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士方:习思想写进党章的“不迫切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十九大临近,从坊间的传闻看,是否把习近平思想写入党章,似乎已成了一个箭在弦上的事情。习近平真的那么迫切要把这个“思想”写进党章吗?只怕不见得。

回看当年的毛思想,毛思想是1945年写进中共党章的,而毛泽东1935年遵义会议实际掌控军队后,就已基本确立了他的“老大”地位了,而足足相隔10年后,毛思想才写进党章。

这里的权力逻辑是,先有军权,再有话语权,然后才有“思想”。

再看邓理论,是1997年9月的中共十五大上,邓小平病故5个月后才写进党章。邓从1981年到1997年,掌权16年,邓理论并不在党章内,这也完全不影响邓的“总设计师”地位。邓在中共党内的威权,实际是靠他手上的枪杆子来支撑的。

再看一个例子,胡锦涛是上任5年后就把科学发展观写进了党章,但那又怎样?这个并不能改变他被江泽民幕后箝制的尴尬局面。对习近平来讲,手握枪杆子,比这个不能当饭吃的习思想要有用得多。

所以对习而言,习思想只是大权在握的结果,而不是前提或必要支撑,习并没有在十九大把习思想写进党章的迫切性。

而且按现在的宣传,习思想将以习近平的名字做定语的方法写进去,而此前“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写进中共党章时,都没有带江和胡的名字。

表面看,这个可以是习越过江、胡,与毛邓取齐的机会。但实际操作起来却并没有那么简单。

习思想如果排在“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前面,在中共党内很难服众,排在它们后面吧,又变成了大块头坐小椅子,不伦不类。

如此,进不得退不得,还会带来很大的纷争,还不如先不放进去,等以后再说。

那么,设立一个“思想”就真的这么不重要吗?倒也不是。

1958年,毛自己给个人崇拜开闸后,毛思想成了神化毛的一剂作用巨大的催化剂。毛在尝到被神化的甜头后,在文革中又进一步利用了这个东西,用以对付政敌刘少奇、扳倒林彪。

换言之,“毛思想”是在与个人崇拜和神化结合后,才在党内斗争中给了毛泽东杀伤对手的巨大力量。

而现在的“习思想”,即使有“思想”的外表,但是已经完全没有可以与个人崇拜和神化结合的土壤。历经这么多年的中共暴政统治,尤其是文革时,毛的“造神”运动在林彪事件后轰然崩塌,老百姓从此再也无法对中共的“造神运动”提起兴趣。

孤军奋战的习思想,如果如此高投入而低产出,习为什么非要硬将之塞进党章呢?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