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浙江省头号“医老虎”郑树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这几天,浙江省接连两起涉医新闻分别成为舆论和国际传媒的关注焦点。

先说这起重大医疗事故。据浙江省卫计委9日通报,1月26日接到浙江省中医院(以下简称省中医院)报告,因人员违规重复使用吸管交叉污染,导致部分治疗者感染爱滋病病毒,确诊5例。

省中医院是一家中医医院,却以西医的免疫疗法及器材设施治疗不孕症。中医捞过界做起“试管婴儿”,或是因为中国大陆2016年起开始全面开放二孩,中医业者嗅到了大商机。

此外,在屠呦呦获诺贝尔奖而掀起一股中医热后,“发展中医药”也成为浙江省2016年两会的重点议题。据报导,1月28日讨论会上要力促中医药产业发展,郑树森在发言中说“中医病床的数量远远不够”,就可判断这个门外汉想要如何发展中医的心态。

郑树森是浙江省及医界名人,在全国与地方都拥有不少身份与头衔。与这次出事的省中医院有关的,包括他和省中医院院长吕宾分任浙江省抗癌协会正副理事长。

而郑树森最为知名的是移植医生的身份,而这个身份现在在国际上却是代表更多的丑闻与指控。

最近一例是,日前据《科学》(Science)杂志报导,国际权威学术期刊《国际肝杂志》(Liver International,LI)决定,由于作者无法提供563例肝脏移植的器官来源符合道德伦理的证明,该杂志决定撤销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郑树森等人2016年10月在网上发表的论文,并终身禁止发表郑树森的论文。

郑树森等人于2010年4月至2014年10月研究在其院中进行的563起肝脏移植病例的成果,文中声称,“所有器官都来自心脏死亡器捐者(DCD donors)”。

另据报导,由于肝脏是很敏感的器官,必须在病患死前快速取出才能“保鲜”和移植;一旦病患死亡后,他的肝脏通常已经不能用于移植了。因此这些条件都让澳洲麦觉理大学临床医学伦理教授者温蒂.罗杰斯(Wendy Rogers)及其同事质疑,郑树森不但论文造假,且严重违反国际医学伦理。

罗杰斯教授指出,“一家医院要在4年内取得这么多肝脏,不可能是光从DCD donors身上拿到的。就算DCD donors有那么多,通常只有三分之一的肝适合用于器官移植。”

罗杰斯教授指出,“2012至2014年间,美国肝脏移植取自DCD donors的比率分别是32%、28%及27%。如果中国的比率与美国差不多的话,那么浙江医院总共需要1,880位DCD donors,才能提供该研究中563位病患所需的肝。”

罗杰斯教授推论,“中国在2011至2014年间,据报只有2,326位自愿器捐者,浙江医院这种地区型医院不可能取得这么多肝,除非那些医生可以垄断全中国近8成的器捐。”

因此报导称,罗杰斯教授认为,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浙江医院的肝脏是取自被处死的犯人,甚至活人身上,尤其是遭到中国(中共)官方迫害的法轮功成员,被迫成为器官供应者,其中的利润就跑到政府和军队掌权者手里。

在郑树森器官移植论文造假的背后,是他长期被指控涉嫌参与活摘器官。在国际上,郑树森是臭名昭著的“换肝大户”。

而在浙江省,郑树森的“院士”妻李兰娟长年浸淫省医疗卫生系统资源;其子郑杰担任“树兰医疗集团”创办人,筹建浙江大学国际医院,并自任副院长;其儿媳长期垄断省政府环保招标,等等,倘若揭开相关内幕,郑树森或成浙江省头号“医老虎”。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