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之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1月04日讯】中华文字不光拥有它元始博大的字像,而且在五千多年的历史演绎过程中,积累了它深厚的内涵。比如三国演义,整个演绎了一个“义”字的内涵;岳飞、杨家将,诠释了“忠”的含义;苏武、文天祥,展示“节”的境界。

中华文字在五千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在承载中华历史与文化的过程中,已与中华神传文化融为一体,积累下了深远无边的内涵,变得广博而深厚,令神佛都为之赞叹。

中共不光阉割文字,还彻底毁坏了中华神传文化,斩断了中华文字的内涵,使其失去神性成为符号。有网友曾将清末光绪年间出版的字典《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与中共编写的《新华字典》作了对比:

比如对“党”的解释,《新华字典》解释为:1、政党,在我国特指中国共产党。2、由私人利害关系结成的集团。3、旧时指亲族,如父党、母党、妻党。

《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解释为:五百家为党,如乡党、党人;周朝制度将五家划为一比,五比为闾,五闾为族,五族为党;党,朋也,助也,朋助而匿非,则为偏党朋党之党。

对比一下,《新华字典》没有任何的知识与内涵,只是冷冰冰的几个解释。自始至终不让读者明白“党”的来源与意象。

再如对“跪”的解释,《新华字典》解释为:1、两膝着地,腰和股都伸直。2、足。

《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解释为:跪,跽也,拜跪。两膝着地为跪。古人席地而坐,坐与跪相似,故宾主之间常行跪礼。今祀神及行礼于尊长皆以跪为敬,且有一跪两跪三跪之别。西人无跪礼,虽见君上脱帽鞠躬而已。

原来在宋之前,古人都是跪坐的,那时没有现在的高脚椅,古人都习惯席地而坐。就是膝盖跪在地上,臀部依靠着脚后跟,上身挺直,是一种非常端庄优雅的坐姿。这种跪式坐姿有一个专门的称谓,叫跽坐。现在日本人在日常生活中仍然保留着这种跪坐的姿势,就是以前从中国大唐学去的。

那时中国社会通行跪拜礼,因为跪拜礼是自然而然的,由跽坐姿势挺直腰板,臀部离开足跟,便是跪;再配上手部与头部的动作,如作揖、稽首、顿首,便是拜,以示尊敬。比如书信结尾,平辈之间常用顿首,这无尊卑之分,只是表示敬意。再如《范雎说秦王》中记载:“秦王跪曰:‘先生是何言也!……’范雎再拜,秦王亦再拜。”可看出,古时候跪拜是相互的,只是由跽坐发展出来的一种端庄的礼节,仅表敬意,这就是跪的来源。

再比如“陕”字的解释,《新华字典》为:陕西,我国的一省。

《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解释为:周成王时,周公治陕以东,召公治陕以西,盖以陕为分界处,今省称陕西,即召公所治地也。其地自古为帝王之宅,周以龙兴,秦以虎视,自汉以后,皆称关中。诚天府之雄也,而新疆陇蜀尤必以此为咽喉。

二者一对比,差别就出来了。因篇幅有限,所以这里仅举二三例。

网友说:“《新华字典》,对字的释义彻底切断了中华文化的源头,在释义过程中,他们剔除宗教信仰,强行注入斗争、无神论,狂妄尊大唯我独尊的意识形态染料,由此以来,老祖宗创造的汉字几乎都变成了僵尸——你从中很难获得多少文化养分,却极易被其扭曲的阐释所洗脑:知道得越多,你就离真知和真相越远;他们刻意隔断字词的历史文化联系,其注释原则是以今日之义为义,今日之用为用,将知识阉割成为死知识,阻断与历史的联系,并阻止你去发生联系;每一个汉字,都变得那么枯燥、乏味。”

还有网友说:《新华字典》是一本“斩断了中华民族智慧之根和文化慧命”的字典。而中共建政60多年来,“一代代的中国人就是靠这样一本完全意识形态化的剧毒之物进入中国的人文世界的”,他们“从一开始就丧失了进入中华民族悠久的人文世界的可能性”。

世上的任何民族都会不惜生命去保护自己的文化与历史,因为那是它们民族的根源,没有哪个民族亲手毁灭自己文化的,这是疯子的行为,是断子绝孙的事。就像一个人丧失了灵魂,被恶鬼附身一般,中共之于中华就是如此。希望中华同胞们,认祖归宗,唾弃这个附体的恶鬼,将中共邪灵赶出神州大地,重兴我华夏神传文化。

──转自《正见网》 有删节

(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