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两会前 大陆各地访民遭暴力维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3月04日讯】中共两会即将召开,各地代表团都陆续进京,维稳人员也开始大肆非法稳控。除了大批敏感人士被迫离开北京,各地的敏感人士也被当局限制进京。请看报导。

中共两会即将开幕之际,北京大规模驱赶访民。

贵州安顺关岭访民黄启顺对《新唐人》表示,2月28号晚,北京派出所警察以查身份证为由,得知他们是访民后,直接把他们从旅店带到久敬庄。

贵州安顺关岭访民黄启顺:“到久敬庄就打北京驻京办的安顺市关岭的人去接我们,接回来以后,派出所的有,我们政府的也有,就把我们交给黑保安,有三个人,一个人扶着我,有一个人在后面推我,往车上走,有四个人,有一个掐我兄弟的脖子,还打了他两下,有三个人把他按著把他推上车,黑保安把我和我兄弟直接从北京拉到关岭来了。”

3月1号凌晨,贵州安顺关岭访民黄启顺和黄启红兄弟二人,被八名截访人员从久敬庄访民接待站拖出后,塞入一辆车内,从北京一路打到贵州家乡。

黄启顺:“过两天要开会了,他们就直接找黑保安把我们送回关岭了,回来以后,直接把我送到拘留所去了,在那里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下午,就把我接出来了。”

但上海访民顾国平就没那么“幸运”了,3月1号他在北京被黑保安带回上海,据称路上被殴打,从街道派出所出来后又被打,致使他的耳朵出现耳鸣,手机被抢、身份证被收,不允许他报案。如今还下落不明。

顾国平的太太乐(读le)为民,现在非常担心他的安全。

上海访民顾国平太太乐为民:“我真的怎么说呢,带离北京这个几号具体时间我们不知道,因为我跟他失联了,打他的手机不通,然后我接到两个电话,有人告诉我,他在北京给保安打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何罪之有呀,真的我已经糊涂了,我们的宪法到底保护老百姓没有?”

乐为民表示,他们被强拆后,上访维权已经十几年了,告上法院,结果三张产权证判成了二张,他们就一直进京上访到现在,父母80多岁没有地方住,最后都死在养老院里。

此外,北京当地的敏感人士,也遭到当局的大肆非法驱赶和所谓稳控。

北京社会活动家胡佳:“事前告知两会期间为维稳的需要,今年的两会特别重要,有修宪的问题,所以非常的紧张,像我这样的人,当然是不能在北京呆着的,3月2号上午,还有车辆人员来带我一起去机场,远离政治中心北京。”

北京社会活动家胡佳透露,他要到本月20号以后才能返回北京。

胡佳:“(北京维权人士)李蔚他也是被要求离开的,他是3月3号的凌晨,他是去杭州的,但是被当地的杭州的警察破门那样的殴打呀,反扣呀,他这种情况我觉得就相当恶劣了对他,本来他已经答应了当局在这种情况然后自己离开北京。按说他离开北京的话,他就不应该再受地方警方的骚扰,而且(警方)态度相当的粗暴。”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政治秘书鲍彤的儿子鲍朴表示,父亲上个月26号开始,就已经受到严格限制。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前政治秘书鲍彤儿子鲍朴:“他们有三个禁令,第一个是不能够接受媒体采访,第二个是不能够写文章,包括推特,然后第三呢是不能够参加聚会,就这么三条禁令到3月20号为止 。”

胡佳表示,北京是政治中心,所以每年中共两会,为了维护北京的所谓安全稳定,北京本地就要动用80到120万人力,他觉得今年维稳人数应该超过百万,其中包括军队、警察,以及社会的维稳力量。

胡佳还表示,中共一方面要把北京的访民、维权人士、异议人士赶出北京,一方面全国各地敏感人士也要控制,以防他们两会期间去北京,因此波及的范围非常广泛,这其中牵扯的金钱数额巨大,而这些钱都是中国民众买单。

采访编辑/常春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