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谎言

得知副总理是汉奸 周恩来称“不要扩散”毛泽东指示“不要再提了”

北京时间:2017-11-13 8:08 上午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1月13日讯】文革期间,毛泽东提出“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的口号后,山西省昔阳县大寨大队支部书记陈永贵便从一个乡下农民高升为中共副总理。然而这个被捧上了天的陈永贵却遭人举报是一个日伪汉奸特务,而且证据确凿。得知陈永贵曾是汉奸,周恩来表示“不要扩散!”毛泽东也指示“不要再提了!”

中共近年来解密了许多历史档案,许多历史真相逐渐呈现出来。有史料揭示,原中共副总理陈永贵在抗日战争期间曾担任过日军的伪村长,也是定期为日军提供情报的情报员,被当地村民称作“陈二鬼子”。

“农民英雄人物”遭举报是汉奸

据中共史料记载,文革初期,陈永贵就已经成为毛泽东的“红人”,是所谓“三面红旗”旗手、“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先锋的招牌。不过,这个“农民英雄人物”却遭人举报,称其是一个日伪汉奸特务,而且证据确凿。

陈永贵是汉奸的线索,首先来自山西阳泉市商业局炊事员李观海的个人档案。李观海是大寨武家坪人,1955年中共“镇反运动”时,他承认自己曾参加昔阳日伪特务组织“兴亚反共救国会”并当过情报员。

李观海同时供认,粮食局管理员王久荣与陈永贵也担任过日军的情报员。从王久荣的档案中,可以看到王久荣供认自己参加“兴亚反共救国会”的材料。材料显示,陈永贵是这个情报小组的负责人。

中共自己的档案也证实了这一点。中共八路军129师敌工部《昔阳县敌伪情报人员名册》及《敌伪档案》中确有陈永贵的名字,并注明他是伪村长、情报员,还是“兴亚反共救国会”昔阳分会领导成员之一。当地居民因此给陈永贵取了个绰号叫“陈二鬼子”。

抗战胜利之后,昔阳人用石头砸死不少给日本人干过事的汉奸。陈永贵非常恐慌,担心自己也被砸死。于是,他向大寨中共委任的第一任村长赵怀恩托孤,请求保护他的子女。

这个中共委任的村长替陈永贵求情说:“这是非常时期的非常事,我看可以原谅。”就这样,陈永贵侥幸保住了一条命。

当时,负责调查陈永贵“汉奸案”的是时任中共第69军军长谢振华。据谢振华(以后是山西省委第一书记)的回忆录记载,当接到举报后,69军驻昔阳县的支左部队立即查阅了日伪档案,从中发现不但有陈永贵的名字,而且还注明了陈是伪村长、情报员,是兴亚反共救国会昔阳分会的领导成员,陈永贵的汉奸特务身份到此可以说是水落石出、铁证如山了。

谢振华于是约陈永贵在迎泽宾馆谈话,在宾馆六层中间靠左边的一个房间里,陈永贵一坐下,就痛哭流涕地说:“我有罪,我要到北京向毛主席请罪。”谢振华说:“不要着急,有什么问题可以详细谈出来。”

陈永贵说,“我在抗日战争的1942年,被日寇抓去后,被迫自首了,后来还被迫参加了日伪情报组织‘兴亚会’,给日寇送了情报。我是三人小组的负责人。”

谢振华又问他,送情报和什么人联系?陈回答,是和日本驻昔阳宪兵队的清水大队长直接联系,规定每周去送两次情报。

1968年9月,谢振华委派李金时将陈永贵的问题呈报周恩来。周恩来当即指示要顾全大局,不要扩散。

时值中共“九大”召开在即,周恩来又作批示:此事作为历史问题来处理。可让陈永贵当代表出席“九大”,但只当代表。

后来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北京军区司令员的陈锡联,是“文革”中能直接听到毛泽东指示的军政要员,向69军传达了毛泽东声音:“陈永贵历史问题,不要再提了!”

不但不准再提,而且“提”起这事的封疆大吏谢振华也被批斗,罪名是“整陈永贵同志的黑材料”。原来货真价实的汉奸是中共的“同志”,揭露汉奸历史的人反倒成了“罪人”。

陈永贵劝华国锋 不能把邓小平放出来

汉奸陈永贵不只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的庇护,还一路高升当了中共副总理。在邓小平复出前夕,时任副总理陈永贵曾多次对华国锋说,你可千万不能把邓小平放出来,他要放出来,人们会说你背叛了毛泽东,再说邓一出来能把你放在眼里吗?

邓小平复出后,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批准汪东兴、纪登奎、吴德、陈锡联四人辞职后,中央收到大量山西群众愤怒揭发陈永贵的来信。

1978年12月2日,《人民日报》将一封署名为“陈灵风”的山西来信摘编出来,批评报纸上宣传的学大寨是“胡乱吹”,昔阳学校的升学率倒数第一,还说大寨和昔阳的人纷纷升官,却丢掉了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传统,是“国家出钱,农民种田”。

尤其令中共副总理陈永贵难堪的是,这个人居然列举了若干事实来证明其所言不是伪证:比如69军把郭庄水库的水引到大寨,墨西哥总统送给大寨喷灌设备,政府出钱安装了高压电线,省军区的官兵放炮炸跑了冰雹……。

“陈灵风”还质问陈永贵:“有必要把很大的山搬掉,去造那一点地吗?这样的干法合算吗?”

邓小平面对山西群众的揭发材料,脸色越来越严峻。十一届六中全会召开前夕,政治局多数同志建议让陈永贵停职检查,邓小平也持相同意见。

陈永贵随后让秘书代他写了辞职报告,邓小平找他谈了一次话,警告他必须服从纪律,如果背着组织搞阴谋,就要像对待“四人帮”那样,用刑法来处理。

邓小平的话,对陈永贵有相当的震慑力。他隔了好久,才说:“我向中央保留我的意见,但我服从党的纪律和规定。”

上世纪80年代末,在陈永贵生命弥留之际,他终于恢复了一个农民的本来面目。他对去看望他的人说:“邓小平是好人,他没有把我给关起来,还给我好吃好住的……。”

(责任编辑:唐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