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英强:经历三任厅长 陕西访民11年冤情无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4月22日讯】我家已经上访11年了,经历了王锐杜航伟、胡明朗共计三任陕西省公安厅厅长,原始案子仍未得到丝毫解决。相反,多年来遭遇的暴力维稳的手段和方式却仍然在年年翻着花样不断更新,甚至涉黑涉恐。

2018年4月17日上午,我再次来到陕西省公安厅上访,要求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明出来接待我,尽快依法纠正违法办案,落实上级督办精神。

夏琛明故伎重演,仍旧不敢出来和我见面交流,暗中安排狗腿子梁保安打电话叫来了公安厅附近的西安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下属的凤城路派出所的多名民警,连哄带骗的把我强行从公安厅信访处附近带走,并强行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不准我自由行动。我不断的抗议他们这种违法行为,要求他们送我回公安厅信访室,协调夏琛明出来和我见面沟通如何尽快纠正违法办案,落实依法治国精神。

其中一名警察很无奈的私下对我说:“我们也都是奉命行事,如果我们现在把你送回公安厅信访室,夏琛明能把我们的皮活扒下来。你家的案子从去年开始听说已经交给省政法委书记杜航伟具体负责包抓了。现在的公安厅厅长胡明朗也只是兼任省政法委副书记,见了杜航伟也得让三分,你家的案子我们都很清楚是咋回事,可是谁敢给你解决?你以后还是去省政法委找杜航伟上访去,来公安厅上访没用,我们只能奉命稳控你。”

大约一小时后,辖区西安市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管委会金旭路派出所的两名民警开着一辆警车赶来了,他们强行把我截访回家。

从2018中央两会维稳结束至今,每逢我到陕西省公安厅上访,信访主任夏琛明从来不出来接待我,其余的信访工作人员以“上级把你家案子督办到夏琛明手里了,我们无权过问。”为由,也不搭理我。每次在夏琛明的狗腿子梁保安的操纵下,西安市凤城路派出所的多名警察及特勤中队的领导就会出面强制控制并带离我。每次他们都会告知我,让我回家找渭城街道办事处具体处理,不准再来公安厅上访。同时,每次还会叫来辖区金旭路派出所的多名民警开着警车强行把我送回家。

渭城街道办事处的领导们则借口:“你家的案子要求按国家赔偿法计算,算下来数额太多,三公司领导说他们企业有困难,拿不出这么多钱。”“蒲城县公安局当年的信访答复就算有违法的地方,但上级政府部门都认可,你是不可能推翻的,你能追究到谁的法律责任?全国一年到头总共才纠正了十几起案子,还都是很有影响力的案子,什么时候能轮到你家?”“退一步海阔天空,凡事不要太较真。”“申报工伤,劳动局说时效已过,办不了。”等等理由敷衍我,拖延我。

2018年3月28日,渭城街道办事处党委副书记杜兴鹏向我女儿王小琴出示了一份维稳协议书,要求我女儿在协议上签字。协议书大概内容为:1、可以为我女儿安排一份临时工作,工资按西安市社会最低工资标准1700元每月执行。2、享受法定节假日及福利。3、每逢中央及陕西省开会及敏感期,不得外出上访,尤其是不准到北京上访,一切行动必须服从街道办领导命令,渭城街道办事处每次可以私下补贴我家3000元至5000元范围的困难补助。4、每逢过年,渭城街道办事处领导可以上门进行实物慰问。5、上述内容双方需共同遵守,如果出现不服从现象,对方有权对违约方采取相应措施。

我女儿当场拒绝在这份霸王条款上签字:“我家上访是为了依法解决问题,不是把上访当生意做。案子解决了,我可以凭自已的双手劳动挣钱,不需要通过这种方式获取不义之财。你们整天在社区群众中造谣说已经给我安排了一份工作,每月工资好几千元,还有什么长年给我家吃低保等等。事实上,你们什么时候给我安排过工作?我家什么时候吃过街道办事处一分钱低保?

什么叫对方有权对违约方采取相应措施?我家有什么权力和能力对政府部门的违法行为或其他伤害行为采取所谓的措施?你们不就是挖空心思想再次送我坐大牢,达到暴力维稳的目地吗?”

我也曾多次到西安市找三公司的上级单位中国能源建设集团西北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信访主任王英博,希望他能尽快督办三公司依法纠正处理我儿王小刚一案,给我儿上报工伤并补发多年来欠发王小刚的同岗同酬工资及其他应得收入。王英博总是找种种借口明目张胆的包庇三公司的罪行。无奈之下,我又多次给企业顶层单位中国能建集团信访处长王健打电话,如实汇报三公司和中国能源建设集团西北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信访主任王英博公开勾结,包庇犯罪的行为。

迫于压力,近期王英博又改口对我说:“三公司不敢直接找劳动局承认错误,给你儿子王小刚报工伤,怕劳动局收拾他们。你回去找杜兴鹏,他毕竟是政府的人,叫他去找劳动局协调给王小刚报工伤,需要三公司出具什么材料,我叫三公司信访处徐红兵配合。”

我向杜兴鹏转达了王英博的答复,杜兴鹏也满口答应可以去找劳动局沟通。在我的多次催问下,一个星期后,杜兴鹏答复我说:“劳动局说工伤超过一年,工伤部门不予受理,只能通过法院判决,建议你去找法院。”

我问杜兴鹏:“案发后,在有效期内,我曾多次找咸阳市劳动局申报工伤,三公司却暗中向咸阳市劳动局上报虚假案子材料,歪曲事实,导致我无法申报工伤,过错在三公司,王英博说过需要三公司出具什么材料,他叫三公司信访处徐红兵配合。你为啥不去找三公司,让他们出具一份书面真实案情材料,然后交给劳动局说明特殊情况呢?却非要强行把我家往法院推?”

由于我儿王小刚2007年2月在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蒲城项目部工作,工作时间因工作原因被同事程文才两次恶意放值班狼狗咬伤。事后无人救人,干部张小兵等人又雇凶打人,导致王小刚严重精神病。多年工资及其它应得收入至今未补发,养老金也暗中停缴。我维权十多年得不到公安的立案追查,反遭以陕西省公安厅为首的多家地方政府部门暴力维稳和镇压。我数十次被威胁、截访、戴手铐,关黑监狱、家中门窗多次遭打砸、楼前楼后被辖区渭城街道办事处加装多个摄像头并设专职监控室、坐机电话线被剪、遭殴打致双腿残疾。陕西省公安厅多次虚假上报“案件终结”,地方政府私造伪证、造假低保等迫害导致我全家四口人一死二残的后果。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明曾对我说:“狗把你儿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们做什么?”

仅十九大至2018中央两会期间,我家被维稳大致经历如下:

2017年10月18日,中央计划召开十九大,2017年8月11日起,我家就遭到了由犯罪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渭城街道办事处、金旭路派出所、秦汉新城管委会、西北电力建设第四工程有限公司等多家单位组成的上百人维稳大部队的强制维稳及非法二十四小时监控。期间,曾偷偷把我家防盗门焊住,不让我出门。

2017年10月21日至28日,我女儿王小琴被金旭路派出所所长李晓东非法拘留七天,至今不给开具《行政处罚决定书》、《拘留证》、《解除拘留证明》等书面手续。

2017年8月11日至2018年3月23日,以渭城街道办事处为主的多家单位组成的维稳部队对我家实现了从十九大至2018两会跨年无缝对接共计224天的暴力维稳记录。

2018两会期间,我和我的家人在没有任何外出上访行动的情况下,仍遭到渭城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张亚红等人的多次威胁及恐吓。我的女儿王小琴还被多次带出强制旅游。

负责在我家楼前楼后二十四小时非法监控和维稳的部分车号如下:陕D4388U、陕A97GX7、陕DSR011、陕A902TD、陕D0968警、陕D9992G、陕D5373H、陕AMG995、陕DZM015、陕DU7066、陕D7518M、陕D9106L、陕D6876A、陕DY9730等。

专为我家设立的维稳监控录像室还有另外一班维稳人马两班倒,每班十人左右负责。

2018年3月4日凌晨1点多,我家后院防盗门、窗户多块玻璃及邻居家的窗玻璃遭一名手持疑似板斧的暴徒暴力打砸,防盗门被砸报废。连续报警两次,一小时后辖区金旭路派出所的几名民警才赶来案发现场。事后,我的家人多次询问民警查案结果,金旭路派出所的民警以“他们去社区监控室查看了监控录相,因为我家附近那几个监控头图像不清晰,无法确定歹徒模样,再加上案发后我家经济损失不大,不够立案标准,所以无法进一步深入调查。”渭城街道办事处24小时守候在我家楼前楼后及专用监控室的十余名维稳人员则称“案发当晚他们都睡着了,不知道发生了打砸案。”案发至今,警方一直未立案、破案及出具受案回执单。不了了之。

事后,渭城街道办事处党委副书记杜兴鹏以保护我全家安全为由,命令手下所有维稳人员强行成为我全家的贴身保镖,寸步不离,时时汇报并拍照。同时,增加了楼前楼后维稳车辆数量。

我和我的家人曾多次公开抗议渭城街道办事处这种暴力维稳的恶行,渭城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张亚红不止一次很委屈的对我说:“我们也不想维稳你们家,可是上级领导命令我们必须这样做,如果我们敢不听话,上级领导就会免我们的职。我们已经对你家很宽松了,上级领导要求维稳的命令要比我们实际执行的更严厉。”

我家所住社区从2017年3月起,由原咸阳市渭城区划归到西安市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管委会之后,我家的案子仍然没有人来依法纠正处理,相反,维稳手段却朝着涉黑方向不断升级。不论我全家人正常生活、购物还是外出上访,或是和渭城街道办事处某个领导谈话、接受所谓的慰问等等一切行动,都会有政府人员明里暗里用手机拍照录像。渭城街道办事处的领导们有时还会人为的搞些形式主义,然后进行拍照,例如:曾在2018两会期间派维稳人员陈铁军等三人到我家菜地摆拍,人为制造帮我家种菜假相。

划归西咸新区一年多来,我曾多次要求渭城街道办事处的领导帮我联系秦汉新城管委会及西咸新区的领导见面,沟通如何尽快纠正违法办案,落实依法治国。直到现在,我也未曾见过秦汉新城管委会的负责领导及西咸新区的信访局长张立军。我家的案子就这样再次石沉大海。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明依旧每次明目张胆的指挥西安凤城路派出所和辖区金旭路派出所合伙镇压、阻止我到陕西省公安厅的合法上访行动。

我不知道渭城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张亚红所说的要求她们对我家实行严厉维稳措施的上级领导是谁?秦汉新城管委会党委书记杨占文?西咸新区信访局长张立军?还是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

假如真如凤城路派出所那名警察所说的,我家的案子从去年开始已经交给省政法委书记杜航伟包抓了,为啥一个很多律师都说铁证如山,一目了然的涉法涉诉案子,省政法委书记亲自包抓一年多,居然至今解决不了,还导致暴力维稳不断涉黑升级,夏琛明明目张胆公开挑战依法治国竟无人过问,谁在幕后给夏琛明和犯罪单位三公司当黑保护伞?什么人在背后以免职威胁张亚红等人执行暴力维稳任务?

我的诉求并不高:1.给我儿子王小刚上报工伤。2.依法追究相关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3.按照国家赔偿法赔偿一死二残的各项经济损失及精神损失。4.同岗同酬补发十多年来拖欠王小刚的工资及其它各项应得收入。

为啥到了渭城街道办事处领导及其上级领导那里就变成了“你家的案子要求按国家赔偿法计算,算下来数额太多,三公司领导说他们企业有困难,拿不出这么多钱。”“蒲城县公安局当年的信访答复就算有违法的地方,但上级政府部门都认可,你是不可能推翻的,你能追究到谁的法律责任?全国一年到头总共才纠正了十几起案子,还都是很有影响力的案子,什么时候能轮到你家?”“退一步海阔天空,凡事不要太较真。”“申报工伤,劳动局说时效已过,办不了。”等等理由。

我今年已经77岁了,因上访多年落了一身的疾病,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的儿子王小刚精神病至今仍未康复,没有结婚,没有房子,没有工资,生活无法自理。我的女儿王小琴因上访多年,今年已经37岁了,无法结婚无法外出打工。就是这样一种困境还随时面临着被维稳、被镇压、被迫害的痛苦。

我不明白,这么大一个国家,这么大一个党,还是省政法委书记杜航伟亲自包抓,竟无法尽快依法纠正一起普通的涉法涉诉案子。我不知道我家的案子到底距离习近平总书记提倡的依法治国还有多远距离?

1.秦汉新城管委会党委书记,杨占文,电话:13909109594

2.秦汉新城管委会公安局局长,卜振勋,电话:18629200123

3.渭城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张亚红,电话:13892967809

4.中国能源建设集团西北电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备注:三、四公司的上级单位),信访主任,王英博,电话:13759981076,029—83382348

5.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信访主任,邓林涛,电话:13992057992

6.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信访科员,徐红兵,电话:13809149972,029—33349385

部分相关链接如下:

1.王英强:陕西官员“出价要我女儿一条腿”一死二残之家将无“完人

http://cn.ntdtv.com/xtr/gb/2018/03/12/a1367053.html

2.一死二残家庭两会前屡遭维稳官员判刑威胁

http://cn.ntdtv.com/xtr/gb/2018/02/21/a1364509.html

3.19大无缝对接2018两会,陕西官员跨年维稳访民

http://cn.ntdtv.com/xtr/gb/2018/01/12/a1359029.html

4.渭城街道动用习近平警卫连的人数维稳一死二残之家

http://cn.ntdtv.com/xtr/gb/2017/12/05/a1353742.html

责任编辑:陈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