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采访六四亲历者原北京市民王工石先生(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6月01日讯】 【今日点击】(2857-2)

提要
采访“六四”亲历者原北京市民 王工石先生(下)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在当时24年前1989年,6月3日晚上和6月4日凌晨,解放军开枪最激烈的地方之一,木樨地,而就在南礼士路,这是我看到的。南礼士路路南的下地铁的那个通道,当时的那个枪眼被,因为那个通道当时墙是立起来的嘛,很显然的是应该是坦克或者机枪,就是它是很低的角度打过去的,那整个墙皮打掉的是这么大的洞,到了11月分,1989年的10月分11月分,那个洞就不修,这是北京人的态度。而就在下地铁口的外边,那个时候正在盖,中化石油公司的那个大厦,我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当时正在盖,所以那个时候盖楼的人呢,外面都用洋铁皮就是白铁皮做护栏,大概在一米见方的白铁皮上,我数过,我忘了是11个还是13个枪眼,它前后是同样一个位置,只是一个角度不同,在南礼士路,复兴门立交桥的旁边。

今天节目的上半部分,跟大家介绍了王工石先生,当时的甘家口中学的,28年前甘家口中学的中文老师。那他在1989六四发生之后呢,不久他就离开了中国,离开了大陆。那他自己当天晚上,在公主坟和木樨地的经历,我们跟大家分享下半部分。

王工石先生:其实走得应该是不远,就到了木樨地大桥,木樨地大桥我又碰到了不少人,就是那个市民,其实那时候市民就跟我讲,其实互相都会问吧,说你们那边发生什么了?我跟他们简单说了说,然后他们也告诉我,在木樨地大桥发生了什么。那这时候我就看见那地上,有一圈一圈的小石头子,就是围着的一滩ㄧ滩血。在这个时候呢,我是站在就那个木樨大桥不是护城河吗,我是站在那个等于护城河最上沿的地方,这时候就又听见开枪了。一听开枪大家全趴,我们就趴在那个护城河的斜坡上。反正那时候呢,后来我听有人说,说北京市民看热闹,都看出国际水平来了,枪一停,哗,大家又都站起来了,一听有枪声,哗,又趴下来,其实真要躲也来不及了。这时候我看到呢又有人倒下,这时候有市民有开着车的人,倒著冲过去,就把车倒著冲向那个受伤的人,然后把受伤的人抬上车又拉走。但是确实有一批人,当时是也满让人感动的,那就是在冒着可能被打死的危险吧,冲上去抢救伤员,这个镜头我也看到了。

那么这时候我就想我不要在这待了,我也做不了什么我就回去了,那么在回去的路上,由于我穿着那T恤衫嘛,是都是血嘛,我是兜著那个,应该是个女学生吧,我兜著那个女学生的腹部,所以我身上都是血,我穿上了,我又不好光着膀在街上走。我穿着往回走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我是受伤的,所以很多市民过来也是安慰我,好几个人骑自行车的说,要不要我把你送上医院啊什么的,我说不是不是我说不是,然后我就一边走,一边跟这个没有看到这些事情的人,就简单的在讲,什么事,怎么发生了喔。那么我回到家的时候呢,那就是整个的那个,我住在甘家口那一带街上边上,什么都坐满了人。

石涛先生:那也就是说,您是徒步从木樨地这个地方,返回到您在甘家口的家,那您的自行车?

王工石先生:自行车,我呢后来就为了自行车,我在凌晨4点多钟呢,我又赶回了木樨地大桥。为什么当时说,可能有危险还要赶回去呢?是因为这辆自行车呢,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一个空军司令部的一个军官的车。当时我对他说,哎呀,自行车上会不会有什么,我没搞,也没太记住,就是会不会有什么纪录啊,有什么号码啊,是能够查出来是一个军队的车。如果是这样就担心,会给他的后面造成很大的麻烦,很好的朋友嘛。那么那当然我就,那不行,我得跑回去自行车去找回来,所以呢我就,就前后磨蹭了一下,大概凌晨4点多钟,我又赶回了木樨地大桥。结果呢让我看见了第二幕,所以,哎呀,我就觉得人生的这个事情,真的是对我的这种触动啊。

这个我本身,我过去是一个,我过去啊,曾经是一个坚定的这个,所谓的我自己认为,很虔诚的一个共产党的信徒,那么,结果等到我到凌晨4点多的时候,等到我到了第二幕的时候,对我的这个整体的冲击,第一幕开枪,我已经就对我冲击很大;结果第二幕再上来的时候,我觉得把我的过去的东西整个要冲垮了。为什么呢?我看到了全副武装的军队,当然是第二,后来我知道应该是第二波军队啦,就第一波开枪的人员都进去了,第二波军队要全副武装的,包括那个装甲车,它的那个装甲车门打开,里面的那个枪弹全是满的,士兵端著冲锋枪,那么走到了,就在木樨地大桥的也是偏西一点,就那个位置的时候,就是我去的那个地方嘛,我看到又有那样,像便衣警察的那个样子的人,领着一些我觉得像小混混那样的人,过去就拼命的打,怎么打呢?其中我给你举个例子,我看到一个,当然我是练过武术的人,所以呢我是,我还不是太怕这种事吧,我就冲上去救那些挨打的伤兵,我觉得他们也是,他们没有开枪,又打了他们。而且我看出来,打人的人,其中是有便衣打的,这时候我跟一个师大的一个学生,就把一个被打了的士兵给架起来,往路边走,这时候呢,后面冲上来人,把士兵的帽子摘开,拿着北京的板砖,照着他脑袋上,啪,就打下来,一下他的血就整个流在我的身上。然后这个士兵呢就跟我说啊,他打完了血都流下来的时候,他跟我说,求求你,能不能告诉我妈妈一下,就说我在北京被打了。

后来呢,他当时就是很拼了命的,就赶紧把他的地址告诉我,我立刻也记住了。事后之后,我还真的给他的母亲写了一封信,是用左手写的。我告诉她,我说你的儿子,在北京六四的这一天,六三喔,我说六三的夜里,被打伤了,打得很重。但是我想告诉你,打他的人不是学生,是有阴谋的,我当时大概是这么写。然后把这个人架在一边,我就记不得可能旁边有人又接过去了吧。然后呢再后来这中间就是,反正我已经记不住我做什么了,就天都亮了,这时候呢我看到了这个一个,然后在烧坦克车,烧军车,也被烧了,然后呢士兵就举着手从军车里投降,出来,出来以后呢又有人打。其中有一辆坦克车呢,这时候我已经走到好像快到军博,我估计好像是到军博那个位置了,然后呢我们几个人冲上去,把那个军人呢,又是那个,等于是面朝下,已经被打伤了,我们一人拉着一个胳膊和腿,4个人拉着,把他往下拉下,等于从被打的那个,和着火的那个坦克车的边上给拉开拉走。为什么我想说这个事情呢?等到我,这个事情结束我回家的时候,大概早上已经是凌晨,已经是早上六、七点,是不是六、七点钟这个时间了喔,我一进门看见我的太太正在看电视,那么电视里讲北京发生了反革命暴乱。那个镜头里面我看到了,就是我救那个伤兵的那个镜头,解说是:看这是暴徒正在殴打,殴打士兵,是4个人4脚8叉的拉那个士兵,正从坦克边走。那换句话说呢,别人看不出来,是用很高的一个镜头,我估计是军博的上面还是什么大楼上,那么拍下来。别人看不出来,我很小,但我一看那个架式,就是我当时的那个场面,所以我知道可能是我。

那么当然这里还有其他一些细节啦,我那时候也很愤怒啦,就是我在那个广场边,我在当时那个现场的时候,我跟那些军人去讲了,我说发生什么事,军人的事,把领带帽徽都摘掉,我估计是一个,看那样子像一个团级干部,有些市民就搞不清什么人了吧,就打他们,就左一拳右一拳打。那个士兵说,就那个军官说啦,你们别欺人太甚,你们要打击了我们,就什么都不令,那么我还过去跟他劝了他几句。跟他说话的当中,我感觉到他们得到的命令是,绝对不许还手,我感觉到,这是没有一个直接说法,但是我跟他说了几句嘛,反正听他说话的那个架势,好像得到的命令是不许还手,那士兵都站在坦克车面前,全都在那儿哆嗦,非常,那些我一看,都是16、7岁的小孩子的样子,也觉得很悲哀、很惨。那么我回到家,看到了这个整个的这个镜头,那么对于我来说,对我的冲击,冲击在哪里?那就是所谓开枪在先,所谓的反革命暴乱在后。而且究竟那军车都是谁烧的,还都不知道,对吧!反正我是看一个便衣在里面。我觉得一下子对我的那种冲击吧,我说真是很可怕吧,中国人也很悲哀,我是觉得,这大概是我当时看到的这种历史的,这么几个镜头吧!

石涛先生:那好,王工石先生,非常感谢您在这个特别的时候,向大家介绍了24年前的今天,您一生中不可遗忘的那几个小时,谢谢!

王工石先生:谢谢你!

这集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链接: 【今日点击】采访六四亲历者原北京市民王工石先生(上)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