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塑料王国》再引热议 中国底层唱悲歌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3月27日讯】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塑料废物进口国,每年从许多发达国家运回约1,000万吨的塑胶垃圾。今年1月,中共当局出台可回收物进口限令,禁止进口24种固体废物,包括塑料和未经分拣的纸张等。今天我们要介绍一部被中共禁播的纪录片,大陆导演王久良花了五年时间拍摄的《塑料王国》,揭露中国这座塑胶王国不为人知的社会底层阴暗面,把真实的恶劣生存环境,摊在阳光下。

塑料垃圾处理厂密集的村庄里,到处堆满垃圾,焚烧现场浓烟滚滚。垃圾回收行业的从业者说:“空气不好,水不好,就是钱好,垃圾一来,大家说来美元了。不是说笑,钱真是拣出来的。”

塑料分捡厂老板:“虽然说是些垃圾,但是它能利用上,它能让老农民创造了财富,你也不能说它不好。”

纪录片叙述两个困在塑料垃圾堆里的家庭的故事。塑料工厂老板老坤是隔壁村的农民,很小就出来打工,虽然爱钱但也很能吃苦。他可以连续工作10个小时,纵使身上长了三个肿瘤,也不愿上医院。他总是想着,要换一辆新车风光的回老家。

另一位老彭,是个被生活击垮的男人,他按照彝族的习俗不停的生养子女。作为长女的“依姐”,除了照顾家人还要帮忙干活,她内心渴望上学,却从来不敢对父母说。

在垃圾山上找玩具,用机器里的脏水洗脸、洗头,小河沟里捡来的死鱼也能炸来吃。依姐的童年被来自世界各地的塑胶垃圾填满,她其实很想奋力跳出这如山的垃圾堆,像一般正常的小孩一样去上学,但她的命运就像这卑微的产业,不被重视。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废塑料进口国,在大陆导演王久良的镜头下,把中国的贫富差距,底层的悲哀,摊在阳光下。

“怎么这么多塑料布啊?”“造粒(加工塑料)啊,南边在造粒,造粒的拉过来的。”“垃圾都飘到你家里的地了。”“唉呀,都到了地南头,一刮北风就到了地南头。”“这花生还好,等著种了麦子,割麦子的时候,一看不见就搅进收割机里面去,弄得麦子一倒一大片。”

从纪录影片可以看到,牧羊人在垃圾场边放羊,羊吃垃圾、吃腐食,而牧羊人说,“那不成哪儿去啊?野地都被高楼工厂占了,羊生病就打针,不行了就快点杀掉,变成烤肉串了。”

“你拍照有什么用?拍个照片能解决问题?现在不合理不合法的事情太多了,你能解决吗?”

中共从今年初开始禁止进口24种固体废物,包括塑料和未经分拣的纸张等。外界认为,这部纪录片推动了中共于2018年1月出台可回收物进口限令。不过,“塑料王国”在大陆网络也成为敏感词,纪录片也被禁播。

中共是否能透过阻绝外来的垃圾达到环境改善的目地?

近年来,中国的塑胶消费需求节节升高,瓶装水、网路购物的包装、外送食物的一次性包装和餐具,与沿近海散逸的渔具渔网,都是造成邻近亚洲国家海岸废弃物的元凶。

这种触目惊心的“家庭式工作坊”,在中国沿海地区是随处可见,除了影片拍摄的山东省以外,在河北省文安县,40万人口中有10万人从事塑料回收产业。2011年,河北省城镇人均年收入2万元,而文安县人均年收入达到4万元。在广东汕头贵屿镇,20万人中也有10万人从事电子废品回收业。

2016年,《塑料王国》在全球最大的纪录片影展拿到了“新人单元评委会大奖”,而远在山东的那名叫“依姐”的小女孩,或许还在垃圾堆里讨生活。

编辑/黄亿美 后制/周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