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领域也腐败 山东村官买羊花9万报账23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6月09日讯】中共贪腐官员利用各种机会中饱私囊,甚至将“黑手”伸向了贫困户的“救命钱”、“活命钱”。近日,陆媒披露,山东一村支书贪污扶贫款,购置9万元人民币的扶贫羊报账23万。本应无偿分派给村里的扶贫羊,每只羊还要贫穷户交200元的担保金。

6月8日,山东媒体报导说,菏泽市定陶区冉堌镇秦王楼贫穷户刘雄师(化名)说,当地扶贫专款购置的扶贫羊,分到贫穷户手上居然要交担保金:“说好要分给俺们羊,不收钱,怎么临了又说每只羊要交200块钱呢?”

2014年,秦王楼村拟定了财务专项扶贫开拓项目实验方案,确定以购置小尾寒羊的方法扶持本村贫穷户养殖脱贫。2015年8月,26万元的国度扶贫专款拨付到了村里。

事后,村书记王现明在没有招标、没有其他人见证的环境下,和购羊中介一行几人,前去济宁市某相助社购置了182只小尾寒羊。

据称,购羊花了9.4万元,购羊发票上的金额却写着23.82万元,被套取的14.42万元被王现明“拆东补西”,打算用于送还修路等欠款,却又要求6个村民小组长自行筹集资金修路,答应等上级资金拨下来就还,等路修好了钱却还不上。

另外,本应无偿分派给村里贫穷户的扶贫羊,到详细执行时,每只羊还要贫穷户交200元的担保金,分得扶贫羊的52户村民,只有18户贫穷户,其他都是非贫穷户。

中共扶贫“雁过拔毛

其实类似事件这几年在中国各地多如牛毛,近年来,中共官方高调鼓吹“扶贫”政策,同时在所谓的“扶贫”项目中,不断曝出官员为骗领资金花样百出的荒诞事以及贫困户的人伦惨案。

1月份,网传视频披露,山东省某村庄的村民收到县里发放的千元人民币扶贫款,当上级官员走后却被村官收回800元。

湖南某镇财政所副所长“雁过拔毛”的贪腐程度令人震惊,在两年内冒领2万余户农户的补贴金,最少的一笔竟为1.45元。

广东省揭阳市惠来县鳌江镇鸟坑村村民高乃闸说,2014年他领到8,000元危房改造补助,2016年突然有几个检察官找他,他才知道自己的危房改造款应为15,000元,被人吞了将近一半。

而在2013年至2014年,鸟坑村支书高朝胜截留了村里13户住房困难户的80,000元,相当于一半危房改造资金落入了他的腰包。

去年9月,甘肃贫困县之一的康乐县,年轻的母亲杨改兰杀死自己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杨改兰的丈夫在料理完妻儿后事之后,也服毒身亡。

据报导,杨改兰家异常的贫穷和窘迫,3头牛成为这个6口之家最值钱的家当。两头牛主要是耕地的劳力,另一头牛崽子还没长大,而正是这3头牛,成为当地村官取消其低保的理由,低保被分给了其他比杨家境况好得多的家庭。

《南方都市报》此前曾在一篇社论中说,中国城镇贫困人口数量自20世纪90年代后不断上升,虽然其表面原因是“物价的不断上涨、社会保障措施的不力、房价的频频攀升、就业形势的严峻、贫富差距的不断扩大使越来越多的城市人口陷入相对贫困之中”,但根本症结却是政府长期实行假“低保”政策。

文章披露,政府不是按照城镇贫困人口的实际数量发放“低保”,而是根据上面下达的指标和“关系”亲疏才有。这一“低保腐败”导致中国的城镇贫困人口中起码有一半处于无低保状态。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宝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