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冒险潜入新疆 再教育营内外画面曝光(视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1月28日讯】中共政府在新疆地区设立的“再教育营”一直十分隐秘,外界难以一窥其真容。近期,有外媒记者冒险潜入了一处新建的再教育营地,偷拍了营区内外的建筑,发现这里到处遍布监视摄像头,其严密控制人身自由的硬件设施与监狱如出一辙。

中共政府近年来在新疆地区建起不少“再教育营”以便大规模秘密拘押维族人,遭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中共官方则一直否认拘禁了数以百万计的维族人,仅承认设立了一些“职业学校”对一些“受极端思潮影响的人”进行“教育转化”。

经常报导各种宗教在中国遭受迫害状况的媒体《寒冬》杂志(Bitter Winter)的记者,今年8月曾秘密走访新疆,并有机会潜入据研判为新建“再教育营”的建筑营地,近距离偷拍了营区里的建筑内外的硬件设施。

《寒冬》杂志记者偷拍到的这段影片本月26日被上传到YouTube上公开,引起外界的特别关注。

从视频片段的画面上可发现,这片新建成的营区内到处都设有监视器,建筑物全数对外的窗口都安装上了手指粗细的金属栏杆,甚至部分栏杆后方还装设了金属制的阻隔网,明显是防止内部关押的人员出逃的设备,其高度戒备的程度与监狱如出一辙。

就在周一(26日),有来自美国、英国、法国及日本的一些学者在华府举行了一个记者会,谴责中共严重打压维族人权。现年29岁的维吾尔族女子米娜(Mihrigul Tursaun)作为再教育营幸存者也现身会场,自述亲身惨痛经历,并控诉新疆在教育营中的种种恶行。

据《美国之音》报导,米娜今年1月被关入再教育营。她回忆说,自己曾经被蒙上黑色头套,手脚绑上锁链脚镣,被带到医院脱光衣服任人检查,然后又被套上一件蓝色囚袍,上面写着54号,她随后被告知这是专门给面临判死刑的重刑犯穿的,该号码在汉语中代表“我死了”的意思。

米娜从她被关在建立于地下的一间没有窗户的牢房内,该牢房仅在房顶上建有一个通风小孔,四周更布满监视器。小小的牢房中最多时关押了68人,以至于晚上睡觉时必须有人轮流站着,让其他人侧卧短眠。

米娜忆述,自己因为曾在国外生活过,在被关押的3个月期间反复被人逼问在国外接触的人名,参与过的组织。她甚至被施行“老虎凳”等酷刑,并被逼服用不知名的药物,身心灵皆受到巨大创伤。

米娜心有余悸地表示,在被关押的3个月内,自己亲眼目睹同房的68名狱友中有9人受残酷折磨而死。她说:“如果这么一个小牢房内3个月就至少有9人死亡,那我无法想像全国会有多少人死去”。

相关视频:


今年稍早时候,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中国留学生章闻韶(Shawn Zhang),曾经透过Google卫星追踪、分析新疆境内疑似关押维吾尔人的再教育营的位置,并把自己的发现陆续在网络上公布,迄今为止,共发现了共58处可疑的营区。

今年以来,不断有从新疆传出有关中共政府在当地建营区大规模拘禁维族人的消息传出。包括“国际特赦”和“人权观察”在内的人权组织,先后向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提交了有关新疆存在大规模监禁营地的报告。

传出的消息指那些被拘留者在营区里的维族人都是在没有经过司法起诉的情况下被无限期关押,并被迫呼喊拥护共产党的口号。营区里的被拘者饮食条件很差,甚至有人遭受酷刑虐待。

而中共官方则一直对外否认在新疆建设营区大规模拘禁维族人,并不断宣传说新疆维吾尔族人享有充分的权利。

然而,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今年8月上旬公布的一份观察报告则指出,有可靠的报告表明,中共政府 “将维吾尔自治区变成了一个类似于大规模拘留营的地方”。

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呼吁北京:终止在没有合法指控,审判和定罪的情况下进行拘留;立即释放目前在这种情况下被拘留的人;提供被拘留者的人数,以及拘留他们的理由;对“有关民族和民族宗教的指控进行“公正调查”。

8月底,联合国对“百万维吾尔族人在新疆被拘”的消息表示“震惊”,并呼吁中共政府释放未经审判而以反恐借口拘押的人。

随后,从9月底便开始传出中共新疆当局正用火车转移大批被拘者的消息。有目击者向海外透露,新疆各地不断有大客车驶向乌鲁木齐,车窗上挂着黑色窗帘,车内装满了人。据信有大约30万人被转移到甘肃和东北等地。外界推测,中共或许正在将已经曝光的再教育集中营的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陆续转移,试图以此掩盖大批少数民族被强制关押的现状。

(记者李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