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克江:对毛泽东忠心耿耿的罗瑞卿被逼跳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摘要】当年,毛泽东走到哪,罗瑞卿就陪同到哪,因此,被称为“毛泽东的大警卫员”。毛泽东曾讲,“天塌下来不怕,有罗长子顶着”,“罗长子往我身边一站,我就感到十分放心。”然而,到了1966年3月,毛泽东有个批示:大意是罗瑞卿是漏网的“高饶分子”,执行的是资本主义军事路线,在政治上是反党反人民的,作风上一贯飞扬跋扈,要批倒批臭,彻底打倒。1966年3月18日,绝望中的罗瑞卿给夫人郝治平留下遗书后,纵身从他住的三楼跳下,企图通过自杀以证明他对毛泽东的忠心,结果,虽然没死,却导致双下肢跟骨粉碎性骨折,严重伤残。

1966年中4日至4月8日,中共高层在北京京西宾馆开会揭发批判罗瑞卿的问题。与会者包括军委常委、各总部、公安部、国防工办、国防科委、军事科学院和大部分军区、军兵种负责人。会议最后作出了“关于罗瑞卿错误问题的报告”,称罗瑞卿“敌视和反对毛泽东思想”,“推行资产阶级路线,反对毛主席军事路线,擅自决定全军大比武,反对突出政治”,“妄图夺取兵权,达到他篡军反党的罪恶目的”,是“打着红旗造反”的“埋藏在我们党内的‘定时炸弹’”。会议决定撤销罗瑞卿的最后两个职务——中央书记处书记和国务院副总理。

罗瑞卿也参加了这次会议,一次又一次作检讨,就是通不过。每当他要为自己申辩时,就被群起而攻之,他只有坦白、交代、挨整的份儿,不许沉默,不许抗辩。他后来回忆说:“所有到会的人,不仅见面不打招呼,不讲一句话,都是以十分敌对的眼光望着我,太难受了。”实在没招没辙了,1966年3月18日,罗瑞卿给时任总理周恩来打电话,求见毛泽东,却被周恩来一句话给挡回去了。当天深夜,绝望中的罗瑞卿,给夫人郝治平留下遗书后,从他住房的三楼纵身一跳,想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但没死成,双下肢跟骨粉碎性骨折,严重受伤。罗瑞卿跳楼不久,在一次会议上,周恩来邀请叶剑英元帅作词,叶剑英将宋朝辛弃疾的“将军百战身名裂”改为“将军一跳身名裂”,以志纪念!

罗瑞卿曾经是深得毛泽东信任、位高权重、身兼党政军多项重要职务的中共高级官员。他是中共第一任公安部部长,从1949年到1959年,任职长达10年。当年毛泽东走到哪,罗瑞卿就陪同到哪,因此,被称为“毛泽东的大警卫员”。毛泽东曾讲,“天塌下来不怕,有罗长子顶着”(罗瑞卿身高1米82),“罗长子往我身边一站,我就感到十分放心。”1955年,罗瑞卿被授予大将军衔;1959年4月,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1959年中共庐山会议后,被任命为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国防部副部长,此后,还曾担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国防工业办公室主任、人民防空委员会主任、国防委员会副主席等。但是,中共官场,此一时,彼一时也。1966年3月,毛泽东有个批示:大意是罗瑞卿是漏网的高饶分子,执行的是资本主义军事路线,在政治上是反党反人民的,作风上一贯飞扬跋扈,要批倒批臭,彻底打倒。正因为此,曾经风光无限的罗瑞卿一下子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三月会议“后,由叶剑英主持写了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批转的“中央工作小组关于罗瑞卿错误问题的报告”,并被下发到县(团)级。叶剑英说:我们同彭德怀、黄克诚的斗争,我们同罗瑞卿的斗争,都是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罗瑞卿这一小撮篡军反党分子虽然被揪出来了,但是他们的阴魂不散,他们的恶劣影响还没有肃清,在某些方面还在起作用。所以,在文化大革命中,同样存在着两条路线的斗争。1966年5月4日至26日,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通过了发动文化大革命的通知,罗瑞卿被打成“彭、罗、陆、杨反党集团”成员。随后,中央成立罗瑞卿专案组,对他进行长期审查。

1966年12月20日深夜,一群红卫兵突然闯入了罗瑞卿的病房,把他从梦中惊醒。红卫兵不容他说话,用病床上的床单胡乱一包,将穿着病号服的罗瑞卿连拖带拉,塞到了一辆汽车里,由北京医院拉到郊外一个部队(罗道庄警卫2师)的驻地,随即将他关进有卫兵看守的一间房子里。从此,罗瑞卿开始了长达7年的监禁生活。

对罗瑞卿的第一次批斗,是在他被抓走之后的第4天。1966年12月24日,有关方面通知罗瑞卿开会,要他穿上从家里带来的棉衣,说要穿厚一点才行。一个卫生员拿来两卷绷带,把他的伤口未愈的左脚包了又包,扎了又扎。吃过早饭后,罗瑞卿被押送到了北京工人体育馆。那天的批斗大会主要是批判以罗瑞卿为首的“篡军反党集团”的,陪斗的有他的夫人郝治平等。

1967年3月4日和5日,又一个更大规模的批斗“彭罗陆杨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的大会在工人体育馆召开。这次陪斗的有刘仁、万里、吴冷西、周扬、童大林、安子文、肖向荣、梁必业、郝治平等。几十个人,站成一排,每一个人都挂着一块沉重的大牌子,上面写着打着黑叉的名字,后面站着两个膀大腰圆的红卫兵,一人扣着被批斗者的一只胳膊,再一齐揪住脖领,这是“喷气式”。会场上又打又骂,还有拳打脚踢。罗瑞卿被放到一个筐里抬到会场上,当时,他左腿的伤口浸透着鲜血,经过的地方留下斑斑血迹。

以后,不断的批斗主要是在军队系统。有时是三天两天一斗,有时是四天五天一斗,也有一连斗好几天的,一直斗到1967年3月底。1967年初,罗瑞卿的伤口严重恶化,不仅原有伤口未愈合,而且在它的附近又长出几个脓包,很快成为新的伤口,已经封口的老伤口又重新溃破流脓。3月14日,专案组不得不同意罗瑞卿住院治疗。医院的人说:“要么带着伤口过下去,经常换药;要么把脚跟骨拿掉,那就可以封闭伤口。”罗瑞卿只得同意拿掉脚跟骨。然而,就在他住院的5个月中(4月至9月),仍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医院外,共有31次被拉出去在大会上批斗。其中一次,他手术不满一周,还未拆线,就被拉出去批斗。

1967年9月16日,专案组命令罗瑞卿出院。刚出院,罗瑞卿的腿大痛起来,一动作,特别上下汽车是痛得忍不住,晚上痛得睡不着觉,不仅不能向左侧卧,也不能仰卧,只能勉强向右侧卧。他自己买了一个热水袋,每天热敷几次,皮肤都烫黑了,还是一点效果没有。以后医生要他买点四环素吃,说吃了就好了。罗瑞卿买了60粒,吃了10天,仍然无效。不久,发现腿肿起来了,他被送到附件的部队医院拍了几张X光片,当时,医院什么也没有说。11月20日,专案组不得不同意罗瑞卿再次住进301医院。这回确诊是严重骨折,才又开始断断续续的治疗。1968年2月11日,在左股骨颈骨折和左跟骨髓炎未愈的情况下,罗瑞卿再一次被迫出院,继续受到专案组的日夜审讯。

1968年6月1日,疼痛难忍的罗瑞卿给中央写报告,提出:左跟骨动了几次手术,伤口仍然不好;又跌断了左股骨颈,请求再治一治。伤口如治不好,则把左腿截掉。7月14日,罗瑞卿第三次住院治疗,301医院做出手术方案,但是一直拖到1969年1月25日的深夜才做手术,截去了左小腿三分之一的部分。3月2日再次做手术,摘除了罗瑞卿跌断但并未坏死的左股骨头。

罗瑞卿在自传中说:“从1966年12月20日深夜到现在,这3年来的经历就是受审、坐班房、写材料。一切人世间的侮辱都受过了,受够了。”

1969年6月6日,罗瑞卿被转移到空军司令部以南什坊院东屋内“监护”。这一时期,罗瑞卿的主要是写自传。那时,“犯人”在室内打蚊子要喊“报告”,上厕所要喊“报告”,经哨兵允许方可去打,方可去上。罗瑞卿行动不便,室内有一个小卫生间,有时,他喊了“报告”,看守却故意刁难,不予应允。有时,罗瑞卿说“实在憋不住了”,看守仍然让他“等一等”。在实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他不得不提出抗议。当时,“犯人”被允许自费订阅一份《人民日报》。有一个看守收到罗瑞卿的报纸后,自己先看,看完才给罗看。有时故意慢慢看,就是不把报纸给罗。有一次,看守看完了报仍不给罗,罗瑞卿就向他要,看守死活不给,还奚落他是“反革命分子”。罗瑞卿勃然大怒:“岂有此理,我抗议,我要告诉你们的上级。”看守像没听到一样,直到下岗时,才将报纸交给罗瑞卿。第二天看守来时,两人又为报纸的事吵了起来。如此争争吵吵的事不断。

1971年9月13日,写入党章的毛泽东的接班人林彪在蒙古摔死了,中国政局又开始新一轮的变化和运动。1972年1月5日,罗瑞卿被转移到木樨地附近的政法干校继续被“监护”。此时,他的生活条件有所改善。不久,专案组向他传达了中共关于“九一三事件”的通报,并要他揭批林彪。1972年6月15日,他开始写揭发林彪“反革命罪行”的材料。写完这个之后,接着又写了揭发林彪“历史问题”的材料。揭批林彪之后,他才获准在北京医院的病房和亲人团聚。直到1973年11月24日,被专案审查达7年之久的罗瑞卿的监禁生活才完全被解除。
  
罗瑞卿真正被打倒,是在1965年12月,毛泽东亲自主持召开的中共上海工作会议上。这是毛泽东发动十年文化大革命前中共最高层的一次重要会议,用周恩来的话说,类似1959年“打倒彭德怀”的庐山会议。会议在揭发批判罗瑞卿“反对突出政治”等问题后,就撤销罗瑞卿军队内的一切职务问题,进行了表决。中共政治局常委会的表决结果是:毛泽东、周恩来、朱德、林彪赞成;刘少奇、邓小平、陈云反对,4比3通过。中共政治局、中央书记处的38人的表决结果是:29票赞成,2票反对(彭真、刘伯承),7票弃权(刘少奇、邓小平、陈云、贺龙、陆定一、李富春、谭震林)。这次会议对罗瑞卿来说,非常突然,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在周恩来和邓小平受命跟他谈完话之后,罗瑞卿提出求见毛泽东。当时,中共最高层已经决定,不准他见毛泽东。

现在都说是林彪要整罗瑞卿,实际上,真正要整罗瑞卿的正是毛泽东。因为当时毛泽东在下一盘大棋——蕴酿发动文化大革命,打倒刘少奇、邓小平等一批他所谓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睡在他身边的“赫鲁晓夫”。而要打倒刘邓,牢牢掌握军权是最关键的关键。但是,当时的军委副主席,在军队中威信最高的林彪长期养病,把军委大大小小的事务都全权交给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罗瑞卿处理。罗瑞卿当时在党内是中央书记处书记,在政府内是国务院副总理,在军队内是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当家人,权力很大,权力一大,就有些忘乎所以,“盛气凌人,锋芒毕露”(毛泽东语)。

比如,1965年5月,中共军委就军队战备问题举行会议,除军委主席毛泽东、军委副主席林彪外,军委主要成员均出席。因为此次会议事关中共支援越南及重大战备问题,总结发言理应待报毛、林批准后再做。叶剑英元帅为了这个总结发言做了长时间准备,但是,罗瑞卿大将事先未经请示,即以会议主持人身份作总结发言,把叶剑英元帅凉在了一边。后来,毛泽东就此大骂罗瑞卿:“罗长子不是军委主席么!也不是军委副主席么!党内也不是政治局委员么!怎么由他做总结发言?有的老帅组织了一个班子,准备了一二个月的总结发言稿,怎么不让这位老帅做总结?听说罗长子的总结发言事先没有经过军委其他领导看过?大将也不只他一个么!现在许多元帅和大将怎么没工作干了?党政军的工作就靠罗长子一个人干?中央的五级干部定级的名单上怎么连国防部长的签批也没有?”毛泽东是最看重军权的,最担心军队高级将领不把他这个顶头上司放在眼里的。仅此一件事,罗瑞卿就犯了毛泽东的大忌。

罗瑞卿跟主持军委工作的军委副主席贺龙走的太近,又犯了毛泽东的一个大忌。毛泽东、林彪、罗瑞卿都是从井冈山出来的,都是红一方面军的,这一支是毛泽东的嫡系部队,而贺龙是红二方面军的,是另一个山头的,尤其是,贺龙非常有个性,在毛泽东看来,不是一个死心塌地紧跟他的人。抗战时,贺龙在山西,经常称毛泽东为“毛大帅”,每当收到延安的指示,他就会说,“嘿,毛大帅又来了一条命令。”50年代初,贺龙任西南军区司令,邓小平是政委。毛泽东决定取消西南军区时,他很不满意,说:“为什么要取消大军区啊?这是党中央和毛主席怕我们造反!”在贺龙家里,不管是客厅,还是办公室,从没挂过一张毛泽东的像。全国掀起“学毛主席选集”的热潮时,他却对女儿说,“应该好好学习刘主席著作”。他担任国家体委主任期间,1962年,毛泽东接见国家乒乓球队并观看球员表演时,贺龙站在门口看了10分钟就走了。1964年毛泽东接见运动员,国家体委主任贺龙没露面。1964年毛泽东过生日举办家宴,席开3桌,贺龙却借口身体不好未去,而与廖汉生等在家里打扑克闲聊天。在1966年国际乒乓球邀请赛闭幕式上,当乐队奏《东方红》时,全场起立,贺龙却一个人起身走了。他的夫人薛明在家里从电视上看到这一场景,禁不住喊出声:“糟了!”而贺龙跟刘少奇、邓小平的关系却比较密切,这是毛泽东最不放心的。

毛泽东一直在观察罗瑞卿与刘少奇、邓小平等人的关系。早在1953年12月下旬的一天,毛泽东把罗瑞卿等召进中南海,问道:“中央要分一二线,我如果退到二线,怎么办?第一线由谁主持?”罗瑞卿听了猛然一怔,不明所以,但还是嗫嚅的说:“如果主席退居二线,当然由少奇……”他没有再说下去。毛泽东听了,脸色很不好看,用手指着罗瑞卿说:“你鼻子不通,嗅觉不灵!世界上人睡觉有些睡在床上,有些睡在鼓里,我看你就是睡在鼓里。”“你们知道有人搞阴谋,在北京组织地下司令部吗?……搞阴谋、组织地下司令部的就是高岗。他要在我退居二线时,当党的副主席。”1962年中共”七千人大会“之后,毛泽东明显对刘少奇不满。刘少奇、邓小平等在一线主持中央工作后,与罗瑞卿等人的关系也比较密切。1965年5月,刘少奇在接见外宾时曾说:我们的国防部长的接班人是罗瑞卿。这是毛泽东最不愿听到的话。1959年,国防部长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讲了几句毛泽东不爱听的真话,被毛泽东罢了官,毛泽东亲自提名林彪任国防部长。谁当国防部长,这是毛泽东说了算的,岂容刘少奇多嘴!生性多疑的毛泽东不得不怀疑刘少奇和罗瑞卿之间有什么特别关系。

1965年10月,毛泽东通过江青等人花了8个月时间准备,最后由姚文元写成了《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在上海发表。这是毛泽东非常看重的一篇文章。正是这篇文章的发表,揭开了十年文化大革命的序幕。但是,这篇文章在北京却遭到中央主持工作的刘少奇、邓小平以及中央书记处书记、北京市委书记彭真的顽强抵抗。毛泽东早料到《人民日报》、《北京日报》不会转载,最让毛泽东不能容忍的是,历来“高举毛泽东思想”大旗的《解放军报》也同刘少奇、邓小平、彭真等人站在一边不予转载。为此,毛泽东专门让上海市委书记陈丕显给罗瑞卿捎话,表达他对北京各大报都不转载“姚文”强烈不满。毛泽东此时是在给罗瑞卿最后的机会,以证实毛泽东对罗瑞卿的看法及其对刘少奇、邓小平的态度。但是,罗瑞卿没有当回事。直到1965年11月27日,罗瑞卿陪毛泽东在上海会见柬埔寨军事代表团时,才发觉事情不妙。当晚,罗瑞卿特意去见江青,想再探一些消息。江青当着他的面大骂彭真,至此,罗瑞卿才深感事态严重,马上将与江青谈话的情况向彭真做了汇报,两人才决定让《北京日报》、《解放军报》11月29号发表“ 姚文”。由此,毛泽东的想法终于得到“证实”:罗瑞卿不是自己的人!

在十年文革中,中共最高层有两个人将毛泽东看的最透彻,一个是周恩来,一个是林彪。如果没有毛泽东的旨意,林彪是绝对不会自己主动跳出来打倒罗瑞卿的,因为毛泽东以非常手段在庐山会议上罢了彭德怀的官之后,正是林彪向毛泽东推荐,让罗瑞卿接任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国防部副部长的。当时,毛泽东说:这个人浑身是刺,你不怕?林彪说他不怕,加上周恩来也支持林彪的提议,毛泽东才表示同意的。

——转自《希望之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