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富商之子留学遭“同胞”撕票 主犯获刑14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2月23日讯】2017年2月22日,一起轰动华人圈的大陆留学生遭绑架撕票案,在加拿大北温哥华高等法院宣判。该案主犯23岁的华裔张天一被判误杀罪,获刑14年,另一从犯判刑7年。

据外媒报导,2015年9月27日,23岁的大陆留学生Peng Sun(孙鹏)在加拿大温哥华遭绑架,绑匪索要赎金1200万,孙家人先后将两笔共170万人民币汇到了对方提供的大陆银行账户里。当孙父要求与儿子通话时,听到的是别人的声音,预感孙鹏可能遇害。随后,加拿大警方证实,孙鹏的尸体在一辆白色宾利车内被发现。

据报导,孙鹏出生于北京一个富裕家庭,父亲从事建筑行业,拥有自己的公司。孙鹏15岁来加拿大温哥华留学,按照父亲的计划,他从昆特兰理工大学毕业后,就回国继承家业。

2013年,孙鹏住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贵林市的一栋别墅里,孙鹏与华裔张天一的房子隔着一条小街。因为都是中国同胞的关系,两人很快熟络起来。后来,孙鹏和女友发现张天一很不诚实,于是和他疏远了。

当地时间2015年9月27日,张天一骗孙鹏来家里参加自己孩子的满月酒,孙鹏出于礼节决定前往,结果遭到绑架。张天一和另几人把孙鹏绑了起来,用枪顶着孙鹏的头,开始给孙鹏的父母打电话索要1200万人民币的赎金。

孙鹏的父亲孙仓第一次接到电话是在温哥华时间2015年9月27日晚上8点半,电话那端的儿子只说了一句:“爸爸,我被绑架了,他们拿枪顶着我的头呢!”

据悉,孙鹏从走进张天一的家到死亡,只有7个小时。张天一通过律师描述了当时的情形:9月27日那天晚上,他短暂离开了囚禁孙鹏的地下室,到28日凌晨再回去时,只见孙鹏躺在地上,被一个绑架者电晕过去了,身上用塑料布盖着,一动不动——已经死了。

据尸检报告说,孙鹏死于窒息,有一根带子紧紧地勒住了他的脖子。家人见到他的尸体面目已经扭曲,脸呈红紫色,舌头外露,看起来死前经受过强烈的痛苦。

大约凌晨1点30分,张天一和另外两个绑架者把孙鹏的尸体从公寓移到了孙鹏的白色宾利后备厢里,然后把车开到了北温哥华的韦林顿道900号附近。凌晨2点后,加拿大警方开始监听张天一的电话,凌晨3点,警方找到了那辆白色宾利,将张天一、Hiscoe和前来搬运尸体的Dyllan Green和Gorelik当场控制。

该案在一年多的调查、审理过程中,案情多次反转。加拿大警方曾在2016年3月和11月向孙家人承诺张天一被判一级谋杀。但在今年2月,该案公开宣判前,检方与张天一方达成一致,只承认较轻的误杀罪,非法拘禁和勒索。因为本案无法证明张天一在绑架起初就是以杀人为目的,因此只能判为“误杀”。2017年2月21日,在北温哥华高院,法院宣判张天一获刑14年。

孙家人对这样的审判结果完全无法接受,“明明是他接近孙鹏,找他去别墅,打电话敲诈,搬运尸体,这都不能判他一级谋杀吗?”据悉,孙鹏被杀后,孙鹏的父母无法接受儿子的死亡,丧子之后的孙沧已彻底对事业心灰意冷,自己的公司也已经宣告倒闭。

据了解,绑匪张天一个性张扬,他说自己的父亲是大陆山西一位官员。一位朋友回忆,“他当时总说自己家怎么怎么有钱,怎么怎么牛,背景很深”。

据他身边朋友透露:张天一1992年5月出生,出国前在山西太原生活,曾在山西财经大学财政金融学院短暂就读。朋友说,张天一在太原开的车也是百万以上,出手阔绰。他的圈子里,都是爱开跑车的人。

张天一的一位校友则称,“他能说会道,特别会帮人家洗脑、爱说谎、虚荣心强。”他曾谎称能帮同学办出国,每人收三五万块钱,结果事没办好,钱也没退,只好逃到了温哥华。

据报导,还有7名加拿大籍男子涉嫌绑架案。疑犯Hiscoe目前与检方达成了一致,承认绑架罪,接受了七年的有期徒刑。同案犯20岁的Dyllan Green及18岁的Jacob Gorelik,因为声称自己对搬运东西为何物并不知情,已经被检方撤销控罪。直到宣判当天,还有至少四个涉案人员,无人知道他们的身份和下落。

(记者罗婷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