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安邦并购成都农商行翻版鲁能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5月5日新闻,四川省前副省长李成云案一审开庭,安邦保险新产品遭保监会三个月“禁足令”,这两则消息提醒了一件事:在安邦如今万亿资产版图中,有万分重要的一块──成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成都农商行)。

险企想要成为金融控股集团,可以参股银行,只是监管不允许将务必低风险的保险产变相成高风险的理财产品来销售。而这正是安邦被诟病的一大问题。安邦的理财保险产品,现在都是透过成都农商行在卖。

成都农商行注册资本排名全国第一,原本属于成都市国有资本,如何成为安邦人寿最大销售管道,及其万亿资产版图中最最重要的一块?

在南方周末2015年12月“揭秘:安邦控股成都农商银行始末”一文中写道:2010年12月,成都农商行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通过了一个增资扩股议案。所谓新引入的“战略投资者”,即是安邦。安邦当时出资56亿元,占35%股权,超过成都市国有资本系统的成投集团等五家股权相加,已处于相对控股地位。

在南周这篇报导之前,财新网也注意到“安邦与成都的渊源”。财新传媒曾有报导披露,安邦专为承接股权而设立的十几家公司,除分布于上海、深圳之外,就是四川成都,如股东公司的注册地址均位于此,首次股东会的地点均为成都锦江宾馆会议室,这些公司的验资报告均由四川会计事务所出具,均在成都农商行设立验资专户,新增注册资本金的划转也通过成都农商行,等等。

对于“安邦与成都的渊源”,南周这篇文章很直接地点出一个巧合:安邦出资56亿元成功控盘超千亿资产的成都农商行控股权,这是一出不折不扣的“蛇吞象”交易。安邦保险对成都农商行的“蛇吞象”尘埃落定,时任市委书记李春城离任。

在此之前,蛇吞象经典案例是山东鲁能案,2007年首度被曝光内幕,曾庆红的儿子曾伟介入鲁能重组,以37亿的价格将市值逾千亿的91%股权收入囊中。此后,鲁能案不仅是资本市场蛇吞象,也是国有资产流失的代名词。

安邦并购成都农商行的相关报导再次说明,国有资产并购案中,有资本大鳄的鲸吞,背后不能没有权力的推手。今年在明天系掌门肖建华落网后,鲁能案因此再被聚焦,时任山东省委书记张高丽或扮演着“输送利益”的角色。

就像南周文章意有所指的李春城,与今日开审的李成云,以及郭永祥、李崇禧、谭力(海南省副省长任上落马)、魏宏,曾被喻为“四川6只老虎”。众所周知,这6只川虎,都是周永康嫡系铁杆,四川首虎李春城,更是周永康大管家、头号马仔。

在财新网此前起底安邦“与邓家再无关系”的文章中提到,若论集团总资产,因2011年收购了成都农商银行后又迅速做大资产规模,2014年底安邦并表后的总资产已经轻松逾万亿元。

回顾新闻,2015年4月23日李春城在湖北受审时被指控,“在担任成都市市长和市委书记期间,曾在周永康授意下为人谋利”。

也许可以推测,至少在这场犹如翻版鲁能案的成都农商行并购案中,安邦蛇吞象的政治靠山,姓周不姓邓。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