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冉沙洲:中南海外交困局解密 王岐山出手能救?

北京时间:2018-06-7 8:08 上午

上月下旬,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赴俄罗斯出席24日在圣彼德堡举行的第22届国际经济论坛,并访问白俄罗斯。媒体报导,王岐山随后还将于6月访美。这就是说,王岐山担任国家副主席3个月就先后出访俄、美两个大国,其外交重要角色的担当十分引外界关注。

虽然说王岐山赴俄罗斯出席圣彼德堡国际经济论坛,但其实他赴俄的重头戏是见俄罗斯总统普京。俄罗斯一位专家称王岐山访俄另有棘手使命。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棘手使命”呢?

路透社给出了答案。在微妙而紧张的中美贸易谈判期间,5月19日,路透社引述美国官员的消息报导说,北京正在考虑一个依靠大规模进口美国液化天然气(LNG)减少美中贸易逆差的方案。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也告诉ABC,商务部长罗斯将研究美国可以显著增加出口的一系列领域,包括能源、液化天然气、农产品和制造业产品。此外,美国财长姆钦也告诉福克斯新闻,美国期待在未来三到五年看到对中国的农产品出口增加35%到40%,对中国的能源出口翻番。这意思是,中方将从美国进口价格便宜许多的液化天然气及其它能源产品了,而不必再从俄罗斯进口高价液化天然气及其它能源产品。

如果中方从美国扩大能源进口,就必然会影响到中方与俄罗斯关于进口液化天然气合约的执行,进而影响到中俄战略伙伴关系。王岐山此番访俄,就是要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委婉表达来意。这大概就是俄专家所说的“棘手使命”。

不过,比起赴俄的使命,王岐山还有一个更大的使命,那就是6月赴美国访问。其实,如何平息由美国总统川普发起的贸易战,这才是王岐山赴美的使命。自川普向中共发起贸易战以来,中共感觉遭遇了美国有史以来最不好对付的总统。

这场贸易战,从进入2018年川普开始放风起,到目前为止,中美贸易进入到第三轮谈判,迹象显示,真正的贸易战现在才开始。回顾前段时间,其实算不了什么贸易战,只能说川普对中共小试牛刀,试试中共的底线。几个月以来,川普迭出奇招,越战越勇;而中共外强中干,且战且退。中共自“改革开放”以来,没有一个美国总统像川普那样,对中共没完没了地一路穷追猛打。所以,王岐山早早地就开始注意到了这位川普总统,在中共十九大前的一次与美国金融界精英会晤时曾问道:“川普是一个偶然的现象,还是一个趋势?”这个问题是中共高层普遍感觉困惑的问题。王岐山问这个问题,或许表明,他从那时起就知道他将要担任新的角色。也或许,王岐山对摆平中美关系,对搞定美国总统川普,信心满满。

外界早就听说王岐山要统领一个超级外交部门,协助习近平把控中共外交,香港岭南大学亚太研究中心主任张宝辉称,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统管全域的同时,“王岐山的任务可能是将习近平的理念变为相关政策”。王岐山是习近平倚重的人,据传王岐山具有各方面的才能和经验,尤其懂金融、经济,在美国又有广泛的人脉关系,因此认为王岐山是解决中美贸易摩擦的不二人选。有报导称,王岐山今年3月在中共两会担任国家副主席后,就开始正式介入中共的外事活动,并出谋划策,主导工作。

王岐山最早公开介入中共外交,据外媒报导,是随习近平、刘鹤秘密会见美国驻北京大使布兰斯塔德。此外,还亲自接见了美国政要,为中美贸易谈判打通美方高层管道做准备。

3月24日,由中共国务院主办的一个高层论坛开幕,王岐山在论坛外与部分外企高管会了面。阿波罗引述港媒《明报》的报导称,王岐山并非论坛与会者,不过当局安排他和多名与会的外企高管见了面。这些外企多为美国公司,与王岐山会面的商业巨头包括Google行政总裁皮猜(Sundar Pichai)、IBM公司董事长、总裁罗睿兰(Virginia Rometty)、美国著名私人股权投资和投资管理公司黑石集团董事长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线上支付Paypal联合创始人蒂尔(Peter Thiel)、波音公司董事长及总裁米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等。

就在王岐山会见美国商业巨头的当天,大陆法制网刊发标题为“美多家商业巨头反对对华加征高额关税”的文章,文章提到苹果、谷歌、耐克等商业巨头签署请愿书。这篇中共官媒的报导显示,王岐山召集美国商业巨头,目的是希望通过美国多家商业巨头签署请愿书来干预川普政府的决策。这大概是王岐山统领中共超级外交后试图平息美中贸易战而采取的第一个举动。但是,此后并没有更多相关报导显示他的这一项干预行动有所斩获。

此外,王岐山或许又采取了一个硬碰硬的行动。在川普发出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25%的惩罚性关税的指令后,作为报复,中共宣布将对美国50亿美元、106项商品包括大豆在内的多项农产品加征25%的关税,试图以此影响美国农场主选民,向总统川普施压。但中共的这一有可能导致猪肉和食用油涨价的报复性措施遭到了全球的耻笑,称这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中共怎么也没有想到,华府在不足1日的时间内便宣布,决定额外对价值1,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加上前面的500亿,共有价值1,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被加征惩罚性关税。川普在声明中表示,中国损害美国农夫和制造业的生计,却不改善自己在贸易上的不当行为,甚至以不公平的手段报复美国,决定下令美国贸易代表向价值1,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这时中共似乎才明白,川普对中共这是要动真格的了。

试图以影响美国农场主选民向总统川普施压的做法表明,第一,如川普所说,中共损害美国农夫和制造业的生计,却不改善自己在贸易上的不当行为,甚至以不公平的手段报复美国,这表明中共既无公正原则,又无道德底线;第二,缺乏智慧,手段低级。

第二轮谈判结束后,当中共还没有从战战兢兢的状态中完全走出来,第三轮中美贸易谈判便开始了。在第三轮谈判即将展开之前,有一场前戏,即白宫在5月29日突然发出一份声明,将对中国商品及投资采取301措施;同时在白宫网站上罗列了中共的种种罪状,表示将在6月15日前发布针对中国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关税的最终产品清单,6月30日前公布对华技术投资和加强技术出口管控的限制措施。

川普在这场旷日持久的贸易战中,向中共高高举起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并没有急于劈下来,而是采取打打停停、停停打打的策略。时而盘马弯弓,引而不发,时而杀声震天,搴旗斩将,显得纵横捭阖,进退自如,游刃有余。川普的这种打法,令中共觉得难以琢磨,明显感到极度的不适应。外界看到,王岐山作为经验“老道”、阅历丰富的前中共高层领导人,新任的中共外事委员会委员及国家副主席,完全无法通过关系影响川普政府的对华战略,完全无法改变中共在这场贸易战中最终失败的命运。

事实上,对于这场贸易战谁胜谁负,外界早就有定论。

在这场贸易战还未正式打响之初,中共一开始就错估了形势,低估了对手,高估了自己。事实证明,决定这场贸易战胜负的,不是靠王岐山丰富的阅历和老道的经验,也不是靠王岐山在华尔街众多的商业巨头和前白宫官员,更不是靠中共惯用的阴谋诡计、鬼蜮伎俩。

川普对中共发起的贸易战,究其根本,是一场正义与邪恶的大战。我们看到,除了王岐山在背后作决策指挥,刘鹤这个两次赴美深造的高层智囊成了挂帅人物。当然,如果是两国的正常贸易协商,刘鹤出面倒也是无可厚非的,但面对一场注定失败的对决,将刘鹤推上战场,这真是为难刘鹤了。因为面对中共长久以来处心积虑造成的巨额贸易逆差,绝不是刘鹤这个学术专家所能应对的。面对美国连年巨额贸易逆差,面对中共屡屡偷盗美国高新技术和强制美国投资商转让技术,正确的处理方法是中共高层有所担当,与美国总统川普面对面地解决中美两国之间存在的问题,而不是让刘鹤出面撑场。中共高层不敢直面川普,说明中共胆怯。面对这场正义与邪恶的对决,中共在心理上已被美国打败了。

这不禁让我们想起了王岐山当年的反腐“打虎”。那时,王岐山出现在电视萤幕上的时候,人们似乎隔着电视都能感觉出他身上的肃杀之气,令一众贪官、淫官不寒而栗。虽然不能说是纵横捭阖,但那也是一呼百应,指哪打哪,于是就有了“宁见阎王不见老王”的说法。虽然外界对习王反腐“打虎”充满质疑,但老王拿下的毕竟都是中共罪恶累累的贪官、淫官。据报导,王岐山过去5年,在反腐“打虎”运动中查处了约150万中共党政官员,可谓战绩卓著。而现在,虽然有人将王岐山转任国家副主席称作“华丽的转身”,但人们看到,自转行搞外交后,尤其在同美国人打贸易战的过程中,王岐山不再像过去反腐“打虎”那样驾轻就熟,得心应手,相反处处感觉力不从心。所以此刻人们在电视萤幕上看到老王的时候,已失去了往日的光环与自信。这是为什么?因为反腐“打虎”占据了中国大陆的舆论高地,令受够了中共欺压的老百姓感到解气,于是老王就有一种“打虎”英雄的良好感觉。而“华丽转身”后的老王,背后受世界上最邪恶、最无耻、最腐朽的中共政权的捆绑,而面对的却是代表着普世价值和世界正能量的美国。当正义对决邪恶,高下立现,相形见绌。

王岐山应对中美贸易战未能令中共逢凶化吉,而在处理其它外交事务方面也未见起色,甚至搞砸了锅。有报导显示,习近平在北京、大连两次接见曾经跟中共翻脸的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与印度总理莫迪在武汉会面,以及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突然访问日本,等等,或许都是王岐山担任中共超级外交的统领后所作出的决策部署。据说,这些外交大动作既能把朝鲜当一张牌来狠狠制约川普的贸易战,又能改善中共与日本和印度的关系。但此后没有相关报导显示这些大动作既制约了川普打贸易战,又破坏了美日关系或美印关系。相反,由于中共搅局朝核问题,引起了川普更大的反弹,致使中共在解决朝核问题上有可能被边缘化。

川普在贸易战中屡屡占得先机,赢得主动,不是因为川普有三头六臂,而是因为川普占领了道德高地;王岐山在转任国家副主席负责外交事务、处理中美贸易战中屡屡失利,局面尴尬,不是因为老王能力不行,而是因为老王此刻扮演的角色被邪恶的共产幽灵箝制。

在本文还未截稿之际,大纪元传来了中美贸易第三轮谈判的结果,报导称: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周六(6月2日)抵达北京,展开和中国的第三轮贸易谈判。周日谈判结束时,双方既无发表联合声明,也没有透露细节。这显示,中美第三轮贸易谈判重回了第二轮贸易谈判时的情形。这或许预示著老王6月的访美将十分艰难曲折,其重大使命注定难以完成。中南海的掌权人若真想突破困局,唯有破开中共的枷锁,为中国带来体制性的突破。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