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高智晟律师笔下的肯德基和香油的故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高智晟制宪思想记录之五:永绝共产思想”一文中,有三个案例,分别由香油和肯德基店串联起来。那是在中共治下、当代中国社会人权现状的缩影。笔者以为,这篇文章,应当作为时政、法治和道德必读材料,要求所有中共党、政、军、司法、文宣等系统的各级官员和五毛大军认真阅读。他们的时间,无须浪费在走过场的研究党章、领会精神、操控舆论上面。中国同胞的血泪档案,揭穿“党”的一切谎言。

提香油的山东农民

高智晟律师在文章里叙述,有一次,两位山东老人和他在肯德基店会面。老人显得很平静,“眼里、脸上却隐显著一种久积了的无助和哀伤。”他们给了他几斤香油,言语极少,留下上访材料就走了。高律师心里哀伤著,“因为我明白自己什么也帮不了他们。”

当高律师打开上访材料时,“一沓彩色照片掉在了餐桌上,我的可乐也再喝不下去了。一个年轻死者的血——照片里,那血红艳艳,仿佛满世界都是,其实只是那年轻死者的全身,我永不能忘却——那年轻人瞪大著一双白茫茫的眼。”于是,高律师提起香油、跑出去把两位老人追了回来。三个人再次坐下,沉默了半晌。高律师说: “这香油你们拿回去,我不能要。”一位老人接过香油,过了一阵子开口说:“是派出所打死的。孩子是个工人,他下夜班回家,碰上派出所的人,他脾气不好。”

这时,高律师突然想起,前几天,有几位农民也是来自山东,也提着一壶香油,向他述说了亲人被派出所打死的事。高律师问他们,这是否是同一桩事。一位老人回答,那是挨着他们县的另一个县里的事,说:“就是他们介绍我们来找你的”。

肯德基店的另一次会面

在另一个肯德基店,高律师见到了邻近石家庄某县的一对夫妇。他们全家是法轮功学员。见面的原因是:他们的儿子被派出所迫害致死。在店里,夫妇俩平静地一张张地展示了儿子生前的照片,当时他的尸体还被扣在派出所里。

高律师写道:“因为上面要求对法轮功学员的抓捕数量指标——据说还是政治任务,他们的儿子被抓进了派出所,呈大字形固定在派出所院子里的一个特制的铁笼子里。由于年轻人倔强,不停地辩论说法轮功和平修练、不损害任何人,所以是无辜的,迫害法轮功是犯罪。这种真言最能触动恶党徒们的痛点,也最为他们所忌恨,几个警察整天地折磨他,但年轻人依然揭露不休。丧失人性的‘人民警察’拿了一条毛巾,塞进了年轻人的嘴里,用一双筷子生生地捅进了他的咽喉深处,他被窒息而死。”

高律师在文中说,这对夫妇因为上访而受尽了屈辱、迫害。“当我提及上访绝不会解决他们的问题、找到我也不会带来任何不同的改变时,死者母亲说,‘在中国,还能有别的办法吗?’”

办法与出路

初读此文,是在今年1月。此后,那两次在肯德基店的会面场景,时而会浮现脑海,同样压在心头的,还有那一壶香油。压抑的悲伤,无助的国民,善良的律师。亲人被执法者活活打死,普通百姓被逼上访。但是上访却被打压,失去亲人的他们,竟成为新的迫害对象。他们还能做什么?

为了苦难深重的同胞,高智晟律师他付出了很多、很多。他用一支笔揭露迫害、上书直言,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和弱势群体大声疾呼。铁肩担道义者,成为阶下囚、被酷刑、被判刑、被软禁。红色的监狱,还关押著成千上万乃至百万计的无辜中国人。

今年8月,高律师再次“被失踪”,据说被公安带到北京,近况不明。重读他的文字,重温当代中国的苦难实证。这篇文章,滴著血,滴著泪,它回答了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要在中华大地上永绝共产恐怖思想?中共给中国和中国人民带来了什么?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