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院士移植论文终身被拒 黄洁夫“灭火”也被删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13日讯】中共最资深的肝移植专家郑树森,因涉嫌使用来路不明的器官作为移植供体,近期被《国际肝移植》杂志永久拒绝投稿,引发国际舆论聚焦。中共卫生部前副部长黄洁夫试图灭火,宣称“已批评他不该为了发表论文而造假”。不过黄洁夫的讲话随即也被官方删除。来关注一下事件详情。

《国际肝移植》2016年10月,发表了“浙大一院”前院长郑树森团队的论文。研究对象,是2010年4月到2014年10月间,在该院进行肝移植的564人。论文宣称,所有移植的器官都“来自心脏死亡捐赠,没有使用囚犯器官”。

不过这一说法,受到学者质疑。

横河:“因为肝脏很难保存,如果这个人心死亡以后(当时)不在手术台上,那个肝脏很可能就不能用。美国2012年到2014年,心死亡的(捐赠者),肝脏可以用的比例平均还不到30%。假设中国的可用率是30%的话,满足564例的肝移植,它就需要1,880例心死亡捐献。2012年到2014年全国只有2,326例捐赠,也就是说全国捐赠的80%就被郑树森一个人用了!在没有有效全国分配运输和捐献系统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做到?”

澳洲医学伦理专家罗杰斯等人,据此向《国际肝移植》投诉。杂志社要求郑树森团队2月3号前,用详细证据说明器官来源;但郑树森等人不回应。杂志社随即取消论文,并永久拒绝郑树森投稿。

这一消息2月6号被权威杂志《科学》披露,12号,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出面灭火。他对陆媒《澎湃》新闻说,2011到2014年,中国公民捐肝1910例,浙一医院是166例,说564例肯定不对,他已批评郑树森“不能为发表论文而造假”。——不过黄洁夫的说法,13号就被大陆网站全面删除。

汪志远:“黄洁夫、郑树森都在撒谎,而且两人的谎言循环矛盾。第一,卫生部指定的肝移植医院有将近100家, 跟郑树森他们医院差不多量级的医院有8、90家,如果都按166的量级算, 数量比黄洁夫公布的全国总数大10倍。第二,在搜狐健康2012年3月13日,郑树森讲,从2010年开始卫生部红十字会进行了心亡器官捐献工作以来,到2012年全国差不多有200例的捐献,黄洁夫郑树森互相矛盾。(黄洁夫的回应)如果不撤销,读者去查问题就更多。”

法广报导,郑树森团队提交的案例数是官方数据的三倍多,若非造假,便极有可能涉及非正常途径获得,例如死刑犯。

不过有专家提,出2005年,郑树森团队给《中华医学杂志》投稿,表示从2000年1月到2004年12月,“浙大一院”做了46例急诊肝移植。这表示郑树森团队的肝脏来源不只是死囚犯。

汪志远:“急诊肝移植,也就是72小时之内紧急换肝,配型肝脏很难找,常规的用自愿捐献的器官做,是不可能的。也不可能是死囚犯,因为按照中国的法律,死囚的处决是要根据最高法院提出的时间地点处决,72小时内(巧合遇到)很难。只有可能是他有一群事先关押的,可以随时杀戮取器官的人。从我们其他调查证据来看,就是法轮功学员。”

郑树森既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器官获取组织联盟opo主席,又跨界担任浙江省迫害法轮功的重要机构副理事长。去年8月在香港举办的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上,他的论文也因器官来源不明,而被大会取消。

新唐人记者林澜纽约报导

相关链接: 器官来源露马脚 中国论文被撤 黄洁夫称统计失误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