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潮

吃饭,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教养

北京时间:2017-06-30 8:08 上午

我对吃有种很顽固的信念,觉得这种人类最本能的行为,也包含着深刻的智慧。

读书的时候,一个炎热无风的夏天,班里几个女生一起买了半个西瓜解暑。坐在寝室里,几个人浑身汗涔涔,拿着勺子互相推让,“你吃吧”,“你先吃吧”……于是我们几个女生客气地绕开西瓜中间的部分,贴著西瓜皮挖著发白的果肉。

这时一个女生一边从西瓜正中间挖去一大块,一边和我们这些彼此推让的女生说,“你们都傻,其实西瓜中间最甜!”我看着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从此对她再无好感。

后来上班,每天午餐和一些同事坐在一起吃饭,经常交换食物,谁带了新口味的饼干,谁做的炒饭带多了,大家都愿意互相分享。一位护食的男同事每次把自己的饭吃得飞快,然后眼睛紧紧盯着别人的筷子,口水都要掉进我们的饭盒里,还要假惺惺地问上一句,“你这个饭一定特别好吃吧?”每到这时就会有人不情愿地把食物分给他。

有一次我早上准备匆忙,只把前一晚剩下的一小点晚饭带做午餐,其中有两块小小的烤土豆,男同事的眼睛掉进我的饭碗里,最后忍不住说,“给我一块行吗?我就是想尝尝味道。”我把土豆全部给了他,整个午后饥肠辘辘,后来听他和别人吹牛,自己每个月都要买一件阿玛尼的衣服,从此再没有交集。

有一次和一群朋友去旅行,同行一个男生的女朋友总是嚷嚷饿,对吃饭比旅行更有兴致,每到一个目的地,先挑自己喜欢的餐馆,把点菜权霸占在自己手里,点超过自己胃口很多倍的饭菜。吃饭期间,不是“这个面做得太咸”,就是“没有家里做的好吃”,胃口不对的东西,向前一推,不再吃一口,像个任性的小朋友。

后来我们结束旅行的那一天,以火锅作为告别餐,席间姑娘把酱料洒得到处都是,霸著一盘鸡翅把细碎的小骨头吐了半张桌子,学生模样的服务生来收拾桌子的时候,姑娘正兴高采烈地忙着和别人讲笑话,她的男朋友也笑得正欢,我拿卫生纸把鸡骨头扫进盘子里递给服务生,心里却泛起一阵恶心。

我是一个特别爱吃的人,很多记忆中的好时光都在餐桌上度过,小时候热爱妈包的韭菜盒子,炖的酸菜粉条,爸做的锅包肉、炸酱面,就连平常的白菜炖豆腐也能让我吃进满满两碗白米饭。

出国之后,更是常常想念家乡的味道,每当看见街头有写着汉字的餐馆招牌,心里和舌尖都涌起一股暖意。我们这个温和的民族,对吃总有一种特别的情怀,那颗粒饱满的东北大米,种类繁多的西北面食,小巧精致的广东早茶……都是文化里最精髓的部分。

我一直在意吃的内容,却渐渐发现,吃不仅是一种文化,更可以成为一种修养。餐桌上,吃这种简单的行为,呈现著多种态度,有些人吃相粗野,有些人吃饭优雅,有些人吃独食,有些人喜分享,有些人不顾礼节,有些人处处周全……

台湾作家林清玄在描写一篇有关食物的文章中说道,“人总是选著自己的喜好,这喜好往往与自己的性格和本质十分接近,所以从一个人的食物可以看出他的人格。”而我觉得,不仅仅是吃的内容,吃的态度,也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人格,这种人格,就是教养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恩格尔系数总是很高,爸妈对我的教育大多和食物有关,特别直白。记忆中小时候的某一天,妈还在厨房里做最后一道菜,饿极了的我就拿起饭碗自顾自地吃起来,爸严厉地教训我,“放下碗,你妈还没上桌呢。”自此和别人吃饭,都要等到饭菜全部上桌,每个人都坐到餐桌边,才肯动筷。

有一年过年的时候,我和爸妈去奶奶家,我看着摆在桌子上的糖果和零食,贪婪地不停塞进嘴里,妈凑到我跟前,非常严肃地说,“不要像什么都没吃过一样。”自此知道,不管走到哪里,在谁的面前吃东西,都要吃得适度,吃得体面。

中学时朋友来家里做客,妈做好晚餐,席间我吃得酣畅,朋友却不好意思动筷,妈一边告诉朋友“就当这是自己家。”一边在餐桌上对我说,“快给你朋友多夹点吃的。”自此有了习惯,招待客人的时候,餐桌上要照顾到每个人的感受,尽力做到周全。

长辈庆生的时候,爸妈在旁边提醒我,“要先给长辈夹菜”;爸妈和朋友聚餐,餐桌上不忘教育我,“不要把盘子里的最后一块肉夹到自己碗里。”……这些有关吃的朴实道理,让之后的我不管走多远,都一直记在了心里。

那个时候,我和一起租房的小姑娘私交甚好,她还没经历过恋爱的滋味,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和一个追求她很久的小伙子出去约会。她一双清澈的眼睛眨巴眨巴,问我,“怎么才能知道他是不是个好人呀?”

我条件反射地地说,“这还不简单?我在餐馆干了那么久,最好的方法就是和他吃顿饭吧。但凡那些能够在餐桌上帮你拉椅子,能照顾你的胃口,不厌其烦地问你“有没有忌口的食物?”也能够在吃过之后把桌面稍微清理一下的,这样的男生,把这套餐桌学问用在生活里,我不相信他能坏到哪里去。但那种吃饭专挑自己喜欢的,不管不顾你感受的,把桌子搞得像灾难现场似的,就别想了,能把一顿饭吃糟的,大概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后来姑娘去和小伙子约会,回来时垂头丧气,不用问也知道进展并不顺利。她递给我两个热气腾腾的打包盒,对我说,“姐,还没吃饭吧,我给你打包了个炒饭和酸辣汤。”

我们遇见不同的人,和他们一起吃饭,在不同的言谈举止间,学会一些规矩,也渐渐总结出这样的道理:

吃饭的时候,凡是要第一个抢著夹菜,夹最大块排骨的人,八成生活里也是自私的;那些在你吃东西时一定要借着光尝一尝的人,大概生活中也常常占着别人的小便宜;而那些肯为你先盛一碗汤,把鱼肚子最厚实的那块肉夹给你,不铺张不浪费不过分挑剔食物的人,他们不一定是你最亲近的人,但一定是正直的、善良的、可以值得信赖的人。

我始终相信,一个在吃上讲求道德的人,骨子里一定也有个高尚的灵魂,因为吃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严肃到,很多时候它在不经意间,就毫不留情地显示了你的教养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晓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