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叶城外:金正恩 薄熙来与习近平的选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金正恩自上位以后,大批杀戮大臣,后又杀其姑父,到现在弑杀同父异母的哥哥金正男,其心理凶残变态到何种地步?假使其父金正日现仍在世,碍手碍脚,金正恩是否杀完其兄,索性再杀其父?

或许,可以问问鸭绿江另一边,现在牢中的薄熙来金正恩今称霸于朝,薄昔日曾称霸于渝。薄在文革时极“政治正确”,将其生父肋骨打断,在渝执政时唱党杀民,后为夺权,还参与暗杀近于儿时伙伴的习近平

共产理念加上其政治组织形式,构成一个异化人性的机器。金正恩和薄熙来选择了融入机器,顺着机器及其嗜杀程式的邪性而行。

另一面,如果将薄熙来和习近平两人换位,假使习试图倒薄未遂,落马入狱,薄将如何对习?以薄之暴恶和打“黑”手段,想必习早已在狱中“自然死亡”。习绝不会没有机会和人力出手,但他没有像薄一样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弄死政敌再说——他欲杀我,我即便送他上路,最终于白黑两道丶明规则潜规则也都能过得去——习毕竟选择了用在中国的环境中所能采用的尽可能正规的方式来审丶判薄。从这个角度来说,两人现在所处的位置于国于民不是坏事。

这是习的选择。人是可以选择的。目前看习的选择还是正面的。最好的选择当然是卸载共产嗜血程式,拆掉杀人的政治机器,解除共产党后,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依法公开审判薄周江杀人集团的所有罪行。

全世界的红色政权都嗜杀成性,杀人民,杀同党,杀亲人。民众也在斗杀的波澜中,泯灭了人性。假米毒奶,人人相害,“天上人间”,世风堕颓。共产政治机器,是基于一个将得到权力的生命加工成魔,将被统治的生命制造成鬼的程式。其基础语法的编写者,是将毁灭人类作为自己最高“理想”的马克思。

中共不过比朝鲜多一个外挂程式,使中国社会的运转表面上看比朝鲜开放,实际上比朝鲜更邪。朝鲜杀人在明,而中共杀人在暗。朝鲜有意让世界知道,杀自己的人民来恐吓和勒索世界;中共杀人则欲盖弥彰,在地下,在荒区,在医院,在集中营,屠杀无可计数,甚至还将被害者的身体器官出售牟利。

人是可以选择的。无论身为大小官员或是平头百姓,至少可以选择独善其身,不随共产机器的驱使而行恶、斗杀。进而离弃之,为后生后代尽己之微力拆除之。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