕放了冯鉴之真相败露,就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来个先斩后凑,就把冯鉴之打死了。这样就给冯鉴之扣了个汉奸的罪名。

冯鉴之被抓起来时,在学校任教的冯鉴之的学生孔少尼(音)听说后,拍著桌子说:这不是胡闹吗?当时就被姜永全的人一枪打死了(据说是后来电视剧本里的宫少尼的那个角色)。

接着,冯岳西也被弄去挨整,冯岳西经不住折磨,就不敢坚持了。后来冯岳西一生都不得志,窝囊了一辈子。冯岳西对此事守口如瓶,再也不敢提及此事,差一点把这段真相带进土里。在冯岳西近八十岁的时候,在告诉我真相那个人的追问下,才与此人说出了这段历史,而且说的时候那种担心可想而知。可能是觉得对不起冯鉴之,算是最后的补偿吧。

前些年,我从现在已故的冯曰振那里了解到,冯鉴之从小聪明好学,他父亲为他从冯家请来先生教他,过了一、两年,那个冯先生对冯鉴之的父亲说:爷,你再给小叔请个先生吧,我教不了他了,超过我了。提起冯鉴之,冯曰振不无感叹地说:长袍礼帽,人长得好,见人不施礼不说话,没有不说好的。

冯鉴之念了多少书,在哪教学,这个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历史是,他休假回家,看到家乡的小孩没有人教,就把当时的冯秀峰(音),真名叫冯曰堔、邻村孔家村的孔少尼(音),王家庵的王克邦(音),组织起来一起教他们,后来冯秀峰、孔少尼以第一、第二的成绩考入文登师范。据说王克邦因家里穷,经常被留在家里割草干活而耽误没考上(后来王克邦在上海很大的某大学当校长)。冯鉴之知道家乡太需要教育了,就回家乡办学。这是冯鉴之办学的起因。冯鉴之对任何党派都不感兴趣,但对打日本很是积极、支持。

冯曰振还谈到这么一件事,冯德英家恩将仇报,那时冯德英家与现在大孤山镇万户村(还是仕子于家村)一家人打官司,眼看冯德英家要输了,有人给他们支招,让他们去找冯鉴之,冯鉴之给冯德英家写了诉状,后来官司赢了,到头来冯德英又害冯鉴之一把。

我小的时候,在街上玩耍,一堆老头在那里聊天,有个叫冯德梅的老头说:《苦菜花》里都是胡诌,我给冯唯一(冯鉴之的亲哥哥,而不是他们说的叔伯哥)家干活,冯唯一手里没有钱给我,给了我两个大豆粑粑,哪像电影里说的那样。

冯鉴之一家是很绅士很守本分的一家人,我听说的是,冯鉴之娶的是当时文登县北黄镇芦头村的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此人家在烟台有码头,不但人长得好,而且很贤惠,知书达理又不张扬,那真是大家闺秀。后来冯鉴之遇害,其妻子很守妇道,为避免是非,深居简出,一直未改嫁,直到五十年代斗地主时,将其扫地出门,不得已,领着孩子改嫁到冯家镇吕格庄村(这里不提及嫁了谁,是因为冯鉴之的儿孙不愿提及这段历史,不敢触碰这个痛)。那些人还将冯鉴之的哥哥冯唯一拉出去枪毙了,逼着冯唯一的妻子改嫁给本村的一单身男人。

这篇文章里牵扯的人名,可能有误,一般不会有误,如有一点误差请不要计较,我能知道这些,也都是平时大人们说,我就记住了。也是天意,也是很少人知道的,事情的经过是没有错的。

冯德英,没念几天书,很多人怀疑《苦菜花》不是他写的。我并不怀疑书是冯德英写的,我怀疑的是冯德英的人品。冯德英至少有过三次婚姻,这是七十年代我知道的。看看其姐和冯德英的婚姻,抹黑别人而装扮自己就知道其人的人品了。

冯德英在书中写到自己当过儿童团长,是在冯鉴之活着这段历史中的事,有人说冯德英一九三五年出生,冯鉴之死的时候是一九四零年,那时他才五岁,当的什么儿童团长啊。

冯德英的母亲品行也很差,闺女娟子和姜永泉乱搞,非但不制止,还帮助支持,锁上门腾地方给他们乱搞。

我把我知道的历史写出来,是为了好人不被冤枉,是为了人们能够正确了解历史,我想这是一个好人应该做的。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