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剑:挖鼠宝是个技术活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这几年中共经济大滑坡,金融界那些硕鼠级的蛤蟆爪牙,操控股市汇市基金国债财险社保,本来把国有资产玩弄得像自家钱柜似的滴溜溜转,自从党会“十八大”后新主习总、阎王老王打压紧盯后,拿浮财就不那么顺手了。对在位和下野的硕鼠来讲,目前局面已是:贪腐有风险,秀款腿哆嗦了。一众蛤蟆骨朵和白手套们恨得眼冒绿光,牙根儿吱吱冒酸水,却也只有使出吃奶的力气最后一搏——移花接木、暗度陈仓、八妖过海,成吨外运美金、欧金、澳金、港金和人币……

一时间,好不容易撅起的世界花老二,外汇储备塌方式跌落,外贸顺差坐着滑梯出溜。这还不算,大批超级国企、私企别看账本上没挣钱甚至举债,这两年却突然赶庙会一般跑出国斥巨资购买洋人企业,势头既猛又萌……党国一贯笃信真金白银是硬道理,然而,加班狂印钞票仍然追不上大河奔流一样的银两流失,这让习王挠头上火,昼夜不宁。

负报正酣时,野地里传来振奋人心的好消息——贪官们埋到坟头里、树洞里甚至粪坑里的大把银两被我英勇的纪委干员武警战士们挖到了!哇,这无异于给中共疲软的血管注射了一针强心剂。

从党媒报导看,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来,被查处的大批贪官里,赃款赃物类型主要是现金、银行存款、基金、股票,实物则有房产、汽车、金银珠宝、名贵书画等。还有一些新型投资权证,如公司股权、大额保单等权属类赃物。贪官共有的一个特点是:成亿的现金藏于家中。自河北科级贪官马超群家中搜出1.2亿元现金起,老王几年来在大小硕鼠家中起获的现金珠宝几乎都得用卡车拉走。我就想,假如把一个徐才厚家地下室里没被老鼠咬破的钞票摆在中纪委大门口,即时登记发给上万穷困复转老兵,估计二会前安保经费能省下一大笔,省下的钱可以再发给被送到马家楼的上访百姓;百姓一回家,省下的截访经费,即可勒令各地衙门发给贫困失地农民……这么个罗圈账一算,即可诞生一个新类型GDP增值模式:贪官经济。当然,这么简单的事,要做可不容易。

你看看党国贪官护财到了什么地步就知道了。且看党媒2017年2月盘点。


近几年相继落马遭报的中共肥大硕鼠群(大纪元合成图)

当局在湖南省公路运输管理局前副局长陈贪京元的住处发现500余万现金,部分已被老鼠咬了洞。还赫然发现两枚特制炮弹,弹壳里面没有火药,被塞得满满的百万巨款所取代。真可谓糖瓤炮弹。

在江西赣州公路局前局长李贪国蔚家中,发现各种价值不菲的赃物,最特别的是一个煤气罐,看上去和普通煤气罐没区别,但煤气罐底下发现夹层,内藏大量赃款——此罐是李贪官找人精心订制的。

天津塘沽区前副区长姚贪建华,当年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姚氏夫妻把金项链和金戒指用小塑料袋和方便面包装袋里外4层包好,塞进鱼肚内,放冰箱冷冻。还在木纱门底框里挖了个槽,把存单嵌藏进去再钉好木板,抹上腻子,又刷了漆,看起来完好如初。姚贪还把美钞封在一水泥包中,放在烟道眼下部,再用水泥上下里外封住。真可谓费劲心机。办案人员对姚家进行了两次搜查,耗时9个多小时才找出全部赃物。

广东疾控中心免疫规划所前所长罗贪耀星,因收赃款太多,自家实在堆不下,于是租了一套豪宅给钱“住”。无独有偶,河北外经贸厅原副厅长李贪友灿竟与罗贪友不谋而合。李贪特意在北京一处不显眼的地段买了栋别墅,专门用来藏钱。而其人生最大享受,便是把现金一摞摞铺在地上,数上几遍,然后“静静地欣赏”。

江苏省建设厅前厅长徐贪其耀则深谙狡兔三窟道理,不仅将贪款一部分转移到北京的妻妹住处,一部分现金和存折转移到妻子徐州的老家,之后还意犹未尽,再把钱用层层塑料纸包装后埋在树洞、灰堆、稻田中和屋瓦下,最大招是藏进粪坑里。我虽然不知此公是不是党史爱好者,但一定对红军打土豪、挖浮财那段特别熟悉。不过虽然他超越了财主乡绅的防抢智慧,居然藏钱于臭气熏天的粪坑,但还是没能斗过自家红军后代——挖地三尺哪怕挖粪,也要把小的们最诡异的藏宝手段拆穿。

不管这馅饼是天上掉的还是粪坑里捞的,反正饿急眼就顾不了那许多了,是银子吧?是银子就好,什么?埋到粪坑里的太臭?没关系,洗洗用,转几手就不臭了。

挖浮财不是今日首创。想当年共匪叫匪时,没少挖豪绅的浮财,而且基本是夺财杀人的路数。不像现在,加了10%的“文明”,要命的,主动交代挖了财的不杀,要钱不要命的守财奴,被动挖出贪款,按不义之财的多寡订出牢饭:多挖出1000万,多吃10年霉窝头煮烂白菜,也算公平和报应。

这些贪官也真像硕鼠,不仅贪而且笨。人们抓老鼠无非是利用贪吃,笨鼠也多死在鼠夹子上。不同的是,狡猾的鼠儿们还有个吃饱了到处溜跶逗猫的时候,而在奇葩国伟光正照耀下的鼠儿们,却个个像地狱转生出来的饿鬼鼠,每时每刻都在贪婪的吃啊吃,没个停。所以老王们一夹一个准——鼠儿们也几乎个个死在钱夹子上。这可真够糗的。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