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强:辱母杀人案发生在山东的政治内幕

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经媒体曝光,在网路上中迅速传播发酵,引起中国社会广泛关注。民众纷纷指责一审法官对护母杀人者于欢的无期徒刑判决,并质疑当地公检法机关袒护放高利贷者和黑社会。在沸腾的舆论声中,中共最高检察院已宣布派员介入调查。

一审法官的判决结果,明确地向外界传递出的信息,用网友的话就是:“他发现没有法制的时候,他拿起了刀。当他拿起了刀,法制又回来了。一言蔽之,你们只能保护党妈而不能保护亲妈”。

但是,使人们更加无法容忍的是警察的不作为。正是警察的不作为,使得于欢最后寻求公权力保护的希望变为绝望,最终引爆怒火和刺杀。

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是个案,但是又不是个案。随着辱母杀人案所涉及的更多黑幕的被曝光,舆论逐渐将焦点转向高利贷与黑社会背后的保护伞。此案中的警察之所以不作为,正像外界评论中所称,是因为高利贷已是地方权贵与黑恶势力的粘合剂。这在全国各地已经是一种常态,只不过大多数没有机会被媒体曝光。

其实,对于此案件的判决结果,并没有什么太多意外。正如有网友认为,因为共产党本身就是个黑社会,其下属法院当然按黑社会逻辑判案。辱母刺人者反抗黑社会与人们出于义愤反对共产党本质上没区别,结局当然是反抗者入狱甚至被处死,要不黑社会怎么还能继续横行霸道呢?只不过共产党这个黑社会足够大,偶尔抛出一个喽啰平息民愤,便有人欢呼法律良知获胜。黑社会性质却依然如故。

但是,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件从媒体曝光、到如今高院涉入调查的剧情反转,并非完全是舆论压力之下的因素促成,应该还有高层政治的内幕。

首先,网际网路的高度发展和普及,使得中共封锁信息已经无法随心所欲。但是,如今的大陆网路和媒体,还基本在中共的控制之下。在大部分情况下,中共官方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舆论的走向。山东聊城的这个案件,能够被官方媒体高调报导和在网路发酵,显然得到了官方的许可甚至是鼓励。

第二、山东省是中共江派周永康势力控制的大本营,江派前常委吴官正与现常委张高丽曾相继主政山东,当年的山东鲁能事件,还牵涉江派大佬曾庆红家族。

山东过去在周永康势力的控制下,以迫害民众出名,其中有受到国际关注的对盲人律师陈光诚的严酷迫害,还有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迫害。比如《华尔街日报》2000年4月20日以《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天,陈女士说,修炼法轮功是一种权利》为题,头版长篇报导了山东潍坊修炼者陈子秀被山东当局折磨致死的遭遇,引起国际关注,记者伊安.约翰逊因此报导而获得该年度普利策新闻奖。

另外,在高层政治博弈方面,据媒体披露,2006年至2009年江泽民集团至少对胡锦涛实施了三次暗杀,其中一次就是2006年在山东青岛。

第三、此案件发高调曝光或许与山东高层将要发生大变动的传闻有关。据海外媒体披露,现任中共山东省委书记姜异康或将退居二线,由中共国家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接任;现任中共山东省委副书记龚正,或接替中共原省长郭树清的位置。

现年64岁的姜异康曾在中办任职期间,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为时任中办主任,是其顶头上司。

在姜异康任山东省委书记期间的2011年7月6日晚间,香港亚视报导江泽民死亡,山东省委马上在官网首页显著位置以黑底白字公开刊登“敬爱的江泽民同志永垂不朽”,并配上了江泽民的照片。

在得到江泽民死亡的传言后,姜异康立即连夜召开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决定斥巨资8800亿元人民币在泰山为江修建一座超豪华陵墓,占地88万平方米,并包括一座建筑面积为8800平方米的纪念馆,一口当今最高质量的水晶棺和一尊高18米的纯金塑像,泰山上还将修建一座深度达800米的地下室以保证在战争时可以迅速将江的尸体安全转移。结果,江泽民“死去活来”,姜异康要为江修墓招来全国网民的嘲笑和唾骂。

近年来,山东官场被持续清洗,中共山东省济南市长杨鲁豫及济南市委书记王敏等已先后落马。

综上所述,习近平上任近5年来,对原本江派周永康控制之下的政法系统进行了全面清理,包括周永康在内的政法委系统的江派要员不断落马和获刑。但是,由于江泽民集团在全国地方和政法系统的势力根深蒂固,周永康掌权时期形成的暴力血腥维稳系统还在继续惯性运转,这是造成如今中国社会暴力不断、法律不公、冤案遍地的主要原因。

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下,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或许成为现最高当局,即将展开对山东省政法系统“进一步肃清周永康余毒”的契机和信号。

但是,在维持中共统治的现行体制下,一方面要不断用暴力和谎言维持政权的稳定,一方面又要声称维护民众的利益,这两者之间势同水火,是绝对无法调合的矛盾,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得兼。

因此,无论力度如何加大,中共内部的这种反腐运动,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社会的根本问题,无法化解中国社会所面临的危机。

虽然官媒不断地声称“反腐,永远在路上”,其实,所有的人心里都知道:反腐,不可能永远在路上。改朝换代的时刻,就在不远处的前方,等待着每一个人。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