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一个用儿子来要胁其母亲的无耻政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臭名昭著的“709”事件已经过去两年多了。最近,一本名为“被消失人民共和国:中国强制失踪制度的故事”的书披露了中国维权活动的领军人物,“709”事件中第一位被抓捕的北京王宇律师被秘密关押期间遭受酷刑和虐待的故事,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说的这句话:“一个用儿子来要胁其母亲的政权无耻到了极点”。

在被秘密关押期间审讯人员经常用王宇的儿子做威胁,试图让她开口。她写道,“大概因为他是我至亲的人,我无法掩饰对他的担忧。这泄漏给了他们一个可以利用的弱点。从第5天晚上那一刻开始,在之后的一年时间里,他们经常提到我的儿子(相要胁)。

在一年之后终于回到家的时候,我才知道他被软禁了,被禁止出国留学,每天都有十几个人监视他。他年纪还那么小。只有16岁,也成了这个政权的受害者。我的心碎了。一个用儿子来要胁其母亲的政权无耻到了极点。”

其实,遭遇过这种要胁的绝非王宇一人,在中共对各类所谓政治异议人士的迫害中,这种要胁一直是其惯用的手段之一。在《2017年,起来中国》一书中,高智晟律师就曾详细揭露过中共秘密警察利用他女儿上高中的事试图逼迫其就范的经过。

据高律师讲,2008年那会,当局打起了逼迫他与其合作,结成所谓“利益共同体”的算盘。为此,他们抛出了三大“诱饵”,其中之一便是让高律师的孩子在北京上最好的学校,将来工作安排全由政府操办,可立即把全家户口转至北京。但前提是高律师必须“填个表改变身份”。

谁知高律师不为所动。他多次跟当局强调:如果你们不从中作梗,我有条件解决孩子上学的问题。可秘密警察却蛮横的告诉他,“绝不”允许他自己解决,只能由政府来解决。说要将他的问题打包解决,如果他愿意的话,他们会下档专门解决,给俩孩子安排最好的学校。他们多次来讲:“老高,政府的正式档都准备好了,你们附近的最好中学是十七中学,只要你一句话,不光他们的上学,今后的工作安排政府都全包。” 说白了,还是逼高律师入伙,成为“利益共同体”。

由于高律师始终拒绝“入伙”要求,女儿在北京上学的问题因为秘密警察的阻扰一直得不到解决,即便他想尽了各种办法,包括让女儿去北京以外的地方上学,结果仍是一筹莫展。

王宇律师说的一点没错,“一个用儿子来要胁其母亲的政权”确实“无耻到了极点”,而中共就是这样一个无耻到了极点的邪恶政权。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