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忌:钟馗造鬼 骇人听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传说中的鬼,谁也没切切实实见到过。汉语辞汇中的酒鬼、色鬼、赌鬼、势利鬼、吝啬鬼、坑人鬼、害人鬼……鬼门关、鬼把戏、鬼名堂……鬼迷心窍、鬼鬼祟祟、鬼蜮伎俩、鬼魅魍魉……却在日常生活中广泛应用,频频兑现,与时俱进。现在而今眼目下,中国大陆已然一个切切实实的鬼域世界,官场、啇场、职场中,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鬼,多如牛毛,俯拾即是;鬼把戏、鬼名堂无奇不有,司空见惯,事例不胜枚举。值得秉笔直书的是,司法衙门既充任捉鬼的钟馗,又扮演鬼、制造鬼!

2016年5月,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硕士研究生雷洋的妻子生了个女儿,远在湖南的父母定于5月7日晚乘航班赴京探望。当晚21时,雷洋出门去首都机场迎接,被北京市昌平区公安分局东小口派出所的“钟馗”捉了起来,次日凌晨1时通知家属:“雷洋因涉嫌嫖娼,在被警车带往派出所的途中,因心脏病突发死亡!”家属发现雷洋尸体手臂和头部都有明显血,“钟馗”们声称是雷洋强烈反抗,途中跳车受伤。家属不相信戴着手铐夹在“钟馗”中间的雷洋能轻易跳出警车?“钟馗”们改口说是食物倒流进入呼吸道,堵塞气管窒息死亡……。事件蹊跷迷离,引人注目,舆论大哗,惊动了总书记习近平,批示公安部门:“一定要规范执法,公开、依法查处,挽回影响,给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时至今日,雷洋究竟是如何死的?真相仍蒙在鼓里!陈有西律师在微博中透露“有关部门不断要求庭外和解,放弃诉讼,家属深感安全受到威胁。”雷洋的校友8月14日发表《雷洋百日祭》文章,要求当局公开审理雷洋一案,还事件真相。

中国大陆的“钟馗”炮制、锻造的鬼怪事件,层出不穷,岂止于此:

捉了的都是冤枉鬼

今年2月,大陆《中国日报》、《新民晚报》、《新京报》人民网、新民网等多家媒体在“依法治国”,“错案追责”的一片喧嚣声中披露:17年前的12月2日,安徽省蚌埠市东市区区长助理于英生早上送8岁的儿子上学,岳父中午接孩子送回于家,发现孩子的母亲韩露已在床上气绝身死亡!于英生被警方作为重大嫌疑人捉了起来,蚌埠市法院审理后,以杀妻罪名判处死刑。安徽省法院因该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改判死缓。2013年11月27日,真凶武钦元落网,供认了奸杀韩露后伪造现场经过。此时,于英生已51岁,这才得以与长大成人的儿子抱头痛哭!这才听到己升任交通警察大队长的武钦元一声“对不起”。《新京报》记者贾鹏的报导说:“官方没一句道歉,司法进步的代价太大了!”

1999年5月8日,河南省拓城县老王寨乡赵楼村的一口水井里掏出一具无头、无四肢的男尸,怀疑是失踪的赵振裳。警方认定与他有仇隙的村民赵作海报复杀人后毁尸灭迹,捉了起来经啇丘市法院审理,河南省法院复核,于2003年2月13日判处赵作海死刑,缓期两年执行。11年后,失踪的赵振裳突然回到了赵楼村,释放出狱的赵作海家徒四壁,一无所有,妻子赵小齐已经改嫁,三个儿女分别送给了别人,九亩地也早易其主……。真凶逍遥法外,无从缉拿,身首异乡的惨死冤鬼也因错失良机,从此无缘再睹天日。

1998年4月2日清晨,昆明市公安局民警王晓湘(女)与昆明市石林县公安局副局长王俊波(男)婚外偷情,双双死在中巴车内!致命凶器是王副局长随身佩带的七七式1605825号手枪。7月2日,王晓湘的丈夫(市公安局戒毒所民警)杜培武被捉了起来,于翌年2月5日经昆明市法院审理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认定的罪行是杜培武蓄谋报复解恨,骗了王副局长的手枪杀人后,手枪丢弃到滇池中。云南省法院鉴于案情证据不足,改判死缓。2000年4月23日,以昆明铁路公安分局东站派出所民警杨天勇为首的抢劫杀人团伙原形毕露,供出先后盗、抢机动车20辆,杀害19人的滔天罪行。杜培武与他们素不相识,“丢弃在滇池中”的手枪赫然现身在杨天勇的保险柜中,成为假鬼和真凶的铁证。

1996年4月9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第一毛纺厂家属区公厕内一女工被奸杀,警方认定罪犯就是报案的藏族男青年呼格吉勒图。5月23日,呼和浩特市法院以呼格吉勒图犯流氓罪、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于6月10日处决。2005年,被媒体称为“恶魔”、先后奸杀10人的真凶赵志红落网,供认的第一桩罪恶就是毛纺厂女厕奸杀血案。2014年12月15日,内蒙古高级法院宣布撤销呼和浩特市法院原判决,却撤不回来呼格吉勒图年仅18周岁的宝贵性命!

1994年8月15日下午5时许,河北省石家庄市液压厂女工康菊花下班回家,被奸杀在途中的玉米地里。石家庄市公安局郊区分局10月1日捉了居住在市电化厂宿舍的青年工人聂树斌,翌年3月15日,石家庄市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和“强奸妇女罪”判处聂树斌死刑,河北省法院终审维持原判,将其一枪毙命。真相姗姗来迟,11年后的1月18日,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捉到一个先后强奸多名妇女、杀死4人的惯犯王书金,供述了奸杀康菊花的经过,并指认了现场。一案两凶,轰动全国!

1994年1月20日,湖北省京山县雁门口镇居民张在玉与丈夫佘祥林吵架后失踪。4月11月,该镇一水塘中浮起一具女尸,年龄、体貌特征和死亡日期都与张在玉吻合,县公安局认定是被佘祥林溺死,捉了起来移交荆州地区法院审理,判处死刑。湖北省法院改判15年,投入沙洋监狱服刑,2005年3月28日,张在玉从山东与重婚的丈夫和儿子回乡探亲,佘祥林才在囚禁11年之后无罪释放。

1986年10月29日下午4时许,辽宁省营口市水泥厂职工李化伟下班回到家中,发现怀孕6个月的妻子邢玮了无声息躺在地上,他本能地抱起妻子呼唤,发现邢玮已被杀身亡,立即向公安局报案。由于杀死邢玮的菜刀是家里常用之物,李化伟身上又沾有死者的血迹,他于是“顺理成章”被认定为凶手,经营口市法院审理判处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0年7月,一个名叫江海的罪犯被大桥市公安局捕获后,意外供述出14年前潜入邻居李化伟家奸杀邢玮的经过,李化伟因而昭雪了14年的冤狱,也化解了与邢玮父母14年的冤仇。

1984年1月25日,河南省巩义市回郭镇西南岭村女青年刘××回家途中被一骑自行车男子强奸后抢去提包、手表,警方“锁定”劫犯是干沟村年方23岁、刚当上爸爸的魏清安,捉了起来经巩义市法院审理,省法院核准,从重、从快于5月3日枪决。死刑的“铁证”主要是刘××的指认和其体内精液的O血型,与魏清安血型相同。为时不久的6月15日,洛阳市公安局捕捉到一个多次强奸抢劫的惯犯田玉修,主动交待了在西南岭村强奸抢劫刘××的经过。真凶落网,魏清安已是“严打”声势中的屈死鬼。

……“钟馗”们炮制的冤假错案,有如滚滚长江东逝,浪花淘不尽!再例举下去,冗长累赘。

“钟馗”的看家本领

杀人凶案是中国大陆警察必欲侦破的天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狗尾续貂,滥竽充数的庸才,却自诩为社会治安的忠诚守护神,人民生命财产的称职卫士。“破案”后一个个立功受奖,或加官晋级,享受报刊、电视封赠的“神探”、“福尔摩斯”的美誉,洋洋自得,风光无限。他们的看家本领仅仅是传承千年,根深蒂固,积重难返的刑讯逼供:

赵作海冤案中,《成都啇报》、《西安晚报》和新华社记者李丽静的报导说,他在被捕后的33天中,警察们分为三个组轮班审讯,把他拷在椅子上、床脚上、摩托车后轮上,拳脚相加,警棍与枪管并举地拷打,不让休息吃饭,强迫喝下特制的催眠药剂,又在头顶上燃放鞭炮……。并以死威胁:“再不招认,把你拉出去站在车门口一脚踹下去,再给你一枪,说你逃跑”。他9次认罪:“你们说啥就是啥,你们咋说我咋说。”在此后11年的囚禁中,出于习惯性的恐惧,始终不敢申诉,到释放出狱时仍不敢说自已无罪。

杜培武案中,他压根不知道妻子的婚外情,拒不承认衔恨杀人。据2001年8月24日的新闻报导说,他经过连续十天十夜不准睡觉的审讯后,押到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CPS多道心理测谎,证明他“负隅顽抗”,当晚在公安局大院内,以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宁新华,政委秦伯联为首的“神探”们把他敲上了脚镣,悬空吊在铁门上,毛巾堵嘴,用高压电警棍百般拷打,昏厥后冷水激醒。逼供情景与电影、电视里常见的一模一样。多家媒体报导说:“杜培武毛骨悚然的惨叫声,使得许多正直的警察也不寒而栗!他们中的有些人后来挺身而出作为指控秦伯联等“神探”刑讯逼供的证人。移交法院审判时,他当庭翻供,出示遍体鳞伤和藏在腰间被打成败絮的衣服,又被法官左右开弓,搧了两耳光。

1988年1月19日,贵州省六盘水工务段退休职工杨宗发83岁的生母张华秀猝死在公厕内,警方认定是被儿孙们虐待毙命,把杨宗发夫妇一家人抓起来刑讯逼供后移交法院分别判处无期和有期徒刑。真相大白后,杨宗发在《控告状》里说:“我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双手反绑着吊在门框上,不让睡觉“不给饭吃、拿块脏帕子塞在嘴里,一边唱《好汉歌》一边打,还用火钩烙、开水烫!”

相比之下,于英生受的罪还算文明“钟馗”们没暴打,只是七天七夜分成四班,24小时轮流审讯,不让睡觉,不让休息,在神志不清中反复追问他妻子体内的精液是谁的?直到DNA鉴定报告显示,样本99.99999%与于英生不符,他们这才作罢。

“钟馗”们的刑讯逼供总是残忍暴戾,无所不用其极;受害人无一不是伤痕累累,后遗症终生不治。赵作海说他“后脑杓留下一个2公分大的坑,经常嗡嗡叫,人没精神,睡觉也不行,都是他们打的。”杨宗发平反后成了残废,终日瘫痪在床。杜培武洗冤后经常住院治疗脑震荡后遗症。

2002年9月4日,云南丘北县马头山青年农民王树红到县城里买食油,被揣著电脑模拟画像破案的“钟馗”对上茬,捉起来要他交待杀死暗娼朱永琼的罪行。尽管朱永琼体内的精液与王树红完全对不上茬,仍被拷打得弓腰驼背,丧失了劳动力,真凶王标林落网才被释放从此由残疾父母养活!

已毙命的聂树斌和呼格吉勒图如何屈打成招?天不知、人不知、唯“钟馗”们。魏清安被处决后,家人从看守所取回他盖的被子拆洗时,发现被子里面缝了一张魏清安手写的纸条:“爸妈,对不起你们,我没有作案,他们非让我承认,打得受不了,我只好按照他们的要求说。”

“捉鬼”的拿手好戏

所谓的拿手好戏,是拙劣的诱骗和造假。

在赵作海冤案中,记者披露:警方把赵作海的妻子赵小齐捉了起来关押在老王集乡一个酒厂里30天之久,罚跪毒打,逼迫她指认赵作海杀人抛尸。还用枪顶着一个“证人”在《证言》上签字,证明赵作海杀了赵振裳。赵作海供认杀人后,要他交待赵振裳的人头和四肢藏在什么地方?他当然说不清、道不明。《成都啇报》的报导说:“无奈何,赵作海只好叫赵小齐帮他“钟馗”们找别的人头和四肢来顶替。”待到赵振裳有头有肢回到村里时,“钟馗”们这才发现他的身高和体型,与井里掏出的死尸大不一样,忙不迭开监放人。井里的尸体是何许人?因何被肢解?凶手何在?时过境迁11年之久,已无从寻迹觅踪了!

在于英生冤案中,真凶武钦元用枕头摀住韩露的面部致其窒息死亡后,从厨房里搬来液化气罐,打开阀门,伪造韩露死于液化气泄漏。“钟馗”们勘察现场中,在液化气罐上发现了不属于于英生的指纹;并在韩露体内取出的并非于英生的精液,都不探究其来源。蚌埠市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跃辩护说,于英生上班时间根本无暇从外面捡来精液塞进老婆体内;韩露的母亲何淑梅说女儿女婿一向“感情稳定”;于英生8岁儿子多次说“爸妈从来不吵架”,都被“钟馗”们当作耳边风!

在杜培武冤案中,《南方周末》2001年8月24日的报导说,11位工程师级的专家出庭作证:在侦破中反复使用警犬鉴别,扫描电子显微镜鉴定,DNA基因鉴定,放射性元素鉴定,CPS多道心理测试等等高科技手段,这才得出了杜培武杀人的结论。杜培武的手腕和双脚踝均被手铐、脚镣吊烂化脓,手背乌黑,肿得像戴着拳击手套,回到看守里写了份《刑讯逼供控告书》交给驻所检察官范显忠。这位检察官当着上百名在押犯和管教干部的面,拍下4张伤情照片。在昆明市法院首次开庭审理时,他要求公诉人出示范显忠拍摄的照片,公诉人却矢口否认拍过照。第二次开庭再次要求公诉人出示照片,公诉人声称照片“找不到了!”杜培武祼露全身展示累累伤痕,从裤子里扯出被打得血迹斑斑的衣服对审判长说:“我还有他们刑讯逼供的证据。审判长让法警收起血衣说:“不要再纠缠这些问题了。”杜培武高呼冤枉,审判长火了:“你说没有杀人,拿出证据来?”后来到看守所向杜培武宣判死刑时说:“你现在把枪交出来,我改判你死缓。”正因为他交不出杀人的凶器,证据不足,省法院才改判死缓。

在魏清安冤案中,“钟馗”们把他家里的一个提包搜查去充当他抢劫的证据。提包是他父亲魏有劳开会时发的奖品,包上印有会议名称,“钟馗”们却视而不见。《法治新闻》的报导说,他们还利用同监囚犯杨×诱使魏清安承认作案时穿的是钉有铁掌的皮鞋,以吻合作案现场的不明脚印。更令人气愤的是,他们借魏清安家里人送饭之机,在馒头中夹张字条,以魏清安妻子的口气说:“局长叫你承认,你就按他们的意思说,承认了就没事了。”魏有劳从偃师县请了个律师,法院居然不让律师出庭辩护。

在李化伟冤案中,2004年9月30日的报导说,刑事警察大队近30人赶到现场勘察,在杀死邢玮的菜刀上、碗柜的把手上提取的指纹,和在炕上提取的布鞋卬迹,都不是李化伟的。营口市政法委主持召开三长(公安局长、检察长、法院院长)会议,仍决定对李化伟提起公诉。通讯揭露,专案负责人孙文龙欺骗李化伟母亲杨素芝说:“你儿子已经承认了,你不说也把你抓进去!”威逼杨素芝供认李化伟杀了邢玮。

1996年9月20日,云南财贸学院电脑专业一年级学生孙万刚与女同学陈新慧一道回巧家县度寒假,次日清晨,陈新慧被发现惨死于县城郊外公路边,割掉了双乳,剐去了外阴!“钟馗”们认定孙万刚为凶手,捉了起来经昭通市法院审理,判处死刑。杀人动机始而为“强奸”,因陈新慧体内外都没有孙万刚精斑,杀人的凶器和卸下的“零件”都不知去向;杀人现场发现的纽扣和皮带扣也都不是两人的,于是把“强奸”改为索要350元欠款。云南省法院复查时,发现孙万刚“供认不讳”的口供笔录签的名字不是他本人亲笔,而是别人代劳的,这才将死刑改为死缓。

在呼格吉勒图冤案中,从女尸体内提取了精斑,“钟馗”们竟然“忘”了与嫌疑人进行检验比对。真凶赵志红落网后,被迅速转移关押地点,秘密撤换看守;法院也密切合作,不进行公开审理;检察院加以配合,在公诉书中,把赵志红不打自招供认的10起奸杀案缩水为9起,排除了呼案!

在聂树斌冤案中,聂母张焕枝从报纸上得知真凶落网,向河北省法院申诉,要求为儿子平反。法院不受理,理由是她拿不出儿子10年前的死刑判决书。其后不得从档案库中拿出来,张焕枝要求复印,法官说“就是不给你!”《晨报》报导说,聂树斌代理律师刘博全10余年来先后递交了54次查阅卷宗的请求,都被以各种理由推诿。

在杨宗发轼母冤案中,辩护律师杨名跨毫不含糊指出:六盘水市钟山区法院并没有死刑判决权,因该案疑点重重,贵州省法院发回重审,按规定应由六盘水市中级法院审理,六盘水法院居然以“内部消化”为由,仍由钟山区法院审理。《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明文规定,检察院撤回起诉的案件,在没有新的证据和理由的情况下,不得另行起诉,可钟山区检察院仍以同样的事实和理由,再次提起公诉。上下两级法院都这么随心所欲,司法腐败到何等程度,不言而喻!

有识之士如是评说

——雷洋死因,真相至今未被公诸于世,人们只能称之为“离奇”。知情人透露,绝对是高压电警棍作的恶,这种鬼东的电流3,000伏以上,轻轻碰一下便使人平地跳起来翻个斤斗,致人死命后不留下痕迹。

——雷洋之死,缘于公安派出所敛财心切。全国各地的公安派出所,无一不对捕捉卖淫嫖娼使命分外积极,特别卖,一大不可告人的隐秘目的是有利可图!抓到一对,按规定分别罚款5,000元。强烈反抗,使派出所蒙受尊严和经济双重损失,他们焉能不三尸暴跳,七窍生烟,打死你也不解恨!5,000元为数看来不多,可对于那些筹资给亲人治病,为孩子交学费的妇女,却是灭顶之灾!她们仅仅出卖丁点儿人格?与出卖国格的权贵,出卖良知的法宫,出卖人道的警察相比,不过癣芥之疾,绝非毒瘤大患,值得如临大敌似地冲锋陷阵吗?

——雷洋事件发生在天子眼皮下,山高皇帝远的地区又啥样?可想而知。别斥责派出所爱钱如命,那些军委主席,省委书记不也如此,何况这些小喽啰。

——冤假错案无一不是公、检、法的“三国演义”,公安局提供证据(现场勘察记录,尸体检验报告,物检检验报告,罪犯口供笔绿,物证、人证,结案报告等);检察院复审提起公诉;法院依律判决,上上下下一大帮人马,各种关系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出台的“错案追责”制度不啻痴人说梦,谈何容易,只能走走过场,哄哄老百姓!

——冤假错案是司法腐败的必然产物,是因循守旧的体制恶果。追责个人而不追责体制,岂非本末倒置,抓了芝麻,丢掉西瓜?

——真凶现形,未处死的于英生、赵作海、杜培武等人侥幸昭雷,保住性命。已处死的聂树斌案中的真凶王书金早在2005年1月18日现形,昭雪却一拖10年之久,迟迟不见分晓,与当初的“神速破案”何其大相径庭!

——呼格吉勒图捉起来61天就处决,真凶赵志红落网9年后,内蒙古法院新闻发言人李生晨2014年11月3日声称“正在依法按程序积极复查”,岂非前者百米赛,后者马拉松?最高法院指定山东省法院异地复查,显然是不让“陈世美”插手“秦香莲”的官司。

——蒙冤者的家人无一不倾尽人力、财力,向各级“开封府”鸣冤。得以平反昭雪,都不是“包青天”的明镜高悬,而缘于真凶的不打自招!

——冤假错案,无论群体、个体,早已是白发渔樵惯看了的秋月春风。刑讯逼供早在1956年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就明令禁止,至今非但禁而不止,反而愈演愈烈!当前,舶来的“疑罪从无”、“无罪推定”、“错案追责”等司法理念,仅只是风乍起,吹皱了一池春水,其结果按惯例必定“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冤案铸成时发布的新闻,法院总是“程序合法、定性准确、量刑适当、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公安总是“不负党和人民的重托,胜利完成捍卫社会治安的神圣使命,赢得了崇高荣誉……”;犯罪份子总是“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看来,新闻大爷的“三寸舌”没几分可信度!

——杜培武冤案中的真凶杨天勇也是“人民卫士”和社会治安的“保护神”,抢劫杀死的19人中,有十一人剁碎了喂猪、狗,暴行惊天地、泣鬼神!于英生冤案中的真凶武钦元奸杀了朋友的老婆后,毫不在乎地眼睁睁看着好朋友代人受过,心安理得地步步升任交警大队长……。窥一斑而知全豹,谬种岂止此两人!被视为“维稳柱石”和“要害部门”的公安队伍,何以成了藏垢纳污之所?

——司法腐败与司法恐怖这对孪生兄弟,着实令人胆颤心惊,不寒而栗!置身于这个生命如蝼蚁,人权似草芥的国度裹,冤案多时降临到你我头上,只能听天由命。


在人权似草芥的国度裹,冤案多时降临到你我头上,只能听天由命。(作者提供)


在人权似草芥的国度裹,冤案多时降临到你我头上,只能听天由命。(作者提供)


在人权似草芥的国度裹,冤案多时降临到你我头上,只能听天由命。(作者提供)


在人权似草芥的国度裹,冤案多时降临到你我头上,只能听天由命。(作者提供)


在人权似草芥的国度裹,冤案多时降临到你我头上,只能听天由命。(作者提供)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