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采访“六四”学运天安门广场总指挥封从德先生(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6月03日讯】【今日点击】(2859-1)

提要
采访“六四”学运天安门广场总指挥封从德先生(上)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今天是89六四,28年前的悲剧呢就发生在今天,历史就是历史,没有人能够更改,但是呢随着时间的推移,28年,太久了 接近三代人,那我们看到的故事呢,被很多人都会遗忘,那除非经历过的人今天还有机会陈述,向更多的年轻人陈述当年的故事。那作为我们个人自己,作为我们曾经经历过的人呢,那是人生当中不可能遗忘的部分,根本不可能的。

那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当年采访的内容,是封从德先生,89六四,28年前的今天,他是天安门广场的学生的总指挥。那我们跟大家分享一下28年前,作为当事人自己他当时所面对的情况。

石涛先生:封先生,封从德先生 您好!

封从德先生:石涛 您好!

石涛先生:很兴您能接受我的采访。

封从德先生:谢谢石涛!

石涛先生:您后边有一张图,我知道是您自己非常喜欢的,您能跟朋友解释一下,这张图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吗?这张图就是整个89学运的发源地,叫北京大学的三角地,现在已经被中共给拆除了,北大已经见不到这个地方了。他们要消除所有的历史的痕迹,包括北大的三角地,在我们来看,北大的历次的学生运动,都是在三角地开始的,这个应该说是一个民主的圣地,我相信以后我们还是会像,恢复天安门民主大学那样,恢复北大三角地这块地方。那这张图上面它是一个同学,用了床单上面写了几个英文的字,这几个英文的字就是在美国的独立战争,和法国大革命的时期都用了一句话,叫 中文翻译过来就是:“不自由毋宁死”,这个非常好的代表了,整个89年学生和民众的精神。我觉得89民运的真正的精神,就是为国、为民、牺牲奉献、不自由毋宁死。

石涛先生:谢谢。那因为六四马上就要到了,而我自己其实在当时的情况来讲呢,我可以说也在现场的很多故事,我也经历过,但是我看过您的那个资料之后呢,我觉得您是最有资格能够告诉每一个人,在您的身边,在您所经历的当时的过程当中,发生过什么。因为针对30岁往下的很多人,可能这对于他们来讲是一个,真相是一个最关键的第一个问题吧。

我自己当时一直是在天安门广场,因为那个是要指挥部所在的地方,也是最后我们坚持的阵地。但是实际上冲突最激烈,军队、机枪、坦克杀人最多的地方,并不是在天安门广场,而是离天安门广场十几公里到几公里,一直到我最后在天安门广场周围,包围的那种情况下,他们尤其是在西长安街杀人很多。那么根据我们当时学生组织,几个学生组织加上当时的中国红十字会,还有后来的很多外国的情报机构,几乎一致的调查的结果,就是有3000人左右的死亡。这个还主要是医院,可能事实上在民间甚至失踪的情况,可能还更多。那么我自己呢6月3日晚上到6、4凌晨,一直都在天安门广场上,最后的广播站,我是建在是我来主建的,建在这个纪念碑的东南角,也是最后是我通过这个广播站下令说:那我们最后撤。我能够这样下令是因为前面有2个呼电,第一是有4位知识分子,侯德建啊、刘晓波啊他们,已经在呼吁同学说,不要再流血了,我们应该撤。第二个来说,就是当时我代表指挥部,我们组织了一个口头的投票,那这个投票口头就根据喊声大小,就是说喊撤离,还是喊留守,那我听了一下,我觉得是两边的声音差不多大,通过广播站来主持了这个投票,最后很快我就决定说那我们还得要撤。当时是有好多心理上的考虑了,这个我现在先不细说。然后我们撤下来的过后,从前门绕到就是,今天的那个音乐厅啊那条路,新华北街吧,绕到这个六部口的时候,坦克其实那里离广场只有几百米,坦克就从天安门广场这边冲了过来。

石涛先生:那您说的这个位置,就是方政双腿被压断的地方。

封从德先生:是,那个准确的时间是在凌晨6点20分,因为这个是当时是有一个法国的记者,连续拍到好几张照片,这张照片,我也在他们的新观察家杂志上找到,所以它上面标定了很清楚的时间,6点20,6点25,6点22,他当时就拍到了方政的双腿被压烂了这种情况,靠在那个栏杆上有两位医护人员在,在救助他。那么就在那个栏杆旁边,还有好多具已经被压烂了的尸体,倒在那些自行车 倒在一起,那这样的照片,其实在当时的港台媒体,和西方媒体的报导里面非常广泛。那么经过很长时间的搜集,我搜集了十几张这样的照片,都放在这个六四档案网站上。所以这个是一个最令人发指的事情,就是我们在撤的过程当中,坦克车从后面冲上来,压死了按照当时我们指挥部,得到的会报是11位同学。那么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教授,她找到有名有姓的是,14位还是15位同学。所以这个是在六部口,当时我和指挥部我们是在队伍的,靠前面的地方。

石涛先生:您说靠前面的地方,应该是队伍是从天安门广场向复兴门,向西单的方向撤退的过程当中。

封从德先生:对,它是这样,我们是先往南走到这个,从东南口出去的,所以到了前门,然后前门大街,就又绕 绕 绕 绕上北,所以那个叫新华北街,就是现在的那个……

石涛先生:其实是对着府右街的那个口。

封从德先生:对,那个上去就是和六部口交叉的地方。

石涛先生:明白了。

封从德先生:然后我们就经过这个长安街,往西丹方向走。

石涛先生:当时在现场有多少学生?

封从德先生:在凌晨将近5点钟的时候,我最后下令撤的时候,那个时候,应该是有3000到5000同学,就是在纪念碑的周围,因为广场已经空了,我们是在之前2、3点,已经把所有的同学,都号召他们聚集到广场纪念碑周围来,我也是在最后纪念碑上,建立了一个天安门广场,指挥部的最后的这个广播站。快1点钟的时候,天安门广场就开始被军队包围,那个装甲车也就开到广场进来;到了2点半的时候,中共已经完成了这个,对天安门广场的包围,而且他们用装甲车,把那个民主女神像就给推倒了,在大概2点半的时候。所以这个期间,我自己是赶紧把广场,指挥部的财务部找同学,跟着这个救护车,最后一辆救护车转移出广场。

石涛先生:那这就是您当时的基本知道的,就是您自己所经历的这段故事。

封从德先生:对,我还想补充一点。我们从西单往北走,走到这个西市,再往西一点的时候,那个是在就是白塔寺,对,白塔寺那个路口,我是看见了4具尸体,其实还有一具是还在动。当时我以为是市民或者是学生,他们都穿着白衬衣,但是那个白衬衣又全部变黑了,就躺在十字路口中间,大马路中间,我还去找一辆,拉着这个平板车的北京市民,我说你把这个平板车拉来,把这4个人给抬到医院去,为什么不抬?我正在向这个市民,要这个平板车的时候,大概20、30个北京市民,不知道从哪来的,本来街上完全都是空的,不知道从哪边冒出来围着我,因为我走在那个学生队伍,前面大概100、200米,我是跑在前面就探路去了,结果这些市民围着我就要打我,就要揍我。他说为什么呢?他说,你们学生到现在,还要敢去救这些没有良心的,这个刽子手的话就是士兵了,就是地下躺着4具尸体的,其实是士兵,有一具还在抽,还没完全咽气,说你看,有一个胖胖的这个40岁的,中年的就北京那种大块头。

石涛先生:北京人,对。

封从德先生:那种,拿着这种北京腔的跟我讲说:你看,就指著那个白塔寺的有个,医务室还是一个小医院诊所,他说 你看那边穿白大褂的,进进出出他们都不救这些人。为什么?因为他们头一天晚上,在这里杀了40个人,这是他当时亲口跟我讲的。我觉得他说杀可能就是枪打,扫下来那受伤的可能也都算,但是至少表示就连在西市这附近还不是长安街上,都是非常激烈的冲突,而且当时北京的老百姓真的恨死了。他们就是说,连小日本都没有这样杀过这个北京城,中共这些所谓的子弟兵,他们这样来杀北京人,真的是天理不容。

石涛先生:我明白了,因为我们节目的时间的问题,所以我非常感谢您的,这个接受我的采访。

封从德先生:谢谢!

这集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