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教师记录(一)

当毛泽东把教师的整体划为敌人后,学生打老师的暴行从1966年的夏天开始向全国蔓延。老师们的死亡在文革浩劫中成为“黑五类”群体死亡平常态之一。40年过去了,至今没有全社会的反思、记录、讨论。时下大陆的课本、影视、出版也都在中共的监视下集体遗忘著。师道尊严的传承不知不觉被暴力、谎言和诱惑所湮没。但总有一些不屈的灵魂要拒绝邪恶,要反思,要记录,要讨论直至重建我们民族的精神。

1989年6.4过后,一些本来有思想的知识精英被中共有预谋的商品经济诱惑所俘虏,成为大陆血难后的淘金者。

1999年7.20一群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再次成为中共运动虐杀的对像,迫害至今已经持续近20年,但这群修炼人没有选择遗忘与淘金的麻醉,他们一如既往的坚持着讲清迫害的真相,揭露著邪恶的谎言,他们面对虐杀没有屈服过,但也从没有用暴力去还击暴力,他们从迫害伊始就在《明慧网》上记录著每一次迫害,时间、地点、人物翔实有力,他们来自社会的不同阶层,当然也有很多教师修炼法轮功,在这场迫害中也同样遭受了种种酷刑、虐杀、折磨。

本文主要收集、记录中共从产生至今对教师这个群体的迫害个案,让我们在真相面前共同拒绝遗忘、拒绝恐惧,让迫害早日停止。

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校长卞仲耘被迫害致死

八月五日,1966年,在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高中一年级的一些红卫兵学生发起“斗争黑帮”。学校的三位校长、两位教导主任,被揪到操场上,跪住地上被“斗争”。学生绐他们戴高帽子,挂上黑牌子,把墨水倒在他们身上。接着,又要他们敲著畚箕自报“罪行”游街。又逼他们“劳改”,在小操场上挑重担、打扫厕所。有学生用带钉子的棍子打他们,用开水烫他们。在两三个小时的折磨之后,校长卞仲耘倒在宿舍楼的台阶上。这时打人者们才歇手。两个校工把她放在一辆垃圾车上,推到校门旁边。医院就在学校对门。这辆手推车在校门边停放了两个小时。等送到医院,人已经死去多时。卞仲耘校长那年五十岁,已经在这所学校工作了十七年。

同一天被打的其他四位老师,都受重伤。教导主任梅树明的背上血肉模糊,衬杉上布满钉子钻出的洞。胡志涛老师身上被打出十四处骨折。

这所学校的红卫兵成立于1966年7月31日。卞仲耘校长被打死于8月5日。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一百万红卫兵,这所学校的红卫兵领导人宋彬彬给毛泽东带上了红卫兵的袖章。毛泽东臂带红卫兵袖章的照片登在报纸头版,还被印成彩色宣传画到处张贴。得知她的名字是“文质彬彬”的意思之后,毛泽东说:“要武嘛。”这段对话发表在报纸上。以后,连人带学校,都一度改名为“要武”。(1)

北京首都师范大学教授曹淑芬控告首恶江泽民

曹淑芬自述说:我于一九九四年七月喜得大法。炼功两个月后,我甩掉了三百多度的老花镜,视力左眼达到1.5,右眼1.25,视力超过了我的孙女,这对一个酷爱读书的人,是多么幸福!还有一个变化,我当时是六十六岁的老人,脸上皱纹突然消失,皮肤变细嫩,白里透红,满面红光。我现在已是八十七周岁(此自述成文于2015年)的老人了,脸面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头发全白,真是鹤发童颜。我深感法轮功的超常。更大的变化是心胸变的豁达,理解了人生真谛,决心紧跟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修炼到底。

曹淑芬因为修炼法轮功,曾于一九九九年八月的一天,被“国安”绑架。还曾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的一天被恩济庄派出所深夜绑架。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首都师大中共党纪委对她进行集中审查一周。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西城区公安分局警察对曹淑芬非法搜查。二零一一年七月的一天,民警强迫她写不炼功的保证。

曹淑芬认为,她遭受的迫害都是江泽民发动这场政治运动造成的。她要求最高检察院对江泽民进行刑事起诉。

深圳张信燕被迫害家破人亡控诉元凶江泽民

张信燕女士,一九七一年出生于广东省化州市,英语教育专业大专学历,优秀职业教师,因为坚持法轮功“真善忍”修炼,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在香港结婚,当天回深圳,第二天即永远回不了香港的家,中共当局以其不写所谓保证、不放弃法轮功为由,不但不给她办理夫妻探亲团聚证(三个月一次来回),还将其港澳通行证取消,并威胁她先生配合,否则找他麻烦。在恐惧和压力下,她先生与她分居一年后,被迫与她离婚。

张女士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一直被中共列入所谓“黑名单”,十五年没护照,长期被迫流离失所,父母在迫害中离世,母亲离世后被当局强行即刻就地火化。

二零一五年六月,张女士为自己的不幸遭遇、为被迫害离世的父母,向最高检察院控诉发起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转自《王友琴《八月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