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铭:继续迫害是最不理智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进入2017年以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仍不停手,个别地区仍很严重。据明慧网2017年1-4月报导所做的不完全统计,1-4月全国各地至少有2027人次遭非法骚扰。遭非法抄家的约有343人次,非法抄走现金约44,100元。

全国除海南省、青海省外所有的20个省、4个直辖市、5个自治区,共29个地区都或多或少的发生了对法轮功学员的骚扰、抄家等迫害。骚扰最严重的省市依次是:辽宁443人次,山东400人次,河南137人次,重庆123人次,四川98人次,内蒙古90人次,河北84人次,甘肃67人次,吉林59人次,天津57人次。

近期被迫害致死致残的案例呈上升趋势。据近日明慧网报导,吉林长春市榆树市现年六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淑艳,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被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刘淑艳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榆树市刑事侦查大队二中队长闫国辉和管瑞川从山东绑架、构陷,被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被劫持到吉林女子监狱。刘淑艳绝食反迫害,遭受强行灌食十二天、关小号十天等迫害,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奄奄一息后,被监狱送往吉林省医院化验、采血等处理后方才通知家属。

湖北武汉市蔡甸区法轮功学员周金梅,女,五十多岁,二零一六年十月六日到武昌火车站讲述法轮功真相,被绑架,之后家人多处查找无果。周金梅失踪二个月左右,家人被紫阳派出所警察通知,在殡仪馆见到她的遗体,头盖骨被掀开。

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法轮功学员白杰四月十四日被宿州市监狱迫害致死,年仅五十五岁,遗体被强行火化。战友给他穿衣服时看到,平时一米七八、体重一百七八拾斤重的他,身上只剩下骨头,几乎认不出来是他。即使在医院抢救期间仍然把他的脚镣锁在床上,直到死后才把脚上的脚镣去掉。十八年来白杰多次被绑架、非法抄家、拘留、强行买断工龄,被非法劳教、判刑,遭受种种迫害。

辽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孙敬美,在遭受了两年劳教、七年冤刑的迫害后,于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六十一岁。二零一三年一月,孙敬美走出辽宁女子监狱,满身创伤,十分虚弱,后期不时恶心呕吐,进食困难。在迫害中,孙敬美全家过着生离死别、颠沛流离的日子,丈夫被非法判刑七年,妹妹孙兰芳被判刑十三年,十四岁的女儿被迫失学,全家人生活十分艰难困苦,加上经常受骚扰。

北京顺义法轮功学员柳艳梅,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五个月。据悉,柳艳梅遭严重迫害,一直戴手铐和脚镣,全身伤痕累累,头发被揪掉很多,头皮化脓,惨不忍睹。律师近期两次到看守所会见,被看守所以户口本和身份证生日不同为由拒绝律师的会见要求。柳艳梅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到通州某社区散发请柬,邀请民众去旁听通州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庭审,被绑架并非法抄家。在看守所,柳艳梅为了争取炼功而遭严酷迫害。

吉林省蛟河市法轮功学员刘俊堂一家三口屡次遭到中共残酷迫害。目前,七十五岁的刘俊堂被非法关押遭吉林市监狱,妻子陆泊凤、女儿刘越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女子监狱。据悉七十二岁的陆泊凤现已被迫害致精神恍惚,状况堪忧。刘俊堂、陆泊凤夫妇与女儿刘越一家三口因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被警察绑架。二零一六年八月左右分别被非法判刑:刘俊堂七年;陆泊凤四年;刘越八年。

随着习当局反腐打虎的不断深入,还未被绳之以法的大老虎、老老虎愈感危在旦夕,一直在下面维持迫害的各地余孽也预感到清算就要来临,朝不保夕。继续维持迫害形势,把迫害法轮功的血债扣在习当局的头上,试图成为挽救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救命稻草。这也是江泽民、曾庆红之流黔驴技穷了,使出了人人都看的清的恶毒之计。

迫害严重的根源仍然来至于中共江泽民集团老巢,江、曾不甘心灭亡仍在操控著迫害,目前仍然在盘踞在江派阵地的公、检、法、政法委等窝点,仍在明枪暗箭,不断制造事端进行搅局。如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公开向“司法独立”亮剑事件及两高出台所谓的新“司法解释”。2015年的“709大抓捕”是中共公安部天字型大小第一案,外界分析,公安部长郭声琨主导了“709大抓捕”。一些被江派窝点控制的各地政法部门,不断借用迫害法轮功造势进行搅局,如辽宁、山东、吉林、黑龙江、河北、北京、天津、重庆、四川、内蒙古等地表现的特别突出。江派利用香港特首选举制造的香港乱局在国际社会造成极坏影响,给习近平当局带来很大冲击。这种种现象都是对习阵营的公开对抗,可谓紧锣密鼓,步步为营。凸显江泽民集团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捆绑习当局进行反扑的企图。

旅居美国的红二代罗宇从2015年12月起至今连续给习近平写了十九封公开信,劝习近平清算江泽民的反人类罪、走民主化的道路。罗宇近日披露,北京高层人士传话说,这些信都摆在了习近平的办公桌上。

作为和习近平称兄道弟的铁哥们儿,罗宇对习近平面临的处境的关心程度可想而知。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习近平不是“当局者迷”,是等待时机。

2016年1月4日,罗宇刊登公开信,批江泽民制造冤假错案,呼吁习近平否定“六四”镇压,否定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惩办党政军内活摘器官的刽子手。

2016年6月,罗宇发文向习近平喊话,指中共已丧尽人心,百姓不会给习近平太多时间。2017年3月13日,罗宇向习近平喊话,强调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违宪,习不能保护反人类罪的恶人,必须惩办江泽民的国家犯罪系统。

罗宇是中共建政时的大将罗瑞卿之子,曾任职中共军委总参谋部装备部空军装备处处长,授大校军衔。罗瑞卿和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当年在中共高层共事,两家常有来往。

大陆体制内专家、前军事院校出版社社长辛子陵强调,法轮功的问题肯定要解决,六四的问题也要解决。习近平不会背着这个包袱前进。这个问题习近平认识得非常清楚。

辛子陵分析,十九大之前必须有这么个总的解决,不然十九大没法儿开。不把江派大老虎、中老虎、老老虎搞倒,中国的事情是没法前进的。特别是政治体制改革,寸步难行,包括六四平反、平反法轮功这些事情,这些问题,江泽民不倒,是根本没法进行的。现在这些问题,有一个总的解决,天时地利人和、条件都成熟了,这次会议会有一个总的解决。

中共作恶多端,逆天叛道,气数已尽,其灭亡的命运谁能改变?谁也改变不了!维持迫害只能是垂死挣扎的表现,“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奉劝那些至今仍然追随中共江泽民集团负隅顽抗的江派余孽们,看清形势,停止迫害,给自己和家人的未来留点阴德,也是你做人的基本原则,否则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