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亡魂丧胆的共匪“自信”成这样了

“围观改变中国”的路子,又被亡魂丧胆的共匪给堵死了。

高法有了新的“实施办法”和“补充规定”,云:“对于在人民法院周边实施静坐围堵、散发材料、呼喊口号、打立横幅等行为的人,人民法院应当商请公安机关依法处理。”换言之,也即对“围观改变中国”,白纸黑字、铁板钉钉亮出了红灯。

这再次暴露了亡魂丧胆的共匪,太不自信,“自信”得就连百分之一的“自信”都没有。

宪法说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此滑天下之大稽的“实施办法”和“补充规定”,显系违宪,具有限制和干涉公民法定自由的嫌疑。“法院周边”属于公共场所,不属于公干场所,围观则属于看热闹形式的一种。自我标榜“自信”的共匪,竟会亡魂丧胆到让公民在公共场所看看热闹的“自信”,都已是没有了,要用“商请公安机关依法处理”,来对围观的人群如此这般予以阻吓。

无所谓“人民法院”的判决不公和黑箱作业,也就无所谓围观的人群在“法院周边实施静坐围堵、散发材料、呼喊口号、打立横幅”。这个“实施办法”和“补充规定”,不但是在将心思用得本末倒置,而且是在公然抗拒公众的监督。就连治下草民的看热闹都要禁止,谈何公平、公正、公开?总爱走夜路吹口哨吹出的“自信”呢,都烟消云散到哪儿去了?

你走出了家门,在大街小巷不论你走到哪里,随便抬头一看,都能看到高悬的监控探头,于是你也明白了自己像其他人一样,时时刻刻处在共匪的监视之下,你由此感觉到了亡魂丧胆的共匪,原来是这么不“自信”。共匪堵死“围观改变中国”之路不足为奇。共匪向来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自个懂得民心尽失的共匪,所以在方方面面也就草木皆兵,杯弓蛇影,处处表现得亡魂丧胆。苟活在这样的一个匪国,无论是谁,都能感觉到总爱张扬“自信”的共匪,其心惊肉跳已表现得无处不在。

你上网浏览或言说,总见五毛张袂成阴,删网站、删论坛、删网文、删评论等等,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网上每天也都高耸著一面“伟大的墙”,你由此无法看到一枚硬币的正反面……你不由哑然失笑,外强中干、亡魂丧胆的共匪,原来“自信”成这样了。

你到“伟大的首都”去上访或旅游,惊见天安门广场一带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而且到处是便衣,你走到哪里都要被搜包、搜身、查身份证……你又不免哑然失笑,原来总在自我标榜“自信”的共匪,在国民面前竟会这般不“自信”。

你才华出众,你年富力强,你高朋满座,你胆略超群,你玉树临风,你富有影响力……所以你总让亡魂丧胆的共匪觉得不放心,总要对你处处设防,你对共匪的风兵草甲、毫不自信无法理解,我能理解,理解万岁。

我只是一个深居简出、少与人交的文人而已,我不过是擅长文字的排列组合而已,共匪就要“自信”得让我蒙受这样的人生大痛,就要在我的家旁高悬几个监控探头,就要下流得公然不让我的一家老小吃饭,就心惊肉跳得连国内的论坛都不敢让我说话,就深惧我若出国了会对其大大的不利,就将我夫妇俩一直当成了惨案的人质……亡魂丧胆的共匪“自信”成这样了,我常觉出某种滑稽来。倘若时光能倒流,我想我不会再投笔从戎,再建功立业,去保卫这样的一个无胆匪类。

在前所未见的匪国,你我都深味了共匪的“自信”。亡魂丧胆的共匪,迄今尚未在心惊肉跳中自我惊吓得心肌梗塞,一命呜呼,这也算得上是匪类的一项奇迹。

写于2017年2月12日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赒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864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路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165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路,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