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昨日座上宾,今日阶下囚”将成为周强宿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3月12日,中共人大会议上,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将迫害709律师列为去年工作的最大政绩、首要政绩,放在习近平反贪打虎的政绩之上,引发国内外广泛关注。

2015年6月12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最大的帮凶,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判处无期徒刑。这是中共十八大习近平上台执政以来反贪打虎最重要的成果之一,却让江泽民利益集团恨之入骨。紧接着,他们采取两个引起国际社会关注的报复行动,给习近平“搅局”:一是在经济领域制造“股灾”,A股持续暴跌;二是在政治领域,在全国范围内,抓捕维权律师。

从2015年7月9日深夜起,在江泽民集团第二号人物曾庆红的亲信、中共公安部部长郭声琨的统一布署下,曾经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王宇、王全璋、谢燕益、李和平、李春富、周世锋等一批正义律师被抓捕。截至2015年底,全国至少316名律师、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维权人士及家属,遭到传唤、限制出境、监视居住、拘留、逮捕或失踪等非法对待。

2017年1月12日,李和平律师的弟弟李春富律师,被关押一年半之后,“被取保候审”,担保人居然是他本人!他家人见到他的样子,都惊呆了:骨瘦如柴,目光呆滞,看似60多岁的老人,紧张惶恐,语无伦次。陪他到社区散步的亲戚说:“春富不敢出家门,被我再三保证一定把他送回家才出去。”李春富一边东张西望,一边紧张的跟亲戚说:“一定要在监控范围内,不能出监控!”走着,走着,他突然问:“是不是我们全家都要被抓走了?”1月14号,律师程海等人,陪同李春富到北京回龙观医院检查,诊断结果是:李春富律师患了精神分裂症!

701律师被抓后,家属请的律师不准会见被关押的律师;被关押的律师“解聘”家属请的律师,“同意”抓捕他的警方为他指定辩护律师;家属被要求录制劝被关押律师“认罪”的录相;审判之前,被抓捕的律师被舆论审判;被抓捕的律师“申请”家属不要到法院旁听;家属动辄被非法限制或剥夺人身自由,受到严密监控、跟踪、骚扰、警告、逼迁等;最希望这个国家走上民主宪政道路的正义律师,统统都被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对世界各国政府、联合国、国际人权组织、非政府组织,以及各界知名人士要求释放正义律师的呼声全部充耳不闻!任何一个有法律常识的人,都不难判断:上述离奇做法,全都是违法的。完全可以说,迫害709律师,是中共政法系统内部江泽民邪恶势力,在迫害法轮功十多年之后,对有良知的中国人犯下的又一桩“反法治”的严重罪行!

709律师何罪之有?周强领导下的中共法院指控他们的罪名都是,与国外敌对势力勾结,颠覆国家政权!“颠覆国家政权罪”,是现行刑法“危害国家安全罪”中的一种,而“危害国家安全罪”则是从原来的“反革命罪”演变来的。1949年10月1日中共颠覆中华民国政权以来,因为信奉马克思的“阶级斗争学说”,“与阶级敌人作斗争”的观点根深蒂固。谁是“阶级敌人”?一个是所谓“国外敌对势力”,比如美国;二是所谓“与国外敌对势力勾结的国内反革命”。打击这两个敌人最具煽动性的口号,过去叫“镇压反革命”,现在叫“严惩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中共制造的无数冤假错案充分证明,所谓“反革命罪”或“颠覆国家政权罪”,不过是中共用来迫害“想像中的阶级敌人”的大棒而已。

有个哲学问题,必须搞清楚,那就是万事万物发展变化最重要的原因到底内因还是外因?2012年习近平上台执政以来,特别是2013年1月发起反贪打虎战役以来,习近平认为,中共党政军内部的严重腐败分子,野心家、阴谋家,是中国最大的祸患。

在习近平看来,原中共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郭伯雄等带枪的“军老虎”最危险,掌握“刀把子”的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最危险,掌握中共最高核心机密的原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最危险。铲除这些祸国殃民的“大老虎”,是习近平上任第一个五年做的最重要的事。

但在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看来,这不是最重要的;严惩一无权,二无枪,三不掌握最高核心机密,四没有贪污受贿的维权律师,才是最重要的。他们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依法维护法轮功学员的合法权益,就是与“国外敌对势力勾结”,企图“颠覆国家政权”!他们才是当今中国最大的危险!判处周世峰律师7年有期徒刑,远比判处无期、死刑的“大老虎”重要的多!

为什么周强会这么干?其实很简单,法轮功问题是当今中国的核心问题。中国内政外交的所有问题,都是围绕这个问题展开的。习近平曾讲反腐败“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这两军是指哪两军?一个是以习近平、王歧山为代表“习家军”;一个是以江泽民、曾庆红为代表“江家军”。他们之间的较量,是你死我活的较量。一直站在迫害法轮功最前列的公、检、法、司官员,100%都是腐败分子。在这场较量中,他们一片接一片的倒下。剩下的,对习近平自然恨的咬牙切齿。

2013年1月到2017年1月,习近平发动的反贪打虎战役,经历举步难艰,到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到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迄今为止,习近平已经打掉200多只大老虎,其中包括5名上将、6名中将、50多名少将!中共政法系统内,上至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下至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广东省政法委书记朱明国,深圳市政法委书记蒋尊玉等一批政法委书记,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等一批法院院长,上海市检察院检察长陈旭等一批检察长,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等一批公安局局长,司法部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卢恩光等一批司法官员。

2015年制造股灾(亦被称为“经济政变”)的一批金融界“老虎”已经或正在被绳之以法。2017年1月27日(大年三十),中国金融界一只隐藏很深很久的“超级大老虎”肖建华已被从香港抓回大陆审查。据报导,肖建华在不到10年的时间内,构筑起控股6家上市公司、参股和控股9家商业银行、4家证券公司、4家信托公司的庞大金融帝国,结交了一批高官家族,终成亿万富翁。肖建华背后涉及江泽民、曾庆红、贾庆林、刘云山、张德江、张高丽、李岚清等江派核心成员的问题。习近平的反腐利剑,已直指“终极大老虎”江泽民。

当江泽民这颗盘根错节的“腐败大树”即将被连根拨起之时,江泽民利益集团的人,一个接一个露出真面目来了。比如,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原来,大家认为,他是共青团出来的,是胡锦涛的人,现在跳出来了。将被中共洗脑68年中国人的注意力转移到“国内外敌对势力”身上,集中到“外因”身上,阻止习近平继续抓野心家、阴谋家,阻止习近平清算江泽民这个中国内政外交的总祸根,这就是周强等江派残余千方百计要做的事。

1月14日,周强在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声称,“要严惩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犯罪”、“坚决抵御敌对势力‘颜色革命’”,坚决抵制“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去年12月18日,709律师王全璋的夫人李文足将一纸诉状递到了北京市东城区法院,状告中共公安部部长郭声琨。诉状写道:“2016年12月16日,原告从朋友处得到公安部微博【打四黑除四害】播放的7分25秒的视频,里面有原告的影像多次出现。原告发现自己竟然被公安部列为‘意图在中国挑起颜色革命的人’!这实在是令人费解:原告是一名家庭主妇,一直在家照顾老人和孩子。原告的丈夫是一位律师,2015年夏天被失踪,原告在寻找丈夫的过程中,在天津市二中院门口,要求释放丈夫,就被当成‘颜色革命者’被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了吗?”(所谓“颜色革命”是指把中共的“红色江山”变为其它颜色)

这纸诉状控告的所谓“颜色革命”的事,看起来是个笑话,但在江泽民的死党周强、郭声琨那里,还真当真事儿一样,在全国大张旗鼓的宣传。他们丝毫不担心周永康们搞“颜色革命”,却在天天警惕“手无寸铁”的弱女子搞“颜色革命”!这是一个必须揭穿的阴谋,那就是“外因决定论”:无论中国大陆出了什么问题,外因都是第一位的,西藏出了问题,怪“藏独”;新疆出了问题,怪“疆独”;台湾出了问题,怪“台独”,香港出了问题,怪“港独”,北京中南海出了问题,怪法轮功!

煽动中国民众仇恨“外因”,以便他们浑水摸鱼,放心大胆迫害法轮功,迫害709律师,迫害吕加平这样忧国忧民的人,让习近平内外交困,以保住他们的既得利益,这便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最近,网上流传的一首打油诗,对此作了形象描述:“早上恨美国,中午恨韩国,晚上恨日本;时间有限,抽空再恨台湾、新加坡;夜里做梦,再恨越南、菲律宾;周一反韩,周二反日,周三反美,周四反台独,周五反港独,周六反藏独,周日反疆独;活得太充实,没时间思考其他问题!”

18年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已经彻底失败。法轮功顶着狂风暴雨传播到了全世界114个国家和地区。21万法轮功学员从世界各地纷纷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寄到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这是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忏悔赎罪千载难遇的宝贵机会。然而,我只能说,周强、曹建明罪孽太深重,他们不仅不用心了解真相,真诚悔悟,相反,在犯罪道路上越滑越远。1月25日,周强、曹建明联手发布“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这个所谓的司法解释,将他们跟江泽民“一条道走到黑”的本质彻底暴露无遗。

有一句名言:上帝要谁灭亡,必先让其疯狂。周强在中共“两会”上只字不提严惩在北京街头打死雷洋的恶警,却将严惩申张正义的709律师作为他的首要政绩。这不仅仅是个不要脸的问题,而是把他置于全中国人民的对立面。看来,“首席大法盲”周强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昨日座上宾,今日阶下囚”。这样的戏,这几年看的太多了。经过4年艰苦努力,习近平已牢牢掌握军权,成了“习核心”。2015年制造股灾发动“经济政变”的罪犯,已经或正在被法办。2015年抓捕709律师为周永康报仇的罪犯,注定将被押上历史的审判台。谁敢说今天在台上诅咒709律师的周强,明天不会成为“阶下囚”?

文章来源:作者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陈述,新唐人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