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男案“女杀手”穿防弹衣出庭 警方大阵仗史上空前(组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3月01日讯】当地时间3月1日,金正男遇刺案的两名女嫌犯──越南女子段氏香(Doan Thi Huong)及印尼女子西蒂艾莎(Siti Aisyah)在马来西亚雪邦法庭被控谋杀罪名。为防发生意外,当地警方采取了一级戒备,不但派出包括数十名武吉阿曼打击有组织罪案特工队(STAFOC)员在内的逾百警员驻守法庭内外,面控后两名女嫌犯更穿上防弹衣在重兵警戒下离开法庭。

毒杀金正男女嫌犯段氏香和西蒂艾莎3月1日上午在雪邦地庭出庭面控。

由于该案中被谋杀者金正男是朝鲜独裁者金正恩同父异母的长兄,具有特殊的政治敏感性,为防止发生不测,两名女嫌犯出庭当日,马来西亚警方采取了一级戒备。

据马来西亚《中国报》报导,3月1日从凌晨时分起,当地警方即派出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员,前往法庭驻守。同时,也有大批来自世界各国的媒体记者驻守在雪邦法庭附近。

在两名女嫌犯到来前,警方安排了STAFOC特遣部队队员、联邦后备队(FRU)、政治部便衣警察等逾百名警队精英在雪邦法庭周围严密戒备。

法庭楼上及四周还安排持MP5冲锋枪或M16莱福枪,身穿蓝色和黑色劲装、佩戴防毒面罩、装备防弹衣的特警严阵待命。法庭后门及侧门范围,当局也安排了联邦后备队紧锁防线。媒体在法庭大门外排队等候登记及进入庭内采访前,还需经防弹专家检测。

这样的大阵仗,在马来西亚尚属首次。

9时35分,两名女嫌犯在全副武装的30至40名STAFOC特遣队员的押解下出现在雪邦法庭外。大批媒体记者蜂拥而上试图进行现场采访,却立即被在场警员厉声喝止。媒体记者根本无法靠近距离嫌犯约200公尺的范围。

为押解两名女嫌犯到庭,警方动用了6辆警用摩哆、6辆警车和12辆四轮驱动车。

2名女嫌犯进入法庭时,各自与1名女警铐上手铐,并有一队荷枪实弹的特警跟随。

段氏香和西蒂艾莎在法庭上被控与另4名在逃嫌犯,于今年2月13日上午约9时,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出境处,使用VX神经毒剂共同谋杀名为金哲(金正男化名)的朝鲜籍男子,触犯马来西亚刑事法典第302(谋杀)条文,并在第34条文下同读。

据悉,在此条文下,两人的控罪一旦成立,唯一刑法便是死刑。

两名女嫌犯表示明白控状后,法庭谕令该案定于今年4月13日过堂,案件将移交莎阿南高庭联合审讯。

面控结束后,女警分别给两名女嫌犯穿上防弹衣,并于10时15分走出法庭,在警方的重重护卫下,乘警车离开,回到加影监狱。

从流传出来的现场照片来看,女嫌犯段氏香双眼红肿,应该是曾经痛哭。

嫌犯上庭面控需穿防弹衣,不仅在马来西亚是首例,在国外也是极其罕见的。

事后,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向媒体解释称,警方让女嫌犯穿上防弹衣,只是为了防止出现嫌犯遭人伤害的情况而采取的防范措施。


2017年3月1日涉嫌毒杀金正男的女嫌犯在在警察严密护卫下到达雪邦法庭,出庭接受面控。(MOHD RASFAN/AFP/Getty Images)


2017年3月1日涉嫌毒杀金正男的越南籍女嫌犯Doan Thi Huong在雪邦法庭出庭面控后,身穿防弹背心在警察严密护卫下离开法庭。(MOHD RASFAN/AFP/Getty Images)


2017年3月1日涉嫌毒杀金正男的越南籍女嫌犯Doan Thi Huong在雪邦法庭出庭面控后,身穿防弹背心在警察严密护卫下离开法庭。(MOHD RASFAN/AFP/Getty Images)


2017年3月1日涉嫌毒杀金正男的印度尼西亚籍女嫌犯Siti Aisyah在雪邦法庭出庭面控后,身穿防弹背心在警察严密护卫下离开法庭。(MOHD RASFAN/AFP/Getty Images)


2017年3月1日涉嫌毒杀金正男的印度尼西亚籍女嫌犯Siti Aisyah在雪邦法庭出庭面控后,身穿防弹背心在警察严密护卫下离开法庭。(MOHD RASFAN/AFP/Getty Images)

(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责任编辑:凯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