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2019年打虎开始 大老虎或呼之欲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纪委本届三次全会13日闭幕,人民网当天刊文报导习近平11日在全会开幕式上的谈话指示“继续加力反腐”。

人民网这篇文章除了提及当前反腐政策的一些重点,并在强调也要盯紧“阳奉阴违”问题时,特别点名了“秦岭违建别墅”。在中纪委此次会议连续召开这3天期间,据公开报导显示,早已拆除完毕的秦岭违建的媒体热度仍有增无减,原因是会前央视1月9日播放了《一抓到底正风纪──秦岭违建整治始末》专题片,大曝陕西官场“挑战、对抗中央”的整个经过,如“早在2014年,中央就对该问题作出重要批示,陕西省委上报中央时竟“缩水”为202栋(实际约有1,185栋)”等诸多内幕细节,以此未点名批评对整改秦岭“敷衍了事”的时任陕西省书记赵正永

与此同时,一些有官媒背景的微信公众号密集发文,不仅将“秦岭违建别墅”和崔永元爆料的“千亿煤矿案”连在一起,还披露了这两案的双料主角赵正永在公开报导里的最后一次露面:即习近平对秦岭违建作出第6次也是最后一次批示的2018年7月,此时已退休2年的赵正永(当时的身份是中共人大内务司法委副主任委员)于2018年7月3日曾冒雨去了一趟位于西安市长安区的香积寺。

虽然坊间流传“去过香积寺,平安又无事”,但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显然没用。赵正永不但大事没有化小,又再加一件大案,甚至有文章相当直白地写道:“昔日的政法王,背得动如此大的两个‘热点’吗?”

赵正永是于2001年从安徽调任陕西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2005年起任陕西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兼政法委书记。而赵正永在担任常务副省长期间就是分管国土资源工作。

在2014年周永康案即将公布前夕,曾有媒体翻新旧案报导称,周永康的儿子周滨2006年前后涉陕西榆林靖边煤田套利百亿,并影射时任陕西副省长兼政法委书记赵正永插手相助。

在此之前,2013年9月媒体重提另一个大案,事发于2003年的“亚洲最大铅锌矿──云南省兰坪铅锌矿遭贱卖”,当时报导这么写着:“从技术到资金,云南省自己若开发兰坪铅锌矿都不是问题。却转给四川宏达股份,至今都不知道是为什么”。5年后官方“解密”了。

2018年1月中纪委机关报刊文,点了四川“黑老大”刘汉的名,指他上面有人,最大的保护伞就是“大老虎”周永康。如刘汉计划染指云南兰坪铅锌矿,周永康从北京亲自打电话给当时的云南书记白恩培,在白的大力关照下,兰坪铅锌矿这个价值五千亿的超级矿区,由刘汉幕后控制的四川宏达以不到10亿元控股了60%矿权。

不论是全国高知名度的如云南兰坪铅锌矿贱卖案、最高院法官王林清披露的陕西千亿煤矿案、山西铁矿案,还是其它能见度不高的涉矿案件,其实有不少在胡温时期都曾被媒体点燃或舆论举报,只是没有实际下文,同时又可以发现这些涉矿案件大都是2003年前后事发。

就像这次崔永元引爆的“最高法丢失的案卷隐藏了什么秘密?”,早在8年前即胡温时期,《中国新闻周刊》2010年32期封面文章《“黑金”抢夺战》中,已对陕西省给最高法的“密函”有详细报导,并且特别提到了“煤炭变黑金”的历史。

据报导,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陕北的农村开始圈地运动,村支书只要搞个采矿证,圈一块地就可以挖煤赚钱了。1996年后修订了《矿产资源法》,所有的矿产都属于国家,但国家可以有偿或无偿划拨审批的方式转让矿业权。……自2003年以来,除了榆林,包括河北唐山、内蒙古的包头和鄂尔多斯、四川等很多能源丰富的地区,都掀起了个人成立公司圈占资源的风潮。

显然煤矿成为“黑金”掀起圈地潮,是在江泽民主政时期,在他临下台前地方兴起一波利益争夺战。

而截至目前,已经媒体披露的涉矿案件,已经充分说明了一个基本事实,凡是能搞到矿业权的,绝非一般人或普通企业,换言之有背景有后台,而当时官场江派权贵当道,自然先驰得点。

本来江泽民治理就以腐败著称,尤其在1999年发动镇压法轮功后,更需要腐败官员协同参与迫害,所以对于这些有着腐败案底但尚未公开落马的江派贪官,只会无视习近平的手下留情,而不太可能收敛收手。

比如在崔永元爆料最高院后,2018年12月28日,陕西千亿矿权案女主角刘娟现身人民网,专访视频内容显示,刘娟是广西政协常委,同时也身兼香港多个团体组织要职。在半个小时的访谈中,刘娟从自己作为香港的永久居民,说到陕西的变化,再到广西发展。

所以央视今年1月9日以专题片披露秦岭违建大量细节,其播出时段的安排既罕见又特意,即挪占了原本用来播电视剧的黄金档──收视对象为一般群众,因此某种程度也是高层内斗公开化,博弈放大。

总而言之,习近平关于反腐最新讲话表明2019年继续打虎。不论是否呼声很高的赵正永或者其他人,很大概率还是来自于腐败存量大的江泽民贪腐集团,这应该是没有疑问的。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