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北京石景山最高检信访接待室门前冤民上访

【新唐人2017年03月06日讯】2017.3.1日去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路过最高检察院信访室和北京市检察院信访室,远远就看见许多人,走近他们,来自全国各地,一个近60岁的女人在大声的面对路人、面对蓝天大声的哭泣,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我走近她,她似乎很警惕也很害怕,旁边的一位老人劝她“你把判决书让她看一看?”女人用颤抖的手从包里拿出来刑事判决书,原来她28岁的儿子下班回家,就在路上被4个人活活杀死,4个人却没有一个判死刑,她已经上访多年了,她拿出儿子28岁时候的照片,还有小时候的照片,更有被杀死时候的照片,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告诉我“看看这个就是我儿子”!天快黑了,她仍然在哭,我问她“晚上住哪?她说,昨天晚上就在最高检信访门前呆了一夜”。还有几个呼市的上访者被接访的带走了。

站在最高检信访室门前,里面出来一个50多岁的男人,是最高检的信访工作人员,双手吃力的端著一个大花盆用报纸包着,站在信访室门前与一个法警说“找一个截访的车拉回家”,男人走了,不一会,一辆冀字牌照检察院的警车就开了过来,几个人帮助把大花盆抬上检察院的警车后备箱。我走过去:最高检信访接待人员你真是近水楼台啊???他无言以对???

还有几个上访的在问我:附近有没有便宜的旅馆,我还真的不知道,哪个哭诉的上访女人,拉着自己的行李包,仍然一边走,一边大声的哭泣,嘴里还大声的自言自语,路边行人都远远地躲开她,我很想把她带到我家,可是,我家被撬了,报警警察不管,诉公安局不作为法院不给立案?去北京市一中院立案庭法官一个个像地痞一样,坐在接待台的女人像歌厅坐台小姐???

坐在北京长安街大1路公交车上,十里长街路边站满了带红标的70-80岁的老人和武警民警。。。。

来自北京:杨洋 电子邮箱:QQ1525185559

(责任编辑:雨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