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陈用林:中共全面渗透澳州内幕(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6月19日讯】近日,澳大利亚主流媒体报导中共对澳洲正在进行一项全面战略部署,通过操控海外留学生、华人社区、华文媒体及政治献金进行权钱交易等,损害澳洲的主权和国土安全。澳洲总理准备对外国政治献金等漏洞进行立法。

6月16日,中共驻澳大利亚大使成竞业将澳媒的调查报导说成“捕风捉影”“一小部分人的‘别有用心’”。此前6月5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应此事时也赖得一干二净,称“毫无根据”。

但原中共驻澳洲悉尼总领馆的一等秘书陈用林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根据自己多年在外交部的工作所了解的情况,披露了中共对澳洲全面渗透的更多详细内幕,用事实驳斥了成竞业和华春莹的说辞。

近日,澳大利亚费尔法克斯媒体(Fairfax Media)和ABC电视台《四角》(Four Corner)栏目联合制作,深入报导了至少五个华裔背景的人士通过政治献金等方式干涉澳洲内政的50分钟的调查报告。

这些人包括被美国、澳洲情报局认为是中共特务的严雪瑞,及租赁澳洲军事要地达尔文港99年的岚桥(Landbridge)集团总裁叶成。此外还揭露了受中领馆控制的中国学生会。请看下面示意说明。

中共从2004年开始对澳制定大周边的外交战略

陈用林表示:“现在正是中共收获的季节。中共早在2004年8月就确定要把澳洲作为一个大周边邻国来战略部署。中共主要考虑,第一,澳洲的资源、能源是中共今后二十几年经济发展的重要保障;第二,是稳定的供应基地。从这个方面来说,现在中共已经实行了它的基本目标。

此外,中共当时的战略部署,短期的目标就是在台湾海峡发生战争时,澳洲到时不会跟美国走,不启动美澳安保条约。鼓励澳洲做出一个更为独立的军事外交政策,现在这个策略基本处于边缘状态。澳洲已经有很多呼声,包括前总理基廷都提出来澳洲应该更独立地运作自已的外交政策,主要是向中共方面倾斜,并且称川普(特朗普)抛弃了大家。”

陈用林解释,中共当时筹划对澳洲进行全方位外交,最后达到战略合作的目的。尽管中共和很多的国家都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但很多西方国家都没有真正跟中共达到战略合作的目的,最多就是一个战略对话,而在澳洲这里中共取得的成果就非常显著。”

他介绍,比如中国企业拿到达尔文港99年的租期。达尔文港、凯恩斯是澳洲北边最重要的两个军事基地,因为澳洲在南边有天然的屏障,只有北边有一些邻国,达尔文港是外敌入侵的最主要的一个通道,所以无论是从传统的军事战略到现在的战略,这两个军事基地港口都是最重要的。

“但是很奇怪的,”陈用林表示,“澳洲就达尔文港出租一事征求澳洲联邦政府和国防部的意见的时候,他们居然同意了。”

“当时媒体刚公布,民间就一片哗然,觉得澳洲本国的最重要的国家安全利益被出卖了。最关键的是中共最近几年为了争夺海洋资源,在南沙群岛、南海地区增强军事兵力,跟菲律宾引发领土争端,对方还递交到海牙国际法庭去仲裁。”

“中共实际上是一点都没有让步,它在南海方面这种嚣张和军事的存在,实际上构成了对美澳同盟的威胁,对澳大利亚本土战略已产生威胁。”

“99年对普通人来说是超过一辈子的时间,也就是说这一辈子都看不到达尔文港回到澳洲人的手中,或者你的下一代都回不来,可能到孙子辈也不见得能回到澳洲人手中,对澳洲人来说实际上是将达尔文港卖掉了。”陈用林表示。

“澳洲如此轻易地拱手把达尔文港的军事基地给让出去了,非常刺激很多澳洲精英的神经。”

他介绍,墨尔本港的一些股东也是中国的。此前也曾引起人们的关注。还有澳洲大批重要的资源,像在西澳、南澳很多的矿产资源、大片的牧场都被中共的国企或者是中共富有的红色家庭或者与中共权贵集团有关的人给收购了。

特别是澳洲地产方面,很长一段时间中国来的资金不受控制,在澳洲炒房地产,现在纽省和维省这两个省很多人觉得子孙后代在澳洲都买不起房子了,有很多华人也是深有感触的。

中共特务海外运作的三个部门

陈用林介绍,中共在澳洲建立的特务网络,有三个部门独立运作。第一是国安,第二是总参,第三是公安。总参主要做军事战略、尖端武器、高技术这方面的情报搜集和人员的培养,网络相对是独立的。

国安主要是防间谍,有很多方面,包括使领馆防间谍、防止叛徒培植当地势力。特别国安强调,从政治上进行影响。比如国安从和统会中发展成员、从移民到当地有钱的商人中发展成员。

还有一条线当然是总参,总参秘密运作,富商有可能是总参那条线,当然也有国安因素在里面,这些人基本上独立运作。

陈用林披露,“当这几条线经费不足时,通过由红色家庭的钱财,或有钱富商、暴发户来补足他们经费上的不足,运作起来比较方便。比如说有大的项目要做,需要钱,一时拨不过来,他们找这些富翁把钱弄出来。”

他说:“前段时间澳洲新式武器‘高速机枪’,总参那边来做。当然,使馆领馆是基地,需要得到资源帮助的时候,使领馆可以帮助提供现金,因为它除了账面上中国银行都可以提取外,它还可以通过外交游贷把现金拿过来,作为经费来使用。”

陈用林详细介绍中共特务人数和大概分布:“中共在澳洲的专业特务大约有三百到五百人左右,每条线一百多人。使领馆半公开的间谍,也都是比较专业的。”

“还有五百到七百人是相对比较稳定的资源,半职业特工,甚至是临时作为中共的眼线。他们分布在各个组织、各个行业甚至澳洲政府里面的各个部门。中共对澳洲全方面渗透,还透过学联,指挥学联来做事情,有很多时候动员学生去做。”

对于三个部门跟统战部的关系,陈用林表示:“统战部主要从政治上考虑,统战产生网络,为其它部门招募人员创造有利条件。比如统战部以‘和统会’为中心运作。北京有一个政府的‘和平统一促进会’,在全球有分支机构。”

他介绍,澳洲目前有两个,包括“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和“悉尼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澳洲的“和统会”以前是邱为廉为会长,后来是黄向墨。悉尼的“和统会”尽管建立很早但不受重视。上次李克强来访时,因为黄向墨去年开始被澳洲媒体追打,所以由悉尼的“和统会”重新冒出来,在华人社区活动。

他表示,“这次被澳洲媒体点名的华人议员王国忠在‘和统会’里也是有职务的,甚至澳洲退下来的前几轮总理,也被‘和统会’招来当他们的顾问。以前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被披露出来接受30万美元,在‘和统会’发表讲话。”

陈用林强调:“中共政府是全世界最富的政府,维稳经费很足,养了世界最庞大的警察队伍,超过了本国的正规军的数量。”

陈用林还表示,“这些特务系统不会完全搅和一起的,完全搅和在一起整个系统就会暴露了。他们有明的、有暗的。共产党就喜欢搞地下组织,搞统战的都是面上的。还有一些平时不太参加‘和统会’的活动,可能另有任务。实际上角色不一样,互相有交叉、互相呼应,在一些特别重要的事情上他们会联合行动。”

就联合行动,陈用林进一步介绍:“主要涉及到国内维稳方面,他们有时候会联合行动,像公安部到澳洲来,主要目的是抓人,搞‘猎虎行动’,除了有些国家愿意引渡之外,大部分比如从美国、澳洲、新西兰回去了,都是他们私底下对家属进行威胁,进行某种程度上的施压、谈判甚至是绑架,最后达到一个目的就是让他们说自愿回去了,实际可能是被绑架回去的,最后突然出现在中国,公安部主要是干这种事情的。”

介绍了中共的战略布局大框架后,陈用林开始就细节一一展开说明。

澳洲媒体曝光出来的中共势力的政治捐款中有权钱交易,引起澳洲政坛的震荡和社会的巨大反响。陈用林认为中共对澳洲政客的私下贿赂比政治捐款数量大得多。

(待续)

——转自《大纪元》(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

(责任编辑:凯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