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新疆,当今世界最大的人造监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虽然我至今没有去过新疆,但她悠久的历史,独特的文化、丰富的物产,却一直令我神往。

那里有号称中国第一神山、万祖之山的昆仑山,绵延2000余公里的阿尔泰山,世界七大山系之一的天山;那里还有风光秀美的喀纳斯湖,以沙漠绿洲著称的伊犁、历史重镇吐鲁番;那里更有热爱自由、热情奔放的维吾尔族等几十多个少数民族。

但让人愤慨和痛心的是,如今的新疆却被笼罩在一片红色恐怖之中,不仅安保不断升级,当局还公开修建了大量集中营。据悉,自2016年迄今,新疆当局为建造集中营已耗资6.8亿多人民币。政府不仅公开招标承包商建设这些集中营,同时还招募有犯罪心理学专业知识或军队及警察背景的营地工作人员。目前,新疆每个市县都设有专门针对少数民族的集中营,仅在乌鲁木齐市就有33个。当局随意抓人,将他们关押在里面进行迫害。

奥米尔.贝卡利的遭遇便是个典型的例子。

据美国之音报导,现年42岁的他出生在中国,父母是哈萨克族和维吾尔族人。2006年他移居哈萨克,并在三年后取得了当地国籍。

去年3月,贝卡利回中国探亲,几天后被抓捕。警方审讯的焦点是他和哈萨克一间旅行社的合作事宜。当局指控,他们帮助中国穆斯林获得当地旅游签证,协助这些人逃离中国。

贝卡利不停的被讯问,坐在老虎凳上。他被吊起来,只有脚能勉强构到地,四天四夜不让睡觉。平日里,他的手和脚被铁镣绑着,再和床拴在一起,身体无法直立。

审讯者要把他的护照烧掉,威胁他“活着出不去”。当局让他承认危害国家安全,组织、煽动、包庇恐怖份子。在哈萨克外交人员的干涉下,贝卡利被警方释放,却被投入了“再教育营”。

在那里,他和40个人被关在一间屋子里。每天凌晨起床,唱“红歌”;他们要学汉语和中国历史,特别是共产党是如何“解放”新疆的。吃饭前,要高喊“感谢党”等;上课时,一再重复地念口号。

最令他难以接受的是,他们要不停地声讨伊斯兰信仰,自我批评和批评亲人。贝卡利拒绝这么做时,他被靠墙罚站5个小时。一个星期后,他被单独囚禁,24小时不给进食。

在戒备森严的营地关了20天后,他想到了自杀。直到去年11月底,贝卡利获释,得以离开中国。

直到今天,他仍然无法走出那段阴影,每天晚上无法入睡。“当你自我批评、否认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民族时,那种精神压力是巨大的。”他流着泪说。然而,几个月后,他的父母和妹妹也被关进了“再教育营”。

据美国国务院的统计资料,新疆至少有几万名维吾尔人被关押在“再教育营”中。流亡海外的维吾尔人和一些学者说,这个数字可能高达近百万。

毫不夸张的说,共产党的极权统治已把昔日美丽富饶的新疆变成了当今世界最大的人造监狱。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