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从两重大外交活动看川普与中共过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7月16日,外界关注有两场重大外交活动分别在北京和赫尔辛基举行。一场是中欧峰会上领导人会晤暨双方发表联合声明;另一场是美国总统川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首次正式会晤。

在大陆媒体上,有关这两场活动的新闻报导,一般媒体(包括网上舆论)都普遍提到“普特会”后,俄罗斯卢布应声上涨,现报62.25。这是会前市场预期两国关系解冻,会后如期收升。

至于中欧峰会落幕,大陆媒体只报导中欧双方发表了联合声明,言下之意欧盟站在中方这边。

事实上,在联合声明前一天,7月15欧盟经济和社会委员会主席加尔(Luca Jahier)在接受香港《南华早报》采访时说,在政治与经济领域,美国仍然是欧盟的重要盟友。外媒报导也称,不只是加尔,欧洲其他领导人也一再强调与美国是好朋友,如欧盟委员会副主席提莫曼斯(Frans Timmermans)表示:欧美历史相连,价值共用,这就是朋友。

就在去年12月初,德国驻中国工商总会(AHK)发表措辞强硬声明指出,德企不排除退出中国市场。原因是中共要求在华外国企业须在内部设中共党支部,该规定引起外商强烈不满,AHK正是第一个率先公开表达反对意见的外企团体。AHK发表的声明指出,中共出此规定,既不是企业的责任、也欠缺法律基础,但外企却被要求建立党支部并开展组织活动;企业也必须在工作时间外提供场地进行党活动、允许员工额外休假出席党的相关活动。

去年11月德国《商报》报导,德国在华企业抱怨,中共干预日增,企业内党支部不断伸手要权,要求企业决策配合中共政策方针。德国工业联合会主席Dieter Kempf 向《商报》表示:“我们忧虑地关注著共产党对企业决策施加越来越大的影响。”

去年8月,路透社报道,中国欧盟商会(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逾12家欧洲在华大型企业管理层7月在北京召开会议,与会企业高管表示,企业遭受政治施压,被要求修改与合资条款,允许共产党对企业营运和投资决策,拥有最终决定权。这名高管还说,公司合资伙伴要求修改协议,让党员进入企业管理阶层,以及批准党支部支出纳入公司预算,以至董事会主席和党书记由同一人担任。

仅从上述公开报导,中共要求在华外企设立的党组织绝对不是花架子:外企的管理层中必须要有中共党员,对企业运营和投资决策拥有决定权;公司必须承担公司党组织的费用,党组织活动还要加班费,这更是一种变相的让外企养活中共党组织。

报导称,中共自1949年建政以来就一直牢牢控制着国有企业,自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后,共产党的控制更深入了私营部门。

如众所周知在江泽民时代“闷声发大财”,中共多少高层权贵在民间寻觅资产管理人等白手套。

中共官媒2017年披露数据显示,中国约186万个私营企业中,近70%设有党组织。此外,中共组织部副部长齐玉在中共十九大一场记者会上透露,到2016年底,在中国投资的10.6万家外企中,有近7.5万家已建立共产党组织,所占比例也是高达七成。

应该可以说中企“集体姓党”,国企、民企基本是红色企业。因此外企在中国市场上的真正竞争对手,不是一般定义的企业,而是一个政党──握有党政军与司法、媒体的中共。

因此,欧盟怎么可能与中共联手抗美?在欧盟经济与社会委员会官网刊登7月15日的访问内容中,受访的主席加尔(Luca Jahier)提到,在市场准入、智慧财产权方面,欧盟与美国对中国存在共同的担忧。

今年3月22日美国贸易署官员就301调查对媒体进行背景简报时表示,中国于2001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自此中国扭曲市场的一些作法开始受到关注,从2003年开始,美国一直就美方的关切与中国进行对话,但情况没有改善,美国对中贸易逆差不断恶化,没有证据显示中方的行为有所改变。

这也是美国商务部长罗斯7月初接受CNBC访问时指出:川普现在试图解决的是“早该被解决的长期问题”。

数十年来,中共从与欧美西方国家合作中攫取利益,并更加政治需要分配中国巨大的市场的准入权。川普现在从国际贸易下手开始纠正中共歪风,中共想以经济工具实现其染红世界的日子即将过去。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