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伟男山东创业 返乡惨死 经历曝光

【新唐人2017年02月13日讯】吉林长春男子杨光,身材魁梧,仪表堂堂,在山东烟台担任一家合资企业总经理。2000年夏,他为了正义返回家乡,却遭到中共施加的无妄之灾,在2008年被迫害致死。现在他生前的凄惨经历曝光。

《大纪元》2月13日报导,杨光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曾任山东烟台一家中外合资企业总经理。回到家中,他则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也是一位孝子。

杨光身材高大、魁梧健壮,但在50岁出头时,被中共关入吉林监狱老残监区的“裸体区”,终年不见阳光,睡觉的地方不足60厘米,洗澡时,被扔到水房,用水管子猛冲全身,用带钉子的拖布擦身,还名曰“美容洗澡”。

家庭美满 事业有成

杨光出生于书香门第,少年时就善良孝顺,聪慧稳重。父亲杨宗章,曾任吉林省交通科学研究所所长、吉林省公路设计院总工程师,是中国著名的公路桥梁专家。

杨光家在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中期算是富裕的。但文革一来,父亲杨宗章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举家在大年初一被迫下乡 。那时,初中毕业的杨光,被迫于1968年10月到吉林省松原红光农场,从事繁重的农业劳作。那年月,一家6口人,有时竟分散在6个地方。

杨光在白城工作时结识了妻子张静媛。在后来的知青大返城中,他们没能返城回到长春,多年后,杨光通过工作调动回到了长春市。

几年后,杨光辞去工作,下海经商。杨光受聘于一家位于山东烟台的中美合资的塑料制品企业,深得外资老板的信任,被委以重任。

这时的杨光事业有成,家庭美满,而且没了被歧视的黑五类的出身,社会环境相对宽松了许多,似乎一切如意。


惨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山东烟台中美合资企业总经理、吉林长春大法弟子杨光。(明慧网)

初得大法 体会祛病健身神奇功效

看起来终于顺风顺水的杨光,此时突然遭到严重失眠症的侵扰,而且症状日甚一日。杨光跟人谈起自己的失眠时是用“痛不欲生”来形容的。为摆脱失眠的折磨,杨光用尽了各种治疗方法,可是,连美国最先进的治疗失眠的药也不起作用。

在1999年7月之前,杨光读到法轮功的主要书籍《转法轮》。

杨光是一个思想独立、很有主见的人,不会轻易相信什么。他对法轮功的认识也是由感性到理性再到坚定的。

一开始让杨光感到震撼的还是法轮大法在祛病健身上的奇效。那样严重的久治不愈的失眠症,在看过《转法轮》后几天就不存在了。

2000年7月,杨光曾在一次交流会上谈到:得法一年多,已经感受到法轮大法给他带来的身心巨大变化,摆脱了身体上久治不愈的病痛,改变了多年来官场、商场上养成的陋习和所谓个性。他感到精力充沛,好像又回到了青年时代,沐浴在大法修炼的幸福中,远离了世间烦恼和个人私欲,真正感受到生活的轻松和快乐,终于找到了生命的意义。

看到杨光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的变化,他的妻子、母亲也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家里,杨光不仅是好丈夫,好父亲,还是个孝子。杨光的母亲时常提起自己的孩子们都非常孝顺,即使不在身边,也常来看她,关心她。

这是一段祥和的日子,一段平静而美好的时光。当时,对于这些专注于同化“真、善、忍”的人们来说,谁能料到这段时光是那样的短暂。

警方非法绑架 暴力审讯

1999年7月20日,中共对法轮大法开始铺天盖地的打压。杨光虽修炼不久,也已经深深认识到了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是宇宙间的真理,不应该遭受迫害。

2000年11月,返回家乡的杨光,参加法轮功学员自发组织的交流会,被长春市公安局联合当地公安警察绑架,关押在长春铁西看守所,几次“提夜审”。

他们给杨光坐铁椅子,双手铐手铐,用尼龙绳拽住不让动,前面用灯烤,背后高压电棍电,往身上浇水再电,电流遇水全身连成一片。他们采用的酷刑还有:铁棍打、双手反捆吊起来边荡边毒打、连续审讯三四十个小时不许睡觉、塑料袋套头、强行灌酒等等。


杨光在监狱遭受酷刑折磨时,长年被迫坐的铁椅子。(明慧网)

2001年2月19日下午,警察再次提审杨光。他们把啤酒瓶立在地上,扒掉杨光的裤子,用力强按他坐在瓶子上,让瓶口插进肛门里。他们折磨杨光,目的是逼迫杨光交待出其他法轮功学员。

杨光问:“你们为什么这么折磨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尽管受尽了酷刑,杨光始终没说出一位法轮功学员,都自己承担了。

连续的折磨,使魁梧健壮的杨光一只耳朵失聪,双腿致残,不能行走。2002年3月在南关区法院开庭时,众人都目睹了杨光被人搀扶行走的情景。

警察对杨光说:“你是公安部通缉的,是大案要案;要交代你与美国和北京的事。”杨光说:“没有,交代什么?”警察就说,“那你就等著瞧。”之后就开始了对杨光的不间断的酷刑折磨。杨光的身体受到残酷摧残,被折磨得精神恍惚后,违心地编造了所谓“与国外和北京的事”。

杨光事后表示:“那一场酷刑的残酷是语言难以表达的。他们不分白天黑夜,连续轮番对我施刑。我被折磨得神情烦躁,精神恍惚。为了良心不受谴责,我承受一波又一波的酷刑,我没有参与任何政治阴谋,没有受美国遥控,也没有被北京指使。可是最后我没有耐心和能力去承受痛苦了,违心编造了所谓的‘事实’ 。”

市公安局警察随即按照杨光在酷刑压力下编造的“事实”进行调查,无一得到证实。他们恼羞成怒,又一次极为狠毒地殴打了杨光,然后把他送回看守所。

最后,市公安局认为杨光所说的“事实”“程度”不够,否定了杨光所说。为邀功请赏,他们重新编造了杨光受“美国遥控”、“北京指使”的“事实”,并将其作为大案要案,呈报公安部, 还因此受到罗干批示和公安部颁发的“集体一等功”奖励。

一年多的看守所生活

后来,杨光被转到铁北看守所。

一年多后,杨光变成什么样子?有大法弟子在看守所里见到了这时的杨光,这位法轮功学员写道:“这是我第二次见到杨光。时隔仅一年多,一个衣着讲究、身体健壮、腰板笔直、走路稳健、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居然变成驼背、衰老、弱不禁风、走路直晃的老头……”

不变的是他那洪亮的嗓音,他还依然给周围的人们讲述着法轮大法的真相。那些在看守所里被关押的惯犯、牢头狱霸,也都对杨光尊敬有加。

经过了一年多的反复胡编伪造,有关当局对杨光等13名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案件卷宗已多达40多本。但他们是心虚的,迟迟不开庭。杨光等大法弟子一直被羁押在看守所里。

非法判刑15年 关入吉林监狱“裸体区”

到了2002年3月5日,长春大法弟子成功插播长春有线电视网,向人们播放了讲述法轮大法真相的影片。3月6日,中共对杨光等大法弟子非法开庭,地方官员出于害怕上层追究其迫害不力的责任,不顾良知,给这13名大法弟子判以重刑。杨光被非法判刑15年。

2002年5月28日,杨光被送到位于吉林市的吉林省第二监狱,俗称吉林监狱。他是被抬进吉林监狱的。在残忍迫害下,杨光双腿已残疾,脚趾溃烂、变形,已完全失去生活自理能力。50多岁的人,头发花白,瘦弱不堪。

杨光被关在吉林监狱的“裸体区”,下身赤裸,常年被禁止穿裤子。由于下身瘫痪,为了大小便方便,犯人给他“特制”了一个类似伤残人用的轮椅一样的简易小车。小车四周用铁管焊成,周围是木板,臀部坐的地方有一个脸盆大小的圆洞,下面有四个小轮。杨光大小便时,犯人就推著这个特制的小车,把他送到厕所里就没人管了。因车的四周是木板,杨光的手够不着臀部,每次大便后,也不能擦,终年生活在屎尿之中。

“裸体区”内被关押的还有精神病犯人、被打残和生活失去自理能力的犯人,监区冬冷夏热,终年不见阳光,生活条件极其艰苦,睡觉的地方宽不足六十厘米,伙食极差,菜里没有油星。洗澡时,犯人把他扔到水房,用水管子猛冲全身,用带钉子的拖布擦身,一年四季都是如此。

2004年12月,杨光身体状况恶化,家人要求保外就医。吉林监狱没有答应,而是将他转到长春铁北监狱继续迫害。在长春铁北监狱中心医院后面的简易房里,杨光没有得到所谓的治疗,他骨瘦如柴,上肢也丧失了活动能力,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已近全身瘫痪。院方还强迫家属每月交纳1,100多元的“床费”,这对于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2005年6月,杨光被转回吉林监狱。

难中展现修炼人的风采

狱中见过杨光的人都说,杨光说话时,话题很快就会转到谈法轮功的真相上来。他常讲,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只有中国迫害好人。

杨光还常跟别人讲:对于迫害我的人,我不恨他们。在那样的境遇下,杨光常常反省自己的善心不够,慈悲不够,因此不能救度更多那些与他有缘的人。

在吉林监狱的几年,狱警使尽各种手段企图让杨光放弃信仰,酷刑折磨逼其“转化”,但都没有达到目的。

吉林省“610”办公室又胁迫杨光妻子与他离婚,企图从精神上摧垮他,也没有达到目的。

迫害致死

2006年,杨光已全身瘫痪,出现结核性胸膜炎、全身器官衰竭等症状。

2008年6月,因身患肺结核、结核性胸膜炎、胸积水等重病,杨光被送到吉林监狱医院。此时的他,除了全身瘫痪,并且一只耳朵失聪,双手功能完全丧失,内脏又逐渐衰竭,生命危在旦夕。

就这样,吉林监狱还不想放他。吉林监狱医院的李院长还对家属推托说,再有8、9个月就能治好。

2008年8月8日左右,杨光再度生命垂危。本来骨瘦如柴的身体突然出现全身浮肿,不能进食。吉林监狱将杨光转到吉林铁路医院。

2008年8月25日,杨光在吉林铁路医院含冤离世,得年56岁。直到离开人世,杨光都没能获得人身自由。


长春男子杨光,曾任山东烟台中美合资企业总经理,2000年返乡遭迫害,8年后惨被中共迫害致死。(Pixabay.com)

(责任编辑:任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