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美国仕途中的中华传统观念

美国确实是一个很可爱的国家。每四年总统大选时,民众们激动得不能自已,全身心的投入。选战冲突激烈,交锋言辞犀利,观点天差地别,让世人吃惊不已。但选举结束后,人们该干啥还干啥,一切恢复正常;当选的忙于执政,落选的等东山再起、下次选举翻盘。

新总统当选后,每次都有好多人说待不下去了,发誓要逃到加拿大,或跑去墨西哥。这样的人呢,最后好像都哪里也没去,继续待在美国。不管什么人,不管观点怎么样对立,都尊重选举结果。人们或筹备四年后翻天,也可能梦想四年内弹劾;但四年之内,都承认选举的效力,接受选举的结果,尊重当选的人为总统。这,就是制度的力量,是尊重规则、按规办事、按法律办事的结果。

美国选举的“乱象”,其实是美国人外向型性格的体现,但中共当局及其“智囊”,往往都错误的认定,甚至幸灾乐祸,说美国社会“分裂”了!他们巴不得美国真的分裂,最好是裂成七零八落的几个国家才好!可惜,中共每每都错判,在错误的估计形势,所以总是理解不了美国政治生活中的惊天活力!

大选年之间的中期选举,只选国会,不选总统,但一般认为是对总统的信任投票,或对下一次大选的预演。今年的中期选举,格外的激烈,双方都认定其重要性非同小可。这边川普亲自上阵,那边过气了的奥巴马也频频出动,毕竟看着川普把自己一个个政策都颠覆过来,一项项政绩都全盘抹杀,心里肯定不好受。

静下心来的人,仔细观察美国选举,会发现它不啻于是美国的“科举”!观察美国自由和开放的竞选,通过公平竞争产生官员的制度,或者说美国式的致仕,当选官员们的道德要求,官员的仕途路线,人们会发现许多有趣的现象,其中不乏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思想和理念。

儒家经典四书之一的《大学》,有说是孔门的儒家学者所作,也有说是曾子所著。《大学》内涵深刻、影响深远,其儒家的哲学思想,在于传授给人们做人、做事的道理。它强调个人修养与社会政治的关系;其三个纲领是: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其八条目是: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在台湾,看到像“格致高中”、“正心高中”、“家齐女中”这样的校名,使人热血沸腾,感到非常温暖。美国政治过程中的环节,也贯穿着明德、至善、正心、修身、齐家、治国等思想理念。

美国政治中的选举,颇有中国科举的影子。中国传统的科举制度,做为不论门第、公平透明的选拔官员的方法,隋朝开始,唐朝定型,清末结束,延续了一千三百年。中国现代社会的公务员制度,也是从科举演化而来。中华民国《宪法》中的五权分立,行政体制中的考试院,甚至中国大陆的高考,都保留着科举的痕迹。科举的乡试是第一步,每三年一科;通过乡试的举人,来年参加在京城的会试和皇帝的殿试。美国总统的选举,是每四年一次,先通过党内初选,然后经受几番大选辩论,最后呢,也是需要皇上——就是全体美国人,在电视上全民面试!

川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其在参议院的确认过程,简直惊心动魄。辩论和质询的焦点,是卡瓦诺的个人品德,其正心、修身、齐家的力度。大法官候选人如果没有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的修为,不可能被总统提名,也不可能被参议院通过。攻击卡瓦诺的民主党人,翻出35年前的旧事,这其实说明在卡瓦诺进入政坛的35年来,是无懈可击的。我们每个人可以想想,你过去35年的历史中,有没有可能被别人揪出来的过失?可能大部分都会有的。美国政治、美国官员的仕途对道德的要求,足以让全体中共官员汗颜!

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利(Nikki Haley)的仕途,也说明了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历程。多年前有次在南卡一个旅馆入住,旅馆是印度人开的,跟老板聊天儿,他骄傲的指著墙上他们全家和女州长妮基‧黑利的合影,说还是我们印度人哪,自豪的不得了。

妮基‧黑利原来是南卡的州长(2011-2017),是南卡第一位女州长,也是第一位亚裔州长,她先生是南卡陆军国防军的军官。黑利是印度裔美国人,是印度旁遮普邦锡克教徒的后裔。她跟丈夫结婚时办了两次婚礼,一次是基督教卫理教会的,一次是印度锡克教的。她也有从军的经历,去阿富汗服役一年。后来做了几年南卡州的州议员,然后成功竞选南卡州长,做了六年,直到接受川普的召唤。

川普竞选时,黑利开始不是川普的支持者,她最早支持的是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后来转向泰德‧克鲁兹(Ted Cruz)。竞选中川普和黑利甚至互相指责,但最后并不妨碍他们合作;黑利最后在选举中,更是明确的投票支持川普。

川普上任后,本来要考虑黑利做美国国务卿,但她认为她的能力不足以应付美国在世界的外交重担,包括与北韩、叙利亚、委内瑞拉、俄国和中国打交道。后来,她接受了驻联合国的大使的职位。川普告诉黑利,她可以直述胸臆,她也的确是这样做。两年联合国大使下来,成绩赫然,然后她又激流勇退,退下来了。

退下来的黑利,并不是退出政坛,一些人看好她为2020年共和党竞选总统的候选人。不过,她应该不会与前老板川普竞争,但2024年的选举,她应该是可能出马的。她在史密斯基金会(Alfred E. Smith Memorial Foundation)的年度筹款晚宴中做主旨发言,使人们对这颗政治新星有了更多的赞叹。黑利智力超群,善解人意,也非常幽默。

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Ann Warren)说自己有印地安人的血统,黑利在晚宴上开玩笑说,川普征召她时,听说她是印度裔美国人,就问她是否和沃伦来自同一个印第安人的部落,结果惹得哄堂大笑,人们纷纷惊诧她的智慧和幽默。英语中,美国印第安人(American Indians)和印度裔美国人(Indian Americans),其中的“印度”和“印地”,是同一个词。

黑利退下来的原因,众说纷纭,但其中两个最有可能。一个是川普可能根本不打算再往联合国派驻大使了,另一个是黑利可能需要钱。她和丈夫多年服务公职,阮囊羞涩,现在她有足够的资历可以在私人企业谋得高薪职位,把家庭弄好,准备未来再起,正好是个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典范。

本文转自606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http://www.epochweekly.com/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