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人士:中国疫苗产业都是国家级高官白手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7月24日讯】长生生物假疫苗丑闻揭开中国疫苗叶重重黑幕,民众质疑在中共体制内,为何这些不法厂家多年来屡屡出事,却都能全身而退。一名中国红十字会前官员透露,大陆疫苗产业早已被高层家族垄断,后台都是“国字型”高官。

7月23日,中国红十字会医疗救助部前部长任瑞红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根据惯例,中共疫苗业的掌舵人,都只是官员的白手套,背后都是国字型大小的那种干部。

任瑞红说,能做这种生意的,一定是在中共卫计委、药监局,包括CDC(疾控中心)这些部门有非常非常强的背景。当年CDC的一个处长曾对任瑞红透露,生物制药啊、疫苗啊,一般人根本进不去,都是好几十亿资金的规模,都是他们自己垄断的。

任瑞红解释说,这十多年来,长生生物被法院认定的涉行贿案就有近20件,但高俊芳依然平安无事,没人能动得了她,这只能是国家级层面的权力保护伞才能做到。

对于中共总理李克强对长生生物假疫苗事件的批示,任瑞红认为,李克强根本无力解决疫苗危机,即便是他想拿下染指生物制药的高层官员,恐怕也会力不从心。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相关批示曝光后,长生生物5名高层被抓,中纪委也介入调查相关“腐败问题”。但案件最后会牵扯出多高层级的官员,外界还在观察。

因为中共的严密信息封锁,长生生物的后台到底是谁,目前没有相关内幕透出。不过,长生生物官网上曾有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到该公司厂房参观的照片,但长生生物出事后,相关内容已被删除。

官网显示,1995年江泽民曾到长生生物视察,并题词“发展高科技产业增强综合国力”。而当时长生生物仍是国企,时任总经理就是后来将该企业私有化的高俊芳。

2003年,长生生物的大股东长春高新,决定卖掉长生生物这块优质资产,而“出售”的对象即为时任长春高新副董事长、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

根据2003年年报,从事甲肝、狂犬病疫苗生产的长生生物,年净利润达1888.3万元,是长春高新旗下业绩最好、人均产值最高的公司。

长春高新出售长生生物,被指是“把现金奶牛宰了卖钱”的行为,而且当时的“售价”是每股2.4元(人民币,下同),远低于市场报价。

再加上当年长生生物的股权转让价合计4161.6万元,年薪不到6万的高俊芳当年如何“买下”长生生物,也备受质疑。

这一切似乎也印证了上述“疫苗产业都是高官白手套”的说法,高俊芳可能只是某个高层官员的代理人。

据长生生物公布的数据,在其成本支出中,销售费用一直居高不下,6年来总计高达12.63亿元。其中2017年度销售费用5.83亿元,占据该公司总成本的60%左右。这让人不得不担心其无法确保品质并可能涉腐败因素。

评论人士指出,长生生物6亿销售费背后,已经被核实到的涉20起行贿案件。而且,其生产的假疫苗,多年来已经伤害无数的家庭,导致许多儿童瘫痪甚至死亡。

曾深度调查2010年山西疫苗事件的资深调查记者王克勤,曾在其长篇报导中指出,早在十年前的2008、2009年间,就有不止一起因为狂犬疫苗导致儿童死亡的案例。

不过,王克勤说,在山西疫苗事件中,相关责任人和官员没人被处理,相反,受害人和举报人被打压,而他本人和签发报导的报社负责人也被离职。

另外,频频出事但都安然无恙的疫苗厂家,并不止长生生物一家。

陆媒披露,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官网2017年11月3日发布的资讯显示,湖北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公司和长生生物一样,都被查出百白破疫苗药效指标不符合标准规定。

不过,当时药监局对武汉生物作出的行政处罚,只是“没收违法所得、罚款”,但金额未对外披露,该行政处罚决定书也未公开。

(记者栗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