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陈思敏:习首开深改委会 股灾三年控金融大局

北京时间:2018-03-30 8:08 上午

3月28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而这也是“领导小组改为委员会”后的首次会议。

在这场会议召开之前,是3月26日金融监管高层大换班底定,央行新书记人选宣布,由郭树清兼任央行“书记+副行长”,同时这项任命,也让新成立的银保监会书记、主席,以及央行书记、副行长等四职系于同一人。

不论是深改委首次开会通过“资管新规”、“金融法院”等标志着即将上路的全面监管,还是郭树清特殊任命代表的一元化管理,都有一个矛头指向,即3月25日新任央行行长易纲在当天一场高层论坛年会上“首秀”谈话重点,监管当务之急指向金控乱象、风险,并再次敲打“野蛮生长的金控集团”。

易钢所称的“野蛮生长的金控集团”,与此前郭树清所指的“违规的庞大金融集团”异曲同工,而典型案例就是3月28日上海开审的安邦吴小晖案。

现在回顾过去这二、三年的金融业的主旋律──整顿资本市场、大鳄,乃至监管机构整并、高层落马或大换班,其转捩点无疑都是2015年股市暴跌,引起习当局对于金融安全的警觉及强化改革监管。

犹记得2015年股灾报导,任令事态发展严重的,有证监会进退失据,银监会借口忙地方债,央行自顾利率、人民币汇率,保监会竟放宽险资入市比率,也就是一行三会及其他相关部会的袖手旁观,某种程度也在对2015年6月以来沪指暴跌推波助澜。

显然金融监管平时各司其职,但非常时期却不能各行其事。所以,这次问题应该不是“为何是郭树清肩挑央行与银保监会两大要职”,而是为何“央行、银保监会的党、政一把手要系于同一人”,就是要避免重蹈三年前股灾覆辙。

同时三年前这场股灾凸显的一体两面是,一行三会面对隐约成形的系统性金融危机不能快速整合对策,也是习为首的最高层当时根本指挥不了这些金融监管机构,还遭诸多阻挠因而误判,尤其救市这件事情上错失先机。就像汶川地震胡温救灾叫不动军队还被抵制一样。

专家多有解析,2015年6月股灾之前是人造牛市,推动因素除了有金控集团挟巨资举牌,还有官员和一票官媒鼓吹,如时任证监会主席肖钢公开评论股市称“本轮上涨行情是合理的和必然的”,向来出言谨慎的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也说“资金进股市,也是支援实体经济”,人民日报刊文“4000点才是A股牛市的开端”,新华社“七论股市”则不断强化政府信用背书等。

而在2015年股灾前一年,注意到2014年反腐高潮,苏荣、徐才厚、周永康、令计划四只“大老虎”都集中在这一年落马,而他们公认都是江派核心要员,这也是为什么外界普遍认为,2015年这场人造股市暴涨暴跌,官媒充当鼓吹手,监管机构内部和最高层对着干的突发股灾,是配合江泽民贪腐集团发动的一场经济(金融)政变。

从三年前习当局根本控制不了很多力量在抵制的金融股市危机,到三年后金融机构人事大调整后大局受控,接下来在此一领域的整治应该还会有其他大幕拉开。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