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山:北京反腐深入香港也是战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去年底,一直以来在上海这个“金融中心”风生水起的资本大鳄徐翔被判五年徒刑。今年初,另一位中国资本市场赫赫有名的人物肖建华,由于传出被带返大陆的消息而导致舆论哗然。其实,最近中国还有几名所谓资本运作大鳄出事,譬如深圳的黄信铭等。

过去十多年,中国大陆最赚钱的行业,不是制造出口,不是石油化工,不是电信,甚至也不是房地产,而是“资本运作”。

所谓资本运作,说穿了就是买卖资产。由于中国大陆不同地域和行业都有各自的正式和非正式条例,因此掌握这些条例执行的行政部门,和资本运作之间便有了天然的多种联系。通过资金和资产的多次交换,不少人可以迅速致富,其崛起速度令人瞠目,其中的黑幕当然不能为外界所知道。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财经》杂志率先报导的山东鲁能收购案。某投资者,两年之内,先以数千万人民币收购价值20亿的山西煤公司,再以30多亿人民币收购价值700亿的山东鲁能公司,于是两年内身家从3,000万变成600亿。这种中国速度,背后运作的原则并非“资本主义”,而是专制主义。因为实际上这些交易都是腐败行政制度下官商勾结的典型案例。

2012年中共十八大之后,北京以“反腐”作为树立新政权威的核心武器。等到几位前政治局委员落马之后,民间或许以为当局手段已经足够“霹雳”,但对圈内人来说,那些仍然不过是小儿科而已。譬如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官方称他贪污受贿1.29亿人民币;前政治局委员薄熙来,贪污受贿金额,加上在法国的豪宅在内,只不过是1,000万人民币加200多万欧元;最厉害的是解放军原总后装备部的谷俊山,贪污受贿挪用公款6亿多人民币(有报导说谷案涉及300亿资金,但那是“产值”,包括行贿资金,而“实现利润”约6亿)。几位贪官,从军从政数十年,所贪所贿不过如此而已,和山东鲁能一案比起来,实在是只能算“小巫”。

反贪腐操盘手王岐山,大概是最熟悉金融和资本市场的中共高级官员,他应该非常明白这些“资本运作”当中的各种“猫腻”。然而,“资本运作”涉及多种法规、法律条文,牵涉人物众多,而且其中还包括大量现在仍未落马的高管及其子女和家人,触动着一块,等于是触动目前中国高级精英阶层的根基。

其中的重灾区自然在上海和北京,但实际上香港也极为重要。香港不单是“内资外走”的渠道,也是虚假外资投入中国的最重要渠道。香港的金融市场和证券交易市场,也是大陆贪官白手套满天飞的地方。因此中国反腐如果深入,香港会出现比肖建华更令人震撼的事件,绝无可疑。

贪腐腐败固然是黑白鲜明的事情,但在现实当中,从黑到白,中间有数不清的灰色地带。“资本运作”的贪腐方法,正是这其中最大的一个区域。北京要纵入反腐败的深水区,金融、资本、证券、上市企业和资本买卖这个领域,始终必须清查。

圈内传说,北京最高当局曾担保肃清腐败,要“五年治标、五年治本”。如今中共十八大的中央剩下最后一年不到,年底就要开十九大,五年眼见将结束,而“标”的问题仍然比比皆是。十九大的五年“治本”期,实际上明年即将展开,中共面临最重要的抉择,是坚持过去造成严重贪腐的制度,还是改弦更张?还有待继续观察。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