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富贵从何而来?(一)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9月01日讯】乾隆庚戌(1790)科状元石韫玉,未及第时,客游澄江,遇到一位专门扶乩的人,便上前请教功名之事。那乩笔在沙盘上连写了三个“魁”字。后来石韫玉乡试第十三,会试第十四,殿试第一,都像稳操胜券一样。后来石韫玉写的《独学庐诗》中有两句是:“而今始悟荣枯事,早定男儿堕地时。”(见《郎潜纪闻》)

常言也道:落地哭三声,好丑命生成。因此,很多人都祈求有一个好命,有了一个好命,就等于一生的富贵福禄就有了保障。那么,好命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许多人都以为,人的出生年、月、日、时是随意的,也就是说,生为好命或坏命也是随意的,碰运气而已。其实不是这样的。

现在大家都知道,细胞是构成一个生命的单元。过去人们以为细胞非常简单,当时没有适当的仪器,显微镜还很简陋,只能看到细胞的轮廓。所以,很多科学家都以为细胞结构很简单,只不过是一小团胶质而已。因此才会出现达尔文的进化论,认为细胞很容易从无生命的物质演化而来,他当时曾说过:“如果可以证明有任何复杂器官不可能通过无数、持续、微小的改变形成的话,我的理论将绝对失败。”

到九十年代中期,电子显微镜及生化技术的发展,让科学家们在镜头下看到了生命的基本单元“细胞”那么复杂而不可思议。

美国生化专家迈克.比希(Michael Behe),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州黎海(Lehigh)大学的生物化学教授,他在1996年出版了震撼世界科学界的著作《达尔文的黑匣子》,这是一本非常畅销的书。

比希从细胞内“复杂却又不能简化”(irreducible complexity)的生化系统,认定达尔文渐进式的进化论不能解释其演变的过程,比希用充分有证据的科学实验予以推翻。

至今,科学显示细胞内有极其复杂的系统,含有各种蛋白、核酸,还有很多微小的机器。比希在书中,详细地描述了好几种细胞机器,并且认为达尔文的自然选择不可能塑造这些机器。因为,它们具有一种“复杂却又不能简化”的特性。

就是说,它由多种的配件合成,缺一不可。当细胞以如此复杂的结构组合在一起时,这绝不是偶然中能发生的。即使一个单细胞,其结构也极为复杂,犹如一个小型的大都市一般。

一个小小的细胞尚且如此,何况人的生命又是由无数细胞组成,还有其它许许多多的器官和系统,更不可能随意而成,只能由天意所成。(迈克.比希认为生命“超然的智慧设计”)

那么天意又是根据什么来生成一个人的富贵命?这其中有多方面的因素。例如,有相当一部分人的富贵命,他(她)们的前世,或前多世都是修炼人,因为修炼积了德,但又未能圆满;或副元神修圆满了,但主元神还得入轮回转世为人,因此将德带到人世间来,转化成人间的福禄,就成了富贵福禄的命了。

当然,也有些是直接从天上的诸神中下凡,带有使命转生到人世间为王的,这种转生往往带着一大班星宿下凡,成为他的臣民,扶助他的天下,如俗语所说的: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些人日后要成功名、当高官、享厚禄,当然生出来就是富贵命了。

例如,许多人都知道宋真宗是“来和天尊”转世的,因为这些记载在正史中,并非出于野史。据宋书中记载:杨砺是宋代的第一位状元。早年,当周世宗柴荣还是太子时,奉命节制澶州,当时杨砺才20岁出头,他拿着自己的文章去谒见,柴荣很客气地把他安排在宾馆里招待了几天,后来柴荣被召入朝中,杨砺只好自己搬到一个寺庙里去住。

有一天,他梦见一个身着古装的人问他︰“你能跟我走吗?”杨砺就随之而行,便跟那人到了一个宫殿。只见那宫殿巍峨,守卫雄壮,非尘世所有。殿上有30多个执珪朝南的人,个个都是帝王模样。于是上前一一拜谒。

最上头的一位跟前有张桌子,桌上放着簿册,上面录有一些人的姓名。他瞧见自己的名字居于首位,因而请求指示前途吉凶。那王者说︰“我不是你的师父。”又指著另一个道:“这位是来和天尊,将来就是你的主子,你应该问他。”被指之人笑着说:“此后四十年,你将建功立业,声名自然也就显赫了。”杨砺再三敬拜之后,忽然醒了过来,反复回忆梦境并牢牢地记了下来。

宋太祖建隆元年(960年),首次开科取士,他果然运气不错,被点为状元。到了太宗端拱元年(988年),他被任命为襄王(即后来的宋真宗)府记室参军。杨砺初次谒见过襄王之后,回家后吃惊的对儿子说:“我这次见到襄王的面貌,居然就是我先前在梦中见到的‘来和天尊’啊!”

襄王对他十分敬重,经常夸奖他。公元997年,身为皇太子的襄王赵恒即位,就是宋真宗,即位后更是迅速提拔他,一年多时间里,就将他由一个正六品的右谕德,给事中(正四品)、翰林学士(正三品)、擢为工部侍郎、枢密副使(正二品)。真的是碰到了好主子。

从此例中可见,宋真宗和杨砺的富贵、功名之命,并不是随意的生成的,而是在天上(另一个空间)早就定下来的,应天象的变化而下到人世间成就一番事业也。(待续)

──转自《大纪元》有删节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