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采访六四亲历者原北京市民王工石先生(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6月01日讯】【今日点击】(2857-1)

提要
采访“六四亲历者北京市民 王工石先生(上)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今天是6月1日,我们知道过后这几天,我们昨天的时候,我已经跟大家分享了,当年方政先生被辗断双腿时的那个采访的录像,那是2013年他刚刚来到北美不久,对他进行的采访。那这是在长安街,在六部口,在府右街 ,在我自己出生生活过的地方,小时候。那后来其实我自己也搬到长安街的西部,结果就在另外一部分,木樨地和公主坟,是学生被杀掉的,市民被杀掉的,最惨痛的地方之一。我印象中在这个1989六四的后来的6月5日6日7日的时候,仅仅在复兴医院,在木樨地、公主坟的稍微靠这个天安门广场这个路上,很著名的医院复兴医院。我印象中我现在能记得几十具尸体,肯定有了,有上百具还是200具,我不敢说,但几十具尸体,在当天。那我下面要跟大家介绍的这个人叫王工石先生,他是当年甘家口中学的语文老师,那他就在木樨地 、公主坟一带,当天晚上他的经历。

王工石先生,您好
石涛先生, 你好
欢迎您来到今日点击的特别节目焦点直击。
谢谢。

那您知道,我们现在拍的这集节目,正好我们播放的时间,恰恰是24年前,应该是在您的生命当中,曾经给您留下深刻印象的那么一段时刻。那我原来已经跟您有过交流,我们知道在那天晚上,您作为一个普通的北京市民,您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过程。那您能向大家介绍一下,您自己简单的情况,和当时6月3日晚上和6月4日凌晨发生了什么呢。

我是快60的人了,24年前的事情它到现在为止,我是记忆犹新,因为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我是经过文化大革命的人,所以当时的话到6月3日晚上,我已经预感到军队进城,已是势在必然了。我其实是个旁观者,我想的这个历史的这么一幕,最后的这一幕,我是应该再输到我的脑子里。所以我就到傍晚的时候,我就骑着自行车,我家住在甘家口,甘家口离木樨地很近的,那北京人都知道。那么我骑着自行车沿着长安街,十里长安街直奔这个天安门去了。应该大概是7、8点的样子,晚上,大概可能是这样,因为24年前了嘛,我记不是很准。

当时天安门广场,其实我看到有许多帐棚也是空的,有很多当然都有帐棚。其实天安门广场的人本身,那个时候并不是很多。我估计9点来钟,可能差不多吧。根据我后来返回的那个时间,我估计也就9点多钟。在天安门转了一圈,我就往回骑,往回骑就回来了,因为我看着天安门那个样子。而且我在来去的路上,特别是回来的路上,我可以清晰的看到,整个长安街几乎是一把屏,放了一些很简单的,就是把隔离遮啊,横的移过来的那个路障,在那个时候就有。因为我文革当中啊,这个因为我的工作关系。

王工石先生您能否先跟大家介绍一下您的工作吗?

我是教师,做了很多年的中学教师。因为文革当中学生之间的事情,跟警察是打过交道,所以我对他们比较了解。那么我就看着,他们也没有太多的掩饰,穿着藏蓝的那个衣服。其中有些警察呢,就你看着就是警察,那么等于但是没有穿制服啦,他们就领着市民,可能像不像市民的,或者是聚会的,就是把路障其实都移开了,这是在西长安街上的情景。我是沿着途走的,应该有几个不同的地方都有路障被移开的那种现象,我看到好几个。所以我当时我估计就这一溜吧,可能是往西往东的,差不多可能都有。当时我心里还挺感慨,就是这个事情,唉呀总觉得,这个事情是以这么ㄧ个被结束,我还觉得挺,反正总觉得,方方面面的遗憾挺多的吧。

那么我骑过来以后呢,到了木樨地大桥的时候,那个时候在木樨地大桥就堆了很多人。那么木樨地大桥往西,还往西一点点堆了很多人。我就把自行车搁在那个大桥上面,然后我就挤到前面去,因为人很多,特别是有2辆车公共汽车公交车啦,就是横在木樨地大桥的西边的路上。那么我就挤到公共汽车上面去。结果挤到上面一看,看不见什么,因为那上面也都堆满了人。我又赶紧下来又往前挤。这时候我挤到前面,这就看到了在西长安街上呢,大概有几百人吧,可能也就2、3百人,3、4百人,手挽着手。有一批很明显是学生样子的,当然应该还有一些是市民,那他们手挽着手,大概就是3、4百人。

我先看的是他们,然后我是在路边。路边有几层人吧,我就挤到前头。再往那边一抬头,我当时心理一下揪了一下,为什么呢,我看到是黑压压的一片,戴着钢盔打着盾牌的那个军人。唉呀,我说这真的是完了。这边3、4 百人,那边黑压压的又是武装起来的军人。我想这个事情,但是真的怎么说呢,历史就给我安排了这么个镜头吧。我站在人群里挤到前面,大概连2、3分钟都没有,我就看到队伍这边呢,有几个人往那边砍石头。之间那个距离离得有那么5、60甚至7、80米还要远,就两边啦,是学生和士兵那边,然后这边有人砍砖头。砍砖头才能砍出2、30米撑死了。有几个人我搞不清他们的身份,就往那边扔。

然后紧接着就在那边,就我到那刚刚只有撑死那2分钟,也就我刚记得想起发生的事情,事后我看过别的文章也在说这个时间,应该是10点50几或者11点零几,大概是这个时间。然后接着我看到那边呢,军人的队伍里面推出一个人来,离著有7、80米远吧,我看到就是推,很远嘛,我看到推出一个人,推倒在地上。然后呢有几个士兵过来打那个人,然后紧接着就听见嗡的一声,好像是人喊啊还是怎么,就是很闷的这样ㄧ个声音,紧接着听见枪声。那么听见枪声呢也没有很清楚看到怎么打,但就是这边就乱了,然后我就看着学生的队伍,就学生和市民手挽着手的队伍就夸夸夸的往后退,大家还在挽着手在往后退。接下来我就来不及看他们,因为在我身边就有人已经倒下了。

您能跟大家说一下当时现场有多少人吗?

因为当时就,我说大概就是几排人也就是大概3、4百人左右,我觉得也就是那么多。其他人,路边站的人很多, 就是围观的,我就觉得力量对比太悬殊了那种感觉。我有几次印象,我反正当时有个印象,也许我的判断看得不一定那么准,但是呢我看大概是可能几百人吧,我感觉。这时候等到枪开的时候,我第一个,我脑子现在只有这么一个镜头,就是第一眼我看的是夸夸夸的手挽着手的人,当然他们也慌嘛,在往后退。那边的军人就冲过来了,这边就开始往后退。然后第二的,后面的事,就是,那就是赶紧冲前面去抢救那些倒下的人。那么这时候的路边的人,也都是拼命往后退,往后撤吧。

那这样子呢在当时那个时候呢经我的手吧,包括跟别人一起抢救了4个人。我们就在木樨地大桥的西边的一个小的还不算胡同,就是那样一个小的通道里头,往里去,是一个部队的小诊所。我们把当时救下来的人呢,我们就抬到部队的小诊所里面去。后来等到往里抬的时候呢是,我直接抬的是有一个人,是4个人,他们每个人,就是有4个人拉着的两个胳膊,然后拉着两个腿,就四肢那么撑开的面朝下那么抬的。我感觉那个人很难受,在滴著血。我就把我的,当时我穿着T恤衫,把T恤衫脱下来,然后跟另外一个人,我们两个就兜着她的胸、腹部吧,这样等于是6个人把这个人抬进去,从路边开始一直就送到了军队的诊所里面。

送到诊所里面之后呢,把她放下平躺的时候呢,她的头发非常短。那么当然在她的胸口,我马上就把衣服撕开,因为她胸口就这样的一个位置吧,就是有个洞在淌血。我们当把衣服撕开的时候呢,还是个女的,然后在她的乳房偏下一点吧,是一个洞在往外淌血,连那个护士都很害怕,护士都不敢动了。然后告诉我,这时候我看着她呢我略懂一点点,就看见她在下颚呼吸了,就是说下颚这块颤抖呼吸,这个医学叫做下颚呼吸。护士要我,这时候告诉我,就是说让我拿个药棉垫在她的牙齿中间,就不要让她咬到自己的舌头还是什么那样子,我们就在做这样一件事情。当时我的感觉可能不行了,那样子大概在20岁的样子,当时看是这样子。

还有一个机关干部腿打断了,40多岁的样子。然后另外两个人我印象就不深了,因为都是匆匆忙忙的。然后这时候呢来了一辆车,来了一个卡车这样子的就是,我们把这些人就扶上卡车,跟他们说是,有一些市民也陪着就赶紧说要开到医院去。这时候我看见呢军队是排著队伍,有军车、坦克车、 装甲车还有步兵吧,就是源源不断在走。我等于跟他们同时吧, 往东边走。

这集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