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智库:朝鲜迟早发生重大核泄露 后果难以估量

【新唐人2017年03月13日讯】日前,中共智库的一位从事研究国际战略的教授曾在海外中文网站上发文警告国人,朝鲜核试验对中国的危害一直被低估,朝鲜发生核泄漏迟早会发生,其灾难性后果难以估量。

在2016年1月6日,朝鲜宣布第一枚氢弹试爆成功后,海外共识网重新刊发了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张琏瑰撰写的《朝鲜迟早发生重大核泄露,中国怎么办?》一文。

文章介绍,朝鲜出于诱使美国承认其核国地位,进而在拥有核武器的前提下实现朝美建交的目的,曾多次邀请赫克及其同事刘易斯等美国知名专家、学者访朝,极其坦城地向他们展示其“核成就”。这种特殊的安排使美国行家对朝鲜核计划推进状况有了更多更直接的了解。

2012年2月21日,张琏瑰在一个座谈会上与赫克、刘易斯等人深入交流了对朝鲜核问题的看法。席间,赫克谈及他们参观朝鲜核设施后的感想,并提出了一个使张琏瑰“深感震惊和不安”的问题。

赫克说:“2010年那次去宁边参观,使我吃惊的不是其核能力,而是其规模。2000台巴基斯坦P2型离心器正处于工作状态,显然,在其他地方他们还会有这等规模的核设施……朝鲜出于政治目的正大力推行其核计划,扩充其核设施。但由于孤立自闭,他们采用的技术原始而落后,极不安全。”

“访问时我曾提出几个技术性问题,他们没有回答。我非常担心,他们迟早会发生重大核事故。”

接着,赫克问道:“访问朝鲜后我陷入了巨大的困惑之中:我们是眼看着他们发生严重核事故,造成大面积核污染和大量人员死亡袖手旁观呢,还是施以援手,在技术上帮助他们避免核事故发生?”

文章写道,“赫克这一提问使我们不寒而栗。更使人不安的是,赫克等人的忧虑不是杞人忧天,而是专业界的共识。”

张琏瑰在文章中介绍:美国核威胁倡议协会2012年、2013、2014年发布的《核材料安全指数》报告中,朝鲜的安全指数都是在全世界排名倒数第一。

2013年9月17日,西班牙《阿贝赛报》发表的《全球最危险的核电站》一文,罗列分析了全球最危险的8个核电站及核设施,朝鲜宁边核设施榜上有名。该文称朝鲜核设施“外观简陋”,“2004年管道系统曾严重损毁”,但近期却又恢复运行了。

2014年3月24日,赴海牙参加第三届核安全峰会的韩国总统朴槿惠在开幕式上发表主题演说时,曾忧心忡忡地说:“现在,在朝鲜宁边聚集著大量核设施,如果某建筑内发生火灾,那将引发比切尔诺贝利还要严重的核灾难。”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朝鲜在其西北海岸铁山郡东仓里新修建的远程导弹发射场距中国丹东直线距离约50多公里,宁边距中国边界约110公里,其咸镜北道丰溪里核试验场距中国边界约90多公里。还有大量涉核工厂、储藏场等建在朝中边界地区。

张琏瑰说,这个事实让他的一位朋友顿悟:“面对有可能蔓延的火灾,争论应由纵火者还是受害者去灭火有点憨。”

张琏瑰指出:朝鲜拥核意味着它不再是被动充当中国的安全屏障或他方入侵中国的桥梁,“它拥有了在如此近的地方剑指我心脏地区的能力和手段,它本身成为有可能对我(中国)构成严重威胁的能动力量。”

文章分析:作为中国近邻的朝鲜,如果这里没有核武器,中国为了自身安全,只警惕这里不为外部强大敌对力量控制即可;但是,一旦半岛无核化遭到破坏,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维护半岛无核化,反对朝鲜核试,已成为中国又一个没有选择的选择。

2012年7月31日至8月2日,朝美双方在新加坡进行“议题广泛”的高层秘密接触。

据同年8月16日美国《外交政策》杂志透露,在会晤中,朝方代表坦告美方:朝现领导人同其前任一样,维持“没有永久的敌人,也没有永久的同志”这一基调。因此,中国当前对朝鲜实施的“赎买政策”是否持续有效值得怀疑。

文章指出:最近,在朝鲜一再宣示“永不弃核”以后,中国国内有人提出迫朝弃核已不现实,应把追求的目标由要朝弃核改为对朝鲜核武器进行“管理”。但实际上“这是一种不具任何现实意义的空想”。

张琏瑰质疑:朝鲜在整个国际社会都反的情况下“砸锅卖铁”搞出来的核武器,怎么可能在公开承认维护半岛无核化的努力失败以后让外人去管理?

文章写道:“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朝鲜才有可能让中国去‘管理’,这就是在朝鲜一味推进核计划过程中,出现了赫克所担心的核事故,朝鲜束手无策。这时,朝鲜很有可能会邀请中国人到现场参观,并下‘最后通牒’:中国必须马上出钱、出人、出技术替朝鲜排除核事故,否则中国将有池鱼之灾。届时中国面临的将是又一个别无选择。”

(唐迪综编/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