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香港首位女特首 能否修补撕裂?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3月28日讯】【热点互动】(1589)香港首位女特首 能否修补撕裂?

本周日的香港特首选举产生了第一位女特首林郑月娥,在民望远远低于其对手曾俊华的情况下当选。外界普遍分析林郑月娥面临相当的执政困境,而香港的民主派则认为这一次的选举结果凸显了小圈子选举的荒谬。那么林郑月娥是否能如其所言修补香港社会的撕裂?本次特首选举对香港的未来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今天我们就对香港特首选举进行一下深入的点评分析。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本周日的香港特首选举产生了第一位女特首--林郑月娥。在民望远远低于其对手曾俊华的情况下当选,外界普遍分析,林郑月娥面临相当的施政困境;而香港的民主派则认为,这一次的选举结果突显了小圈子选举的荒谬。

那么林郑月娥是否能如期所言,弥补香港社会的撕裂?本次特首选举对于香港的未来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就本次香港特首选举做一些深入的点评和分析。一位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那么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二位好。

杰森:您好。观众好,主持人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那我们在节目开始,先来看一个背景短片。

香港候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我也要感谢,所有选举委员会的委员,无论他把票投给哪一位候选人。”

继台湾之后,香港也出现第一位女性最高领导人,但外媒比较,在港台两种制度下,当选人致词的第一句话:蔡英文向台湾人民致上敬意。而林郑月娥,感谢的则是选举委员。一语道破小圈子选举制度的真相,和港人心中最深沉的无奈。

英国BBC中文网报导,开票时,林郑月娥亲自站在后方监看点票,一边与其他选务人员谈笑,流露出胜券在握的自信,但也不时出现诡异的不和谐感。无法摆脱“钦点”、欠缺民意支持的新特首,如何可能弭平梁政英政府撕裂香港社会的伤口?

选前,中共中央透过特定媒体放风声,称希望1,194位选委本着良心,为民福祉自由投票,选出的新特首,要能够不让香港出乱局、政府施政顺畅与各界沟通。但就在林郑月娥当选还不满24小时,9名曾参与“站中”人士就被警方落案起诉,可以想见,香港民间对中央的反弹声浪恐怕更加激化。对大多数的香港人来说,要想弭平撕裂与抗争,就必须回归真正的民意。

香港“雨伞运动”发起人之一、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昨天在抗争场合表示,特首选举与其说是选举,更像选拔,呼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意香港普选。黄之锋希望渴望香港迈向民主的同路人,不要因为林郑月娥当选,便选择放弃香港。他引用《圣经》的话向争取真普选的香港人喊话,“不可以灰心丧志,到了时候就要收成。”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我们今天谈论的题目是香港周日刚刚过去的特首选举,欢迎您在节目中间给我们打电话,发表您的看法。

杰森,我想先问您一下,就是我们看到这次香港特首选举多方关注,这次选举出来的特首--林郑月娥,可以说她是历届特首中,第一个民望比对手低,但是又当选。以前的特首不管怎么样,民望都是比对手高。所以您怎么样看这样一个选举结果?

杰森:其实这个民意测试的话,某种意义上讲是非官方的,因为它事实上没有任何意义,本身来说,大家都知道是将近1,200个选委选的,大部分是建制派,那么几乎香港的媒体清一色知道林郑月娥会当选。那么民意选举其实就像一个老百姓有机会投这种怨气票,就是那种angry vote这种性质的,怨气票这样的机会。

那么你从民意测验来看的话,曾俊华是她的2倍都不止。换句话说,她当选,但是与此同时,让人惊诧的是建制派又以历史上少有的高票,777票把她选中。如果说是建制派代表中共的意志,那么民意代表香港民众的意志的话,这个选举就是最赤裸裸地展现出中共的意志,和香港人民的意志已经背道而驰、两极分化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了。

主持人:是,这样一个选举结果出来,我想很多香港市民的反应大家可以看到。我想问一下李博士,我们看到在选举之前,有一些媒体的分析说,中央有两种不同的声音,甚至有媒体报导说,习近平并没有钦点任何人。但是这个东西似乎没有影响选举的结果。那您觉得这场选举中有没有高层博弈的因素呢?

李天笑:这里边有多种因素,其中一种因素,就是习近平阵营跟江派在香港,自梁振英上台以来,我们就一直看到明显的互相的较量,在香港问题上。实际上,从曾庆红那个时候就授意他们说,把香港搞得越乱越好。

为什么要搞得越乱呢?是因为习近平开始在大陆清理江泽民集团,用反腐的方式,用其它什么违纪的方式,抓的人,当然了,都是江派的人,这样的话,他们在大陆实际上是没有还手之力,而且势头是越来越弱,习近平又取得了很多其它小组的头衔,在军队方面掌握了实质性的权力等等。这样的话,香港,包括朝鲜,前一阵子我们看到,都成为他们利用来向习近平叫板,用搞乱的方式来转移习近平的视线。同时呢,如果香港他们能够成功的把香港市民对中共专制的这种东西叫起来,叫起来以后造成一种势头,就使得习近平必须要来处理。如果说习近平采取了这种像“六四”镇压流血的这种方式的话,那等于马上就可以把习近平搞下去。江派在大陆就可以把势头反过来了,就可以不得到清算,他们为了避免清算就搞这个。

所以说我们看到在香港的这个上面这是一种很明显的中央两种声音,或者两种势力的较量,梁振英确实是代表了张德江、江派在香港的一个棋子和做事的一个执行人。

那么还有一种因素,我觉得是共产党的因素,因为张德江在这个之前,他南下钦定了这个,就是2月份的时候讲过林郑月娥是政治局唯一选定的人。后来我观察在两会上,习近平始终没有发一句话,原来的话,像其它的话都会到港澳小组讨论的时候讲一句话,把这个事情给搬过来,但习近平始终没有;而张德江却在两会上发表了长篇大论。那这样的话就给人感觉习近平怎么还没有发话,但习近平后来,据报导说是发了一些话,说“不表态、不钦点”,随便谁选出来都可以等等。

但是这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生的呢?这是在张德江已经钦定了他所希望当选的人,已经明确的跟这些选委,或者社团这些头都已经讲过了话。那么习近平讲的不钦点的话,那等于是什么呢?我估计他心里面可能是在顾忌这是组织原则。因为张德江毕竟是港澳小组的负责人,那他讲话的话,他如果直接把张德江博掉的话,就是在组织原则上好像不太适当。

还有一个就是党的利益,就是公开党内的这种公开的决裂,完全暴露在香港社会面前,就否定了张德江作为一个港澳小组的决策,这样的话,我觉得他可能在民意大,还是党性、党的原则大方面,他是选择了后者,就是党性这方面。所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还有一个原因,其实也没有注意到。我估计习近平认为将来到“十九大”的时候,张德江要下去了。而且,港澳这方面的人都可能要换上他自己的人,张晓明也会下去。那这样的话,林郑月娥她又是什么呢?技术性的,她只会执行一种政策,她在政治上自己的观点不是特别强势的这种人,那这样的话对习近平来说,他也很容易把她作为自己的人来用。多种因素决定的。

主持人:好的。那我们来看一看这次特首当选之后对于香港政局的影响,很多人都在关注林郑月娥她在发表她的胜选感言的时候说的话,她说要弥补香港社会的撕裂。但是话音未落,就在第二天,我们看到最新的消息,香港警方要起诉当时“占中”的11个人,很多人说是秋后算账,那么有人说这个对于弥补香港社会的撕裂是没有帮助的。您怎么看这样的一个事情?

杰森:其实非常明显,从程序上,从各方面,时间上,都不可能是林郑月娥本身的个人意志,她自己也出面否认说她不知道这个事情。那这个事情为什么这么蹊跷的,一定要在梁振英走之前、林郑月娥接手之前,在这个节骨眼上把这个做出来了?我的感觉上,确实是中央,特别是张德江的人一定要做这个事,因为他非常清楚就是说林郑月娥,刚才天笑博士分析了,是一个执行者。为什么张德江一定要选她呢?从历史上的任何事情展现出来,她严格遵行中央的思想做事。

因为她是个“技术官员”,她不像陈安方生一样,她有非常明确的民主理念,要把香港往哪带的思维方式的人。林郑月娥更像是一个“技术官员”,那么她非常知道一点就是说,香港得按中央的意志走,所以说中央让她做什么,她可能还分不清中央事实上不是一个声音,但是她听到的中央的概念就是中央直接跟我说什么我就做什么,那么如果中央安排要审这9个人,那么她就一定会把这个政策推下去。推下去的过程中,其实就走了江派的路线。

主持人:即使不是她启动的。

杰森:不是她启动的,她会执行。执行的过程就把她引到江派这个路线上。

李天笑:我补充一点,因为这个事情来的特别蹊跷,因为刚刚结束,马上第二天就出现这个事情。那么林郑月娥她什么时候辞职参加竞选的呢?她是在1月12号,然后16日批准的,那么她自己讲这个事情她一点都不知道,她是辞职以后,张德江他们还有梁振英他们在做这个事情。

那么现在我个人判断,也许不正确,但是可以讨论。就是林郑月娥刚刚在她的胜选感言上讲过,她说她要“修补撕裂,解开郁结,团结向前”,她讲了这个话,还讲了要跟这些泛民派沟通,建立常规性的这种机制。这个话对于梁振英、对于张德江他们来说,那是非常刺耳的,等于说你要脱离我们了,你要跟他们去搞和谐。而他们整个政策,从梁振英一上台就是要捣乱香港的,你要搞和谐,那不就等于是搞习近平那个了吗?所以他们要把她绑回来。我们用选票把你推上去,你现在要想脱离我们的这个阵营吗?不行。我要把你重新绑回到这个战车上来。

我觉得这个方式就使得林郑月娥处于比较尴尬的境地,她一旦执政了以后,这个事情怎么处理?这个事情还在进行的话怎么办?现在她是讲这个事情我不知道,检控的事情是一个法治的问题,但她另外也说了其它的话。不管怎么说,对她来说我觉得是一个比较困难的事情。

主持人:是,所以她上任以后,很多人分析说她要弥补香港社会的撕裂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一边是中央、一边是民意,所以杰森跟我们分析一下,哪些因素会造成她这样的困难?要来弥补香港社会的撕裂?

杰森:首先,有一点我是觉得比较认可她的,梁振英从来没有说香港撕裂要弥补,因为他的目的就是要撕裂香港,要把香港变成深圳超级版,他就要把香港变成大陆化,任何维持香港民主自由的,在他看来是不存在的。但是至少林郑月娥一上台,她就说出这样的话。

事实上曾俊华,很多人喜欢他是曾俊华一开始就在往这个方向团结,团结整个香港。所以大家听到她这个获选感言的时候都带来了一丝希望,但是与此同时,大家内心惴惴不安的因素也有,毕竟她是钦点的,中央百分百意志的执行者,从她对“23条”政改执行的过程中,她是没有任何思想的按中央和梁振英思想在走的。

而且她还说了一句,她说沿着梁振英的政策路线继续走下去。所有这些事情让人感到一方面,她好像说出了香港人心中最大的症结;另一方面,她又完全按中央的意志在走。她本身也体现出了这种两面性,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她的背景是留英的学者;同时,她家里的丈夫孩子都是英国公民,所以说她的英国倾向、西方倾向是非常浓厚的,她非常知道什么对什么错。

主持人:其实这两位都是,曾俊华他是留美的。

杰森:但与此同时的话,她是没有思想的“技术官员”那种状态,她又觉得理论上我没有那种勇气去创造我想要的那种理念,我只能按中央的意志在走。所以这个状态就流露出什么状态呢?事实上她改变了历史上梁振英一门心思搞坏香港,梁振英是个地下党,他就是要把香港往赤化那个方向走,他是有个人意志的,有个人目地的。

她没有。那么这个时候,未来香港的任何表现,某种意义上更明确的是中央意志的展现,甚至地方的意志都已经不明显了。换句话说,是把一张白纸摆在中央面前,以后看到香港画的什么画,是中央的意志。

主持人:李博士,如果在中央的意志和民意之间一直存在很大差距,甚至像杰森刚刚说的背道而驰,那她怎么去弥补这个撕裂呢?

李天笑:我觉得,当然她的挑战是巨大的,因为她的民意非常低,在这种低民意的情况下,她要做到就是把这个民意拔起来,让人家感到她还是能够在某种程度上代表香港人的,这个非常难的。但是我觉得机会还是有的,挑战就有机会。

这个机会在于就是说现在,当然主要的机会,我觉得,当然她是一方面,一个主要的机会是来自于习近平上面的高层,你知道吧,香港所有事情都随着中共的高层在变的。习近平现在,张德江要拿下去、张晓明要拿下去,中联办要清洗,港澳办也要清洗,等这个换掉以后,那么直接就能够控制林郑月娥。林郑月娥如果说她真是像杰森讲的比较机械型的执行者的话,那么习近平对她来说就有很大的影响力,控制她做事情就相当顺畅。所以说这点上讲,也就是习近平,就说这个林郑月娥她可能不是一个最理想的人,但是是可以接受的人。

那么另外一方面,你可以从林郑月娥这个角度来讲,林郑月娥跟梁振英有一个很大的区别,梁振英是个党员,他绝对的是执行党的命令,叫他主动的在香港推行党的政策,而且这个人几乎做实事是没有做的。

然而林郑月娥跟他不同的是,她不是党员,她是英国派,而且做事情又相对扎实一些,而且她又带有一种就是说,如果上面叫她怎么做她就怎么做,那习近平叫她怎么做她就怎么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如果说她主动去跟这个民主派进行沟通,她自己也讲过,或者说去采取一些措施的话,或者是按照习近平的方式来做的话,这样的话我觉得她有可能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一些沟通的效果。

还有一点,这是我自己突发奇想,就是如果她邀请一些她团队的人,她要考虑她团队怎么组成嘛,比方说曾俊华也可以是其中之一,或者其他一些跟泛民派有关的这些人士,或者说亲民主派的这些人,也到她团队里边来做事,这样的话也从某种方面能够跟民主派沟通,等等,还有其它些方面。

主持人:是。

杰森:当然还有一点就是说,我们得首先明确香港的撕裂是什么样一个撕裂。

主持人:没错。

杰森:这个撕裂其实是非常明显的,刚才我们也分析了,是中共至少有一个派系的人非常想把香港变成中共的一部分,完全按中共的意志控制、做事情。而香港的老百姓,他们的心中还怀着香港是东方之珠,以效率、法治、自由、民主为基石的一个东方之珠。在这样的情况下,是老百姓想维持历史上香港的特殊的国际地位,展现、维持它的一种价值观,和中共完全想把中共那一套在香港推行,把香港彻头彻尾的变成所谓的中共的一部分,深圳的超级板。那么这两个之间的,可以说是意识形态上的冲击。

刚才也谈到,就是说曾俊华为什么很多人在支持他?因为曾俊华在竞选的时候他不谈具体的政治,他谈的是理念上的东西。实际上香港人现在最需要的是一种精神理念上的这种,让他能有一个希望,能有一个奋斗的一个方式,符合香港人核心价值的。

但是就是说香港人的核心价值,我们知道是把香港从一个百年前不知名的一个小渔村推到一个世界明珠这样一个地位的东西,所以它是走出了一个成功之路、走出了一个让全中国都应该模仿的路。而中共那条路我们知道,它是把整个中国在这个混乱中执行了几十年的一个老路。为什么要让一个明确走出成功理念的地方追随一个明确的没有自由的,就是走出很多弯路,而且事实上有很多社会问题的一个路呢?

所以这个时候某种意义上讲,作为像林郑月娥这样的人,我现在还给她算是一个空白,我不给她做任何的预定,她作为一个香港出身的人、一个香港自称为香港人的人,她应该做出真正为香港负责的事情,我希望她有一点点真正自己的理念,执行她弥补撕裂痕,团结香港这样一个意志。真正要团结香港,你得要往香港人民这边靠一靠,不能百分之百按中共的一个方式走。那边走,我们知道只能是越来越撕裂。因为香港老百姓绝对不可能完全接受中共一套的。

主持人:是。

李天笑:比方说她可以执行政策,这次的话我听她的施政纲领里有一条,她要建立一个文化局,重新考虑香港的文化政策,对外来的各种中国传统文化这种东西要进行重新的思考。但具体怎么做?我们现在不清楚,总的来说她有一些安排。这些安排本身如果能做好的话,我觉得可以建立跟民众之间的关系,能够达到一定的效果。

但是有一点我觉得很重要,就是从习近平,从中央这个角度来讲,习近平他现在处于一个就是说清理江泽民到了最后的阶段,中共这个体制还存在的话,我觉得香港是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和自由,你总是要按照中共这个政治体制这种方式来运作嘛,比方说习近平讲什么话,你还照做。这种体制它不是一种真正的民主体制。真正的民主体制,它只有在习近平本身抛弃了中共,解体了中共的体制以后,中国大陆整个实行了民主制度,或者其它的什么制度,在这个情况下,香港才会随着这个变化而变化。

主持人:是,我觉得其实在中共对香港的强力控制的这种情况下,作为一个特首,他的运转的空间没有这么大,我不知道杰森怎么看?

杰森:是,我同意,但是也不能说他完全没有运作空间。因为比如说很多事情他具体执行之前,比如我们举个例子,去年《新唐人》有个舞蹈大赛,事实上这是纯粹的推广中国传统文化的,而且这个预赛场设在香港,那么梁振英政府就一定要把这个赛场从香港赶走。

主持人:而且已经是给了它。

杰森:已经都给了,后来又硬是……

李天笑:两次。

杰森:你可以看到就是说这个绝对不一定要是上面明确指示的。这个很明显展现出地方的意志。

李天笑:但是有一点,第一次的时候是张德江和梁振英密谈以后才出现变化的。

杰森:当然我自己感觉上,类似于这样的事情,就是典型的,未来我们看林郑月娥作为一个特首,她事实上完全有权力不管,你只要不管这个事情,它就是一个正常的一个社会。你要是按中共的意志去管这个事的话,你就失去了香港特首的地位。

事实上香港现在最特殊在哪儿?大陆的游客到香港第一看到最特殊的就是有法轮功学员在那儿发真相资料,这是香港和大陆唯一不一样的地方。其实香港的这个物质上各方面其实跟大陆已经快差不多了,但是大陆人惊讶于香港有这样的自由,多少大陆人感叹香港有这样的自由。当香港人把这个自由完全丧失的时候,你其实不过就是大陆的一个省分,甚至你可能还不如大陆的省分,比如上海也有一些特殊政治。所以我觉得某种意义上讲,本着香港的自由理念,香港是真正能让香港人赢得未来的一个机会。

主持人:天笑博士,我想问您一下,就是现在我们看到这个香港特首选举的结果,很多人都在说,未来会对香港的政局和它的走势有什么影响?甚至有人说,香港市民在失望的情况下,会不会引发新一轮的移民潮?那您怎么看这次特首选举对香港短期和长期的影响?

李天笑:通过这次选举的话,肯定现在香港的民众是无力、无奈,感到很失望。因为他们本身没有任何投票权,看这么高的民意,好像有假象出来,他们也可以选出他们自己的特首,但实际上是不可能的,最后被中共左右了。

从短期来讲,林郑月娥当选以后,我觉得她现在面临的是什么?就是说现在张德江和梁振英要把她牢牢的捆回到他们原来既定的路线上去,就是“梁振英第二”。而她如果说真的要执政成功的话,她只有摆脱“梁振英第二”这个阴影,她才能够有一线希望可以出现,否则的话她永远不行的,这个是短期她面临的一个主要矛盾。

执政以后的话,我觉得相对来说,7月1日以后,或者到了今年秋天,那个时候我觉得她可能希望会更大一点。这个时候就靠她的主观怎么选择了,就是她要为香港做些事情,文化政策上或者其它方面,住房,或者甚至政改方面,这个都是她有主动的,一方面有一定的主动的能动性的空间存在,但是很大程度上还是在中央给她多少的权力,是不是会支持她这么做,或是直接给她什么样的命令,这都有关系。

主持人:杰森,您怎么看对于香港这种影响?

杰森:对,其实香港本身,就是说还是事在人为。其实在我看来,后来习近平说是我不钦点,其实某种程度上讲,香港现在让我悲伤的是,香港的官员,特别是建制派这几百个人他已经大陆化了。中国大陆的底层官员最大的特点就是说,信息不是很明确的时候,越左越好。不幸的是,这次香港,很多传言说,中央一不钦点的时候,他们还是没有脑子,还是按越左越好的方式走,已经非常展现了香港所谓的精英阶层已经非常大陆化了。

但是唯一让我有希望的是,香港还有普罗大众,他们记忆中还知道自由民主的滋味是什么,所以真正的希望在香港民众那里。那么我觉得林郑月娥作为一个未来的特首的话,她非常非常真的有必要去倾听香港人的声音,为香港人做几件事,而不是把未来五年让香港再进入这种纷争、割裂。香港不能再有这五年的纷争割裂,香港未来会再次失去真正的地位。

主持人:我们看到李嘉诚之前也说了,香港不能再像过去那五年。

李天笑:首先立法会就有希望,立法会虽然没有通过权,但是有否决权,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成员是民主派的。再有一个,就是随着清理江派,从大陆传递到香港以后,整个的局势会发生一些变化。如果说习近平能够继续做下去,抛弃中共的话,整个香港的自由民主就可以实现。香港移民,用不着,继续为民主自由、为香港人利益奋斗,我觉得这个才是一个比较有希望的事情。

主持人:就像之前新闻中黄之锋提到的那样。好的,非常感谢二位的精彩点评,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希望下次您能积极地参与和收看,感谢各位,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