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评述】人质外交:加拿大措辞升级  要求中国释放在华被捕公民(上)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12月27日讯】【石涛评述】(3347-1)

提要
人质外交加拿大措辞升级  要求中国释放在华被捕公民(上)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石涛评述。今天是12月26日,在西方呢叫 Boxing Day,道理上是上班,但其实很多单位,全都前赶后奏,全都不上班了,今天都是上商店去买便宜货。其实现在看便宜货的话,在我个人眼睛里,我觉得就是,怎么说呢,买那些家电嘛倒是有可能,但其他的更多的货品给我的感觉就是甩货,生意场就是商店甩货,把那些卖不动的有些,七哩喀啦就往外甩,给我感觉是有这种感觉啦。所以就是如果甩这些卖不动的货,这么去甩货的话,买货的人呢,其实这世界上穷人是多,穷人是多。

可有一天我看一场,就是前后这两天,我看到一个,去买东西啦,就是去买东西啦,现在趁这个时候买点儿便宜的东西。在当地一个比较高档的一个大的购物中心吧,就叫最高档的购物中心,人满多的。那它有一些品牌呢,其实这种时候买东西就看你眼力喽,看你个人的喜好。遇到什么事呢,一女人穿的斗篷,只能叫斗篷,我们有期在别的节目中提了。它这儿是个毛的,袖子带个毛,但它没袖子,就那种斗篷啊,就盖着屁股就完了。这里头是敞开的,毛的,应该是毛的,卖多少钱呢?

前年我看到过一个类似的衣服,当时看那个,前年应该是,2万1750美金,这是前年看的。那个地方竟然,它是公开的,大家谁都去可以摸摸看看的。所以我当时的概念就是说,这种衣服,你卖到2万多元的衣服,你这样的敞开卖,谁来买?谁是你的消费者?因为终归再高档的环境它也是一个大mall,我不相信这种有大钱的人,随意到这种mall里去买。在这个社会中有它自己很多的圈落,一件衣服卖到2万元,跟买辆汽车是一个价。按照正常的渠道,应该这种衣服是有那么一个消费的群落,有它自己的消费渠道,应该是有着它自己的消费渠道,而不是敞开了在这种大shopping mall里头,就搁衣服架这么一挂。

我当时讲这段故事的时候,我做个比喻,我说当年30多年前40年前,在这个燕莎,北京啦,在赛特刚刚开始的时候,赛特是当时最贵的,赛特和建国门饭店,长城饭店还不行,建国门饭店当时里头卖的一些货品贵,和这个国贸中心。国贸中心就有点,当时像西方的这种shopping mall,在当时的北京已经算贵了。那我见过那个衣服卖,一条都彭的皮带1800多元,那是挂着卖的,这2、3个。因为那时候北京的工人,一个月200元吧,大概是,所以它卖1800多元,一根儿一根儿的卖。领带1千5、6百元,伊夫圣洛朗,那时候就是这个,伊夫圣洛朗,还有什么忘了。

所以整个那个货场里头,就人也看不着,尽是保安,然后货就那么2、3根,那是原来见过。但是呢那种卖场那种货场的原因,就是它的消费环境,它的消费环境,就是货品的消费档次,太脱离了整个周围的普通的环境,才出现那个场面。那你说在这地方卖2万多元一个披肩,这是前年的,今天我一看另外一个黄,就那种黄色的那种就像鹿皮色似的,就梅花鹿的鹿皮色,我还掏著找那价钱,39750,39750。买辆凌志新车5万元,买个披肩4万元。哎呀我就乐了,这到底谁买啊,它这么卖。

结果我一看卖货的呢,全是大陆人,店家专门找的大陆人讲普通话的。我去还哈啰呢,人家不跟你哈啰,“先生您看看”。外国人不进去,外国人不去,全是中国人进去,全是生活在海外的中国人去。它意味着什么?在我个人眼睛里意味,在这个社会环境中出现了这么一个群落,贼有钱傻有钱,但是他跟这个社会的本身的主流不入流。可是呢卖这种货品的店家,他是卖货的,他也跟这个,跟他原来的那种消费渠道,也不入流,怎么办,就上大卖场,就出现现在这场面。挺尴尬,我觉得挺尴尬,也挺滑稽的,真的,在我眼睛里很尴尬也很滑稽。

它反映了一个问题,在现实的环境中,太多的大陆人,以钱做为整个的衡量标准,生命的衡量标准,给正常的任何一个社会中,摧毁了这个社会。可这个社会的本身,又有它早已成形的自己的人文的价值观,跟那个东西又不吻合,就形成了巨大的撞击,才出现了现在我们看到那种诡异,在我眼睛里很怪异的场面。这是这个社会的概念,在这个团体的概念,我们的行为的概念,做事情的概念,完全跟正常人的社会,发生了根本性的冲突,发生了根本性的冲突 ,但其实这个社会呢,在它的中心的价值观上完全不接受这批人,完全不接受。所以一旦真正的价值观的本身发生了冲突的时候,发生了冲击的时候,你会看到这个社会对,我以为会对大陆人的冲击会非常厉害的,会非常厉害。那人们的妒嫉之心来自于撒旦,有期节目咱说,来自于撒旦。那洋人他同意那样是有妒嫉之心,但在他的,在这种价值观的冲突之中,当大陆人的行为,他的理念,已经超越了这些洋人们的,这些本地人的他的忍受程度,他的接受程度的时候,就会发生相当大的冲撞。

孟晚舟事件给北美地区带来了极大的冲突。在加拿大的主流社会中,在很多环境中,明显的出现了排华,明显的出现了排华。大陆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所做所为,不懂得正常人的检点,不懂得正常人的检点,那他平常是触及不到。但是在孟晚舟这件事情上,却触及到加拿大人的价值观,生命价值观。所以你会看到在很多地方,你遇到白人遇到黑人也好,遇到本土的加拿大人的时候,当他看到你是亚洲面孔的时候,他会把你当成中国人痛斥的,会有这种现像出现。

人质外交:加拿大措辞升级 要求中国释放在华被捕公民

BBC有篇报导,探讨了类似的问题,文章题目这么说的:人质外交,加拿大措辞升级,要求中国释放在华被捕的公民。人质外交,这在正常社会中,就是一种愤怒的描绘。中共在处理孟晚舟的事情上,抓了两个加拿大人。而它的做法,在中国的社会中,在大陆的很多环境中,认为这是以牙还牙,强有力的做法,靠实力说话。而这个做法,却是当年ISIS和索马里海盗、山贼,最邪恶的绑匪的做法。绑票是被任何人任何社会都不能接受,绑票是直接伤及人家的生命,而被绑的人跟你没关系。人质外交就是这个概念,绑架了跟你没关系的人。

可是在中国社会中,那些人拿着菜刀到幼儿园门口去砍小孩,就叫人质外交。开着车冲到这个长江里头去,打起来了,因为在车上,人质外交。那在国际社会中,当你认为是强有力的做法时,就像在公共汽车里,那爷们生了气了,往上扔个炸弹,那全死。可能朋友说了,他跟你有什么关系。那爷们也说了,我不需要他跟我有关系,我今天就是不高兴了,行不行,我今儿爷能干这事就是靠力量说话啰,不就是一样的概念吗。那好这集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