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中国中产阶级的悲剧与反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2月19日讯】深圳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一研发组主管欧某,前不久被裁员后跳楼轻生。有观点认为,从这个悲剧看到了中国中产阶级的脆弱。也有评论指出,中国的中产阶级实际上游离于中产与贫民之间。

去年12月10号,一名欧姓主管从中兴通迅大楼26楼一跃而下,与世长辞。他的妻子在网上透露,中兴网信科技在大规模裁员过程中,对丈夫进行劝退,并强行要求低价回购股权,导致丈夫最终走上绝路,留下她和儿子、女儿以及4个年迈的老人茫然失措。

当月20号,新华社以责备口吻报导了这则消息,不仅把标题定为“人到中年,‘好好活着’有那么难吗?”,还将原因之一归咎为欧某的性格内向,并列举一些“正能量”样板,要大家看好人生。

23号,中国某基金合伙人“伪砖家说经济”撰文指出,从这个悲剧中看到了中国中产阶级的脆弱,即便有两套房也难堪一击。不难想像,跳楼之前,欧某一定在为钱发愁,想的是这份工作如果丢了,这个家怎么办,下个月的房贷怎么办?文章说,所谓的中产阶级,听上去非常体面,但大部分人其实是“被中产”,高负债才是生活常态。

大陆自由撰稿人刘逸明:“不是真正的中产,我觉得更准确的来形容,实际上还是游离于中产和贫民之间,他要滑向贫民,其实是很容易的ㄧ件事,除了各种各样的费用比较高之外,中产阶级他面临着失业的危险。”

大陆自由撰稿人刘逸明认为,真正的中产应该是衣食无忧,有一定存款,收入也比较高的人。

大陆独立撰稿人朱欣欣表示,中国社会呈金字塔形,而不是西方的橄榄球形,中产阶级占的比率不大,组成分子主要是体制内的人,还有一部分是在外企或自己开公司的。但严格的说,这些人还称不上真正的中产。

大陆独立撰稿人朱欣欣:“他们都是依附于这个体制或者在社会上并没有真正的参与的权利,像一般普通的民众一样,所以他们称不上一个真正的中产阶级。在这种体制下,中产阶级只能是积极谋一些私利,不可能对社会产生很大的积极的作用。”

北京《百姓》杂志前主编黄良天指出,在中共统治下,私有财产得不到保障,也没有社会保障制度,一夜之间就可能从中产变成无产。

北京《百姓》杂志前主编黄良天:“国企上班的,那好多都是买断工龄,现在不是到处都在申诉吗?石油行业、银行行业,只要你下岗,你什么都没有了,高收入的还有现役军官,只要你一退出现役,不是也开始包围中央军委吗?中国的中产阶级,它没有这么一个固定的阶级,你有这个收入,你算中产,但是这个收入,它没有制度保障,也没有社会保障,所以他今天是中产,明天搞不好就是无产。”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张明指出,中国的中产阶级可能是这个星球上最焦虑的一个群体。核心焦虑有二,一是自身收入与财富水平缩水的焦虑,二是自己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焦虑,而归根结底,是害怕自己或孩子面临“阶层下滑”的焦虑。

黄良天:“1947即使这一代你是中产了,2010这个房子使用权只有70年,到孩子的时候,搞不好拆迁了,没了,所以即使你这一代中产了,你孩子能不能中产,不知道。”

黄良天认为,在中国,每个阶层都焦虑。

黄良天:“你说中产阶级特别焦虑,是中国公民都焦虑,低收入也焦虑,中产也焦虑,他们的焦虑是一样的,一,来源少,二,来了以后得不到保障。你只要没有保障私有财产,我看高产也焦虑。”

也有媒体指出,中国中产阶级普遍自私。朱欣欣表示,在专制政权下,这些人维护自己的权益都不容易,何况再去对社会做出贡献。

采访编辑/陈洁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