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采访江天勇穿帮 律师揭内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3月03日讯】3月1日,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失去自由的第100天。中共喉舌发布对他的所谓“采访”,声称江天勇承认“捏造”湖南律师谢阳遭受酷刑,是为了抹黑中共当局和司法机关。对此,人权律师周泽质问,江天勇和谢阳在大抓捕事件后从未谋面,江天勇被扣押前,也从没与揭露谢阳遭受酷刑的陈建刚律师见过面,那么江天勇是如何策划的呢?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和“凤凰卫视”,于3月1日发出题为“揭秘谢阳遭酷刑真相: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的报导。声称,从2016年10月起,一系列有关“律师谢阳在监视居住期间遭酷刑”的文章被西方媒体炒作,并在网路流传。

报导称,环时记者近日从湖南省检察院获悉,所谓“谢阳遭遇酷刑”一事并非真实,相关文章系此前因涉嫌煽颠等犯罪而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江天勇所策划。

报导还宣称,江天勇在接受采访时承认,捏造此事是为了迎合西方媒体口味,并拉拢谢阳妻子陈某予以配合。待“工作做得差不多了”,便让陈某将其编造的“谢阳遭遇酷刑”的情况以文章形式写出来,“再由自己加以润色”,并通过一些境外媒体、外国驻华使领馆人士的微信群向外界发布。

当天,大陆人权律师周泽律师在推特质问,谢阳遭受酷刑的消息是通过陈建刚律师的会见笔录对外公布的,而谢阳被抓后,与江天勇没法见面;在陈建刚会见谢阳之前,江已被抓,“其怎么策划让谢阳对陈建刚说自己遭刑讯逼供呢?”

谢阳于2015年7月被监视居住,并在去年1月9日被捕,其间未能与代表律师会见;去年11月21日,江天勇被抓,被指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遭扣押,其委托律师和家人多次申请会见均遭拒。

3月2日,江天勇在美国的妻子金变玲也在推特说,3月1日是江天勇失去自由第100天,家人、父母和委托的律师苦苦寻找,没有一丝音讯,官媒却在黑夜发消息。

她说,看到江天勇在电视上目光呆滞、脸色憔悴、嘴唇起血泡,更加相信江天勇遭受了酷刑。“官方能够证明江天勇不是在受酷刑下说的这些话的话,请允许让我的律师去会见,另外我会委托我的律师向这些抹黑、构陷江天勇的媒体继续控告。”

金变玲说,通过这样一篇文章,不能掩盖709律师包括江天勇被酷刑的事实,她将控告抹黑构陷的《环球时报》和凤凰卫视。

当天,江天勇案的代理律师陈进学和覃臣寿发表致全国律协、长沙市公安局、湖南省检察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等部门的律师意见书,严厉谴责长沙市公安局和环球时报的违法行为,并将立即开展投诉、控告、诉讼等一系列法律行动。

声明强调,辩护律师已三次申请会见江天勇都不被许可,理由是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但令人关注的是,让与该案无关的环时记者优先于律师、家属会见江天勇,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属于典型的滥用公权行为,是媒体抹黑与舆论审判,十足的游街示众。

声明质疑,在没有保障律师会见权情况下,环时对江天勇的采访,应视为为虐待、酷刑合法化辩护、洗地,动机邪恶,律师对无关人员的采访的行为和内容,不予认可。

两位律师还在声明中表示,当局针对谢阳受酷刑一事所成立的“调查组”,不允许独立第三方介入,是当局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对当局剥夺律师辩护权感到愤慨,要求长沙市公安局立即安排律师会见江天勇。

3月2日,“谢阳刑讯逼供案控告团”的100名律师,也发表联合声明, 对中共党媒的报导进行反击,他们举出诸多证据,证实中共当局对谢阳的酷刑真实存在。

声明同时要求湖南省检察院,立即受理对向谢阳施暴人员提起的控告,允许调阅监控录影和谢阳的全部审讯笔录,召开公开听证会;并立即允许律师会见江天勇对证。

现年46岁的江天勇曾代理陈光诚案、高智晟案和法轮功学员个案等多起维权案例,2009年被北京市司法局注销律师执业证,之后多次被绑架、拘押和施加酷刑。2014年3月,江天勇代理了被非法拘禁在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案件,在探访遭拒后,被建三江警察非法绑架、拘留,殴打致八根肋骨骨折。

去年11月21日晚,江天勇突然“失联”,12月23日,江天勇的父亲收到长沙市公安局的通知书,称江天勇以涉嫌“煽颠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江天勇的代理律师几次申请会见,都以案件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被拒绝。

(记者李韵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