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中国怎么才能弯道超车美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商业和市场战略研究中,有先发优势(First mover advantage)、后发优势(Late mover advantage)或战略性的机动入场优势的区分。类似的战略考量,也在国家之间的竞争中有所展现。中国国内的发展论坛和坊间的议论之中,近年来经常看到的一个词汇,就是中国可以“弯道超车”,利用抄近路的优势,在较短的时间内赶上和超过发达国家,尤其是“赶超”美国。

中共政府显然有强烈的“弯道超车”的愿望,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因为它们已经明确的感受到了来自美国的巨大压力。川普政府目前在外交词汇上有重大的改变,用“印太”(Indo-Pacific)一词来代替“亚太”(Asia-Pacific)。“印太”就是“印度-太平洋”或者“印度洋-太平洋”,用它来替代“亚太”,是把原来的亚太的范围扩大了,向西大幅扩张,涵盖了整个印度和南亚,横跨印度洋和太平洋。这样的概念转换对美国来说,是再自然不过了,因为美国向东有大西洋和北约;本土就有“Sea-to-Sea”(大洋到大洋),指的是从大西洋到太平洋;现在在亚洲的战略中,又补充和扩展,加进了印度洋。这样,整个地球就都被包含进去了,川普的全球新布局也就完成了。

说到“Indo-Pacific”(印太),还让人联想到那个“Indo-China”(印度支那)。印度支那这个名词在中国学者的反对下,现在几乎不太用了。这个所谓的“印度支那”在许多中国人看来,好像是一个什么远在爪哇岛的、稀奇古怪的名字,其实,它原本就是“中国-印度”的意思。这个词汇从法文的“Indochine”过来,表示位于印度与中国之间、并受到两国的文化长期影响的区域,当时音译为“印度支那”。抗战时期,“支那”是侮辱中国的歧视性词语。于是,在国民党元老于右任的倡议下,改用“中南半岛”,意思为“在中国以南的半岛”。但在学术圈子里,如地质学界,还不得不使用这个名词,比如那个“印支构造期”(indo-china movement)中的“印支”,就是印度支那。现在的“印太”一词,美国佬这么一叫,又把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世界人口大国、两个大冤家,联系起来了。

回到弯道超车的话题。其实,中国已经在许多弯道上超过西方和美国了。比方说,手机通讯就是一例。中国的手机普及率非常的高,可能不输于美国。原因也很简单,不是什么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之类的,只是中国通讯界发现,可以不用铺设昂贵的地线和电话线、电缆线,而只需要建不是太多的微波通信中继站,就可以让全体中国人、包括偏远地区的中国人,都跨过地线电话,直接进入手机通讯的时代。在美国,也就是中年以上的家庭,还因为习惯,保留着地线电话,年轻一代的家庭,已经不再设置地线了,也没有什么“Home Phone”(家庭电话号码)之说了,家里家外都是只有手机号码。

弯道超车在手机之类的领域,可能使得落后国家采用后发优势,赶上发达国家。但在其它许多领域,就很难实行。国家和政府还必须一家一家的通自来水、下水道,一家一家的接煤气、电线和光缆,一家一家的进行垃圾收集,一个一个的关闭污染工厂,一个一个湖泊和江河的清理,才能真正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中国2,862个县中,还有三成,八百多个贫困县,需要一个一个村的给小学生提供校车、干净桌椅和营养午餐。这些,都是没办法“弯道超车”赶上发达国家的。尤其是环境保护,中共为了发展经济和掠夺中国人民的财富、洗劫国库,透支了中国人的清洁空气和土地、饮水,这需要很多年才能清理干净,这里可没有“弯道超车”的可能。

弯道超车,的确是赶超的一个办法,但这里还有一个假定,就是前面奔跑的车,其前面的路,是有可以超越的“弯道”的!但前面的领先者,可不一定是会绕圈子跑,或者拐著弯跑的,那些国家也没有什么一个又一个的政治运动、权力内斗,和瞎折腾,可以让后发者有赶上的机会。如果领先者在一条笔直的大道上飞奔,还在不断拉开距离,那还有弯道吗?还有弯道超车的可能么?那是绝对没有的。

当今世界领先的美国,或者中国潜在的对手,是不是这么跑的呢?是的。美国也不怕中国追赶上来,美国照样为中国培养科技人才,美国照样鼓励中国留学生学成归国,美国公司甚至在中国设立研发机构,开发新产品和新概念。如果只按照现代实证主义和现代科技的路线走,中国很可能永远都追赶不上美国。而在中国,从政府到媒体、到知识界,可能都在这样看,指望中国可以在科技上追上美国,不管是直线追赶,还是试图弯道超车。其实,这是一个完全错误的认识。

但是现在,人们应该认识到了,实证主义和现代科技的路线,在当前已经造成了什么样的危险,人工智能和机器人、转基因、克隆人等的危险和问题,就是其中的例证。人们已经开始觉察到,目前科技的发展,其速度在加快,并且它越来越怪异,越来越成为一种人们可能要控制不了的力量!当人类所发明、创造的东西,越来越多的变成“Frankenstein”(科学怪人)时,这说明它是一条不能持续发展的、对人类不适合的路线。如果这个科技给人们带来的,是如对环境的破坏,对资源的破坏,对道德的破坏,那就更加危险了。在这种时候,还要去“弯道超车”?那只会把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带入深渊!

弯道超车,还有一个风险。看过Daytona 500或者方程式赛车的人都知道,弯道超车其实非常危险,很有可能与前面的、旁边的车撞著,而自己会翻个儿!中国在“弯道超车”的时候,不光是前面有美国、日本,旁边还有印度、越南呢,所以呢,往日的“亚太”才变成了今天的“印太”。中国在东面与日本,南面在南海与越南,西面在喜马拉雅山与印度,还有隔着太平洋与美国的各种对峙,都会是超车时的碰撞和颠覆。

中国和中国人的优势,是我们优秀的、悠久的文化和传统,包括一系列道德规范。越来越多的人们在认识到,在传统和道德的社会,才能真正实现社会的提升和安宁。只有回归传统和道德,我们才能走正路、走出新路。中国如果真的能够做到,那时候,可能就是美国需要弯道超车的时候了,是世界需要弯道超车的时候了。

本文转自557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www.epochweekly.com/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