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大侠 更是爱情大师 他笔下的爱人之死 让快乐的读者也垂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亲爱的人死去,是人生之中最难忍受的痛苦,这种痛苦,往往是难以用笔墨所形容。可是金庸大侠的武侠小说,入木三分的描述了痛失爱人的心理历程,读来就算最快乐的读者,也忍不住陪上一些眼泪。

黄药师痛失爱女

小时看《射雕英雄传》,看到黄药师听闻爱女死讯那一段,十分感动。他伤心到了极处,“胸中一阵冰冷,一阵沸热,就如当日爱妻逝世时一般”。他突然仰天狂笑,渐渐笑声变成了哭声,放声大哭一阵之后,举起玉箫擎打船舷,哀歌唱道:“伊上帝之降命,何修短之难裁?或华发以终年,或怀好而达灾。感前哀之未喹,复新殃之重来。方朝华而晚敷,比晨露而先晞……”玉箫拍的一声折断,他头也不回而去。

那时感动,其一是为了父亲对女儿的感情,竟像对至交好友那样,尽情流露;其二是为所歌的诗辞感动,虽然对意思只是一知半解。但是,后来人生经历多了,重看的时候,就多了一份保留,因为我已知道,最深刻的哀伤,往往不是可以这么流畅地表达出来的。

黄蓉痛失郭靖 令狐冲痛失岳灵珊

此时,反而觉得黄蓉哀悼郭靖来得亲切。她没有放声大哭,没有寻死觅活,她倦极昏倒,醒来第一个就想到郭靖已经死去,心中剧痛;她不能寻死,她要照顾洪七公,但是忙了一顿,一静下来,忽然又想到郭靖已死,食不下咽。洪七公说话间险些说到郭靖,硬生生改口,她当然意会,假装没听到,但眼泪就簌簌而下了。


金庸在他的武侠小说中对爱情刻画的入木三分,其中讲述“爱人之死”的桥段,让最快乐的人也能感受到古人公的痛。图为黄日华与翁美玲版射雕英雄传剧照。(网络图片)

一个亲爱的人死了,我们不是每天什么都不做去哀悼他,日常生活要继续下去,工作要继续下去,只是正在做什么的时候,忽然想到,那人已不在了,永远不会再见了,心头就如刀割一般剧痛,感到生命完全没有意义。

岳灵珊握着令狐冲的手,终于闭上双目,呼吸停止,“令狐冲心中一沉,似乎整个世界忽然间都死了”。他抱着她的尸首,不停反复安慰,但急痛攻心,终于昏晕过去。

面对死亡,尤其是所爱的人之死,我们是那么无助,眼泪只是一种表达无助的方式,我们只是感到“世界忽然间都死了”;以美丽的诗词描画心中的悲痛,已是一个升华的过程。

蛛儿骤闻无忌死讯,即时反应是“仰天跌倒,竟尔昏了过去”——都是受了突然而来的震惊。醒来之后,她继续追问,知道确实无误,反应是“长叹一声,颓然坐下”——都是从震惊变为接受现实、变为绝望。接着,她“怔怔下泪,突然间伏在沙中,放声大哭”一一都是从绝望到哀伤、悲愤,因为所爱的人已经无法再见,自己的一生已变得毫无意义。

蛛儿在荒岛上初见谢逊,不忍隐瞒,向他透露了无忌的死讯。谢逊“仰天长啸,两颊旁泪珠滚滚而下”,这是哀伤之极的即时反应。陈家洛乍听到香香公主死了,“眼前一黑,俯伏摔了下去”,但他即时强忍,装作若无其事,勉强继续与无尘道人比剑,斗毕才“忽然一张口,喷出两口鲜血”。究竟他是个既年少好强而又感情脆弱的人,若不是好强,就不会拚命强忍;若不是多情,就不会为爱人之死而伤恸得吐血。

萧峰痛失阿朱

金庸小说之中,最赚人热泪的场面是阿朱之死。萧峰抱着她的遗体,根本无法接受她已经永远不会再活过来的事实。他抱着阿朱四野狂奔乱走;他不知多少次以真气输入她身体内,盼望奇迹再度出现,让阿朱活过来;他抱着她返回小镜湖,“呆呆的坐在堂前,从早晨坐到午问,从午间又坐到了傍晚……雨过天青,淡淡斜阳,照在他和阿朱身上。”终于,他没法不放下阿朱的遗体,把她安葬。

“他抱起阿朱的尸身,走到士坑旁将她放了下去,两只大手抓起泥士,慢慢撒在她身上,但在她脸上却始终不撒泥土。他双眼一瞬不瞬的瞧着阿朱,只要几把泥士一撒下去,那便是从此不能再见到她了。……”“萧峰跪在坑边,良久良久,仍是不肯将泥上撒到阿朱脸上。突然之间,他站起身来,一声长啸,再也不看阿朱,双手齐推,将坑旁的泥士都堆在她身上脸上……”

乔峰与阿朱的故事令人久久难忘,十之八九是在阿朱之死的感人。乔峰的痴情,使他不只是个英雄好汉,而且还是个有血有肉的真人!


金庸在他的武侠小说中对爱情刻画的入木三分,其中讲述“爱人之死”的桥段,让最快乐的人也能感受到古人公的痛。图为黄日华与翁美玲版射雕英雄传剧照。(网络图片)

——转自《看中国》

(责任编辑:任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